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寒冬下的坚持--祥子与《心环卫》

《心环卫》创办人祥子(原名:陈伟祥)与他的两名工作人员于2019年12月17日被广州警方拘捕,其友人并于12月23日发布消息,指他们被政府施以十五天「行政拘留」,罪名是「寻衅滋事」。行政拘留期届满后,祥子于2020年1月2日获释。

《心环卫》是一个网络媒体,主要关心广州清洁工人的劳动状况。在《心环卫》的备份网页里,可以看到中国底层清洁工人的反抗故事。广州的清洁工人面对资方严苛的扣分制度,时常有怨无路诉。一个打工八年的工人,在2019年9月的一天,竟因为上班时回答市民问路,而被管方指为「上班时闲聊」,遭到扣分,被扣分自然也影响到当月的收入。这位著名「肥肥」的工友不服,隔天便跟上司理论,要求一个公道。上司自是口硬,不愿将扣分撤回,把他打发回去。肥肥不肯罢休,要求管方发给一张「白纸黑字」的扣分单,注明扣分的事由。他便拿着扣分单往再上级投诉,最终管工将扣分扣钱的决定撤回。

2019年年底,《心环卫》还纪录了一宗广州大学城清洁工人的欠薪案,百多名清洁工人经历了一年的抗争,最终付回了过百万的欠薪。祥子所营运的《心环卫》网页,便如此这般,纪录著偌大中国南方的小小抗争,同时教育劳工维权。祥子对清洁工人状况的关注,早在他读大学时已经种下。2014年,广州大学城清洁工人罢工三十天,他当时正就读中山大学,是其中一名声援工人的学生。自此,他没有忘记为清洁工人做事。

2015年,中国政府大手拘捕各领域的维权人士,包括维权律师、女权主义者、劳权NGO,中国的民间社会圏子一下子陷入低潮。根据《中国青年行动者处境调研报告》,2015年之后,中国的行动青年普遍遭遇多重的压力「夹撃」,出现不同程度的抑郁症状。随着官方打压力度的加大,行动青年们的行动无论有多「温和」,其政治代价都不断提高;官方对讯息的严密封锁,更令行动者难以估计自己的工作有多少人支持,继而感到孤单傍惶。报告亦指出,在政治高压之下,青年行动者往往寻求海外升学的机会,增长知识以求应对运动上的困顿。祥子也是其中的一分子,他在2017年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州立大学攻读劳工研究。

2018年之后,中国政府对劳工运动的打压变本加厉,由佳士工人抗争起到2019年初,中国政府先后拘押了过百名的劳权人士,当中包括工人、学生、社工等等。眼看着营运劳工网媒《新生代》的危志立、柯成兵、杨郑君三子,自2019年3月起被中国政府关押至今,回国后的祥子仍然坚持《心环卫》的工作,来到2019年的冬天,他终于被关入牢房,在狱中度过跨年。

(转载自职工盟《中国劳权季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