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考察記行-被中國全面融合的國度

(作者:鄭司律)

一直以來,由於地緣政治原因,中國對柬埔寨存在非常大影響力。而隨着中國經濟角色增強,中國在經濟上對柬埔寨的影響亦與日俱增。近年中國政府在官方宣傳上,每每鼓吹中國投資有利當地發展;然而,在月前跟隨國際聯合工會(ITUC)前往柬埔寨的考察中,所見到的實際情況卻截然不同。

在東盟國家中,柬埔寨的人口規模相對來說偏向中小型,僅有一千六百萬。長年政局動蕩、赤柬殘酷統治、越南入侵,直到九十年代中期才恢復穩定;經濟和發展水平更在尾段位置。中國長期以來對柬埔寨政府的影響力,促使柬埔寨虛弱的經濟結構依賴中國。

目前,柬埔寨依賴旅遊業、建造業和製衣業加工;我們主要接觸在中國投資的製衣加工公司中工作,來自不同的工廠為數約有十間,以及在近年高速開發的旅遊城市西哈努克港中的建築工人群體,受僱於中國企業和分判商。普遍受訪工人都面對工作條件苛刻、和來自中國的工人待遇不同、以及被中國管工欺凌等問題。

工人面對的問題

我們接觸的工人普遍只領取國家規定的最低工資,部分技術工人可以獲得略高於此的薪酬;然而,長時間被強迫加班、假期工作,使得他們付出的勞力和應得薪酬不成正比例。而建築業方面,由於西哈努克港大肆開發,故此引入很多中國工人,相對於本地建築工人則獲得較好待遇 (薪資差距多達數倍,如本地工人工作一天大概取得十五美元收入,中國工人則達八十元以上),譬如有冷氣宿舍居住、酬勞亦較優厚;我們也多次聽到本地工人說工作期間屢屢被管工用手大力拍後腦,管工辯稱是中國人的傳統打招呼方式。

縱然政府規定中,工人都已經加入社會保險,理論上遇到工傷也應獲得公司賠償。但不論接觸特別是建造業,工人若果受傷,往往只得到公司以低於醫療費用的費用打發走;部份工人未能領取社會保險卡,即使受到社會保險保障,所獲得的也只有基本藥物。由於種種工作上的不公安排,組織工會成為工人們的選擇,但加入工會往往會受歧視,包括被既有的黃色工會工人施壓,施壓不果後則面對公司直接解僱。而且資方也只想用錢打發了事;單是我們首日在金邊和工人傾談,便發現有兩間工廠,即使部門介入調解,也拒絕重新聘用參與工會的工人。

柬埔寨的經濟活動

上述問題有其背後深層次因素。由於柬埔寨的製衣業只侷限於加工程序,容易被轉移其他國家(如越南、孟加拉),其他涉及紡、染等工序都不經過柬埔寨的工廠;工序容易被轉移、低增值,使得工人們處於劣勢。目前該國製衣業加工之中,有六至七成都是來自中國投資,其他來自於韓國、香港、台灣。

至於建造業,當地政府辯稱,由於柬埔寨少有高樓建築,故此中資和分判商往往亦會招請中國工人前往柬埔寨工作,目前佔該國建造業從業人數超過三成;同時亦由於中國遊客湧入,相對於之前的渡假觀光,他們較喜歡博彩娛樂等旅遊模式,相應的賭場、酒店也因此西哈努克港急速興建。

而我們亦特別詢問有關工人,中資工廠和其他國家設資的工廠之間的比較,他們都表示即使薪酬普遍都處於低水平,但待遇上歐美的工廠較好、日本次之、其他亞洲國家再次之,最差是中資工廠。其中,受訪工人曾來自一間原本韓資,後轉中資的加工廠,她們表示原本有較充裕的午膳時間,也能自願選擇加班,後來規矩都變得嚴苛;而另外一場工人會面中,有兩個工友表示公司未有太大阻撓工會組成,一間是中美合資的工廠,另外一間原來是馬來西亞。

中資影響下的生活環境

除了工人的刻薄待遇,我們在西哈努克港,也從當地人口中得知,生活上受到中資的影響。由於政府開發土地,有農民代表表示失去原有的土地(但該土地被徵收後一直丟空),唯有到城市打工,擔任製衣工人、酒店保安、或篤篤車司機;但由於要清繳失去土地後,周轉度日的高利貸欠款;往往需要長時間工作之餘,同時面對中國工人的競爭。即使是保安、司機這些非技術職位,都面臨中國人的競爭,因為很多中國人來到柬埔寨,中資更願意在旅遊城市中,請中國人用中國話來招待中國旅客。而當中士多食肆之類的商鋪,也因為大批中國人來到而改頭換面,本地人的生活圈子日漸被排除開外。

除此以外,中資湧入也導致西哈努克港的環境變得非常惡劣。由於本身市政建設不足,卻驟然強加了大量澳門式的豪裝酒店,污水、工程崛地、垃圾都沒有得到妥善處置。破壞不堪的公有路段和沙塵滾滾的環境,舉目皆是。中國投資的豪華酒店,坐擁海邊景色之餘,也建造圍牆,把原有的海灘都截斷和私有。

面對種種問題,包括工人待遇不公平、生活環境的破壞,我們接觸的政府官員都未能回應。官員沉迷於法規的修訂,譬如社會保險將在來年涵蓋自僱人士、有簽證對外地工人把關;卻也對實際狀況無能為力。舉例,來自中國的篤篤車司機,能夠在沒有駕駛執照下營運,被抓後又賄賂警察而獲釋放,這些狀況都為監管以外。

相比於上次在印尼的經驗,印尼官員相對上承認行政能力的不足,這次柬埔寨的官員則表現盲目。但這也難怪,在這個人均收入(購買力平價)只有印尼三分一的國家,首都內政府高級人員的辦公大廈都更為豪華;其餘的宏大建築,十居其九都是和中資娛樂及地產項目,實在令人思疑當地政府是否有意願改善國內工人所面對的問題。

(轉載自職工盟《中國勞權季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