童工與近代中國工業化

童工與近代中國工業化
文: 李楠 我們的IR

child

童工是世界近代工業化與當前經濟發展過程中不可迴避的現象。在世界工業革命初期,童工作為重要勞動力就登上英國的歷史舞台。在那裡不僅出現了童工交易的專門市場,9歲以上的男女兒童被出租給倫敦的絲織工廠;而且在19世紀中葉,童工佔勞動力的規模達到15%左右。同樣在大西洋對岸的美國,19世紀上半葉童工也被大規模地使用。

1820年美國東北工業化較為集中地區,根據Goldin 和Sokoloff的研究,童工比例佔勞動力總數達到23.1%。甚至即使到現在,依然有大量童工加入勞動力大軍中。據2013年世界勞工組織統計,廣大發展中國家童工數量大約在1.6億左右,其中8500萬人從事惡劣工種。

近代中國也不例外,在鴉片戰爭以後,特別是1895年清政府允許民間設廠以來,隨著新式工業產生,童工身影也出現在中國近代工業化過程之中。如使用童工最早的記錄,見於始創於1878年的開平煤礦。在煤礦《煤窯條規33則》中,就指出“窯里工作,所有13歲以下之男童及大小婦女,一概不准僱傭;其13歲至18歲之幼童,雖准其僱傭,仍須分別管束”。

甲午戰爭後,民族資本工礦企業獲得了更加快速的發展。從1895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20年間,廠礦數量累計增加549個,資本達1.2億元。而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至1920年,工廠比戰前又增加1061家,資本額增加1.7億元。隨著廠礦工業的發展,無論在外資企業還是在中資企業裡,童工使用的數量和規模都不斷增加。外資企業如1899年上海租界內,繅絲廠、織佈局、榨油廠等共43家,工人約3萬多人,童工約佔4.9%。又如1920年,青島日本鐘淵紗廠,童工比重甚至達到工人總數的70%。內資企業如1924年上海中國紗廠中12歲以下男童工佔總工人數量比重的0.4%,而12歲以下女童工比重則為15.5%,兩者共計佔比為15.9%。

儘管有關童工保護的規定在清末民初就在各種勞工立法中不斷體現。如1923年北洋政府《農商部暫行工廠通則》規定:“男子未滿10歲,女子未滿12歲,廠主不得僱傭之”,“男子未滿17周歲,女子未滿18周歲為幼年工”。但無論北洋政府還是民國政府,無論外資企業還是中資企業,所製定禁止使用童工或限制使用童工的法令與規則基本無效,童工依然被廣泛使用在各地區和各工業部門中。

然而,截至目前多數對近代童工問題的考察僅僅集中在對上海當地童工數量以及行業內部分佈的分析。對全國而言,童工規模有多大?呈現什麼樣的地理空間和行業分佈?以及使用童工真能促進工業績效的提高嗎?對以上這些問題均未能給出詳細回答。接下來這裡利用民國時期《中國工業調查報告》中相關信息對這些問題進行回答。
《中國工業調查報告》始於1933年至1934年,由國民政府中國經濟統計研究所主持。目的是為了預防對日戰爭的爆發,作為軍事動員的基礎需要對當時國家工業情況進行摸底調查。因此,該調查具有範圍廣、可信度高的特點。調查區域包括華北、華中、華南地區共17個省,符合工廠法的工廠1206家。調查內容包括工廠組織情況、場地面積、動力能源、原料、產品、工人、工資等171項內容。所以該項調查是民國時期最具權威性、可靠性反映當時工業發展情況的調查報告。

根據該報告所給出的勞動力使用情況來看。在1206家企業中,勞動力總數為77.3萬人。其中,成年男工與女工人數分別為33.2萬和32.7萬人,佔工人總數的42.9%和42.3%。童工共計11.5萬人,佔全部工人總數的14.8%。可見,童工在勞動力中佔有相當大的比重。

為了進一步了解童工在不同地區空間分佈上的差異,根據調查報告提供的各省勞動力數據信息這裡測算了各省童工佔全國童工總數比重的空間地理分佈。可以看到上海、四川、江蘇、河北四省市各省童工佔全國童工比重較高,均超過10%,累計四省市童工使用數量佔全國童工人數比重超過63.7%。其次童工比重較高的省份分別為北平、山東,童工使用數量分別為8.16%和7.55%。而廣西、福建、察哈爾、綏遠、陝西等五省童工佔全國童工總數的比重均低於1%。然而儘管童工佔全部童工比重可以反映出各地童工使用的總體規模特徵,但並不能反映出各地勞動力構成中童工使用的強度,即童工佔當地勞動力的比重。

因此這裡又對各地不同性質勞動力比重的空間地理分佈進行測算。這裡發現童工使用空間地理分佈有顯著差異。北平、山東、陝西、四川等省市童工佔當地勞動力比重均超過30%,明顯高於其他省份。特別是北京當地童工佔勞動力比重達52.4%。

以上童工使用之所以存在較為顯著的差異,這一方面同當地人口年齡結構、勞動力市場成熟與否等要素禀賦條件有關;另一方面也與當地產業結構和分佈有較密切關係。例如紡織業較為集中的地方,童工與女工的使用會比男工有所增加,而當地以機械、化學工業為主的地方,童工與女工的比重可能有所下降。

此外,根據調查報告我們也測算了1933年17個省16個工業部門童工使用情況。在16個工業部門中,童工在紡織業中較為集中,童工佔全國童工總數比重為60.1%。而且比較男工、女工發現,紡織業也是這兩種勞動力主要集中的行業部門。

這主要因為紡織業是工業中最重要的部門的緣故。據巫寶三等研究1933年中國國民所得中的估計,紡織業產值佔工業總產值的28%。其次,童工較為集中的部門為造紙印刷業、服務用品製造業以及機械及金屬製品業,童工人數均佔全國童工總數的10%左右。而其他產業童工使用佔比均低於5%。另外,在不同行業不同類型勞動力比重的統計中,發現在所有16個行業中,機械及金屬製品業和冶煉業童工比重最高超過了30%,接下來是造紙印刷業與家具製造業,童工人數比例基本上在20%以上。剩下的行業童工使用不足10%。

以上內容可以看到,童工是近代社會普遍存在的現象。基本上在各個地區、各個行業均有童工的身影。不同之處僅是各地區和各工業部門間表現程度有所差異而已。那麼,在民國時期,這麼大規模的使用童工會給僱傭童工的工業部門帶來經濟績效上的提高嗎?接下來將重點放在童工使用對不同工業部門經濟績效的影響上。

通過構建Cobb-Douglas生產函數測算童工使用對產出的投入產出彈性的方法考察童工對不同工業部門經濟績效的影響。從總體上來看,童工的使用對民國時期工業經濟整體績效的提高沒有顯著影響。但如果只觀察有童工使用的企業時,我們發現童工使用不僅對總產出有顯著的影響,而且童工使用數量每增加1%,商品總產值將增加0.08%左右。然而只有當童工使用人數佔總勞動力人數比重超過10%時,童工的使用對企業績效才有顯著影響。此時童工使用人數每增加1%,商品總值也僅僅增加0.08%左右。

此外,對童工投入對產出的貢獻率進行測算時發現,在童工使用比例大於20%的行業中,童工貢獻率平均為3.6%。其餘童工使用不足10%的行業,童工對產出績效的貢獻度基本為0。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看到,童工問題是近代工業化過程中不可迴避的重要問題。童工的使用不僅對兒童身心健康造成巨大傷害,而且對未來人力資本的形成與供給也產生巨大影響。就近代中國工業化早期階段而言,中國童工使用也已成為各個行業的普遍現象。然而對於多數行業而言,童工並非是必須使用的重要勞動力。雖然童工佔有勞動力比重較高,但童工使用的貢獻度有限,僅有3%。因此,可以看到童工對近代工業發展沒有實際上的貢獻,而大量童工的使用反而是一種對未成年人的嚴重剝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