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考察记行-被中国全面融合的国度

(作者:郑司律)

一直以来,由于地缘政治原因,中国对柬埔寨存在非常大影响力。而随着中国经济角色增强,中国在经济上对柬埔寨的影响亦与日俱增。近年中国政府在官方宣传上,每每鼓吹中国投资有利当地发展;然而,在月前跟随国际联合工会(ITUC)前往柬埔寨的考察中,所见到的实际情况却截然不同。

在东盟国家中,柬埔寨的人口规模相对来说偏向中小型,仅有一千六百万。长年政局动荡、赤柬残酷统治、越南入侵,直到九十年代中期才恢复稳定;经济和发展水平更在尾段位置。中国长期以来对柬埔寨政府的影响力,促使柬埔寨虚弱的经济结构依赖中国。

目前,柬埔寨依赖旅游业、建造业和制衣业加工;我们主要接触在中国投资的制衣加工公司中工作,来自不同的工厂为数约有十间,以及在近年高速开发的旅游城市西哈努克港中的建筑工人群体,受雇于中国企业和分判商。普遍受访工人都面对工作条件苛刻、和来自中国的工人待遇不同、以及被中国管工欺凌等问题。

工人面对的问题

我们接触的工人普遍只领取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部分技术工人可以获得略高于此的薪酬;然而,长时间被强迫加班、假期工作,使得他们付出的劳力和应得薪酬不成正比例。而建筑业方面,由于西哈努克港大肆开发,故此引入很多中国工人,相对于本地建筑工人则获得较好待遇 (薪资差距多达数倍,如本地工人工作一天大概取得十五美元收入,中国工人则达八十元以上),譬如有冷气宿舍居住、酬劳亦较优厚;我们也多次听到本地工人说工作期间屡屡被管工用手大力拍后脑,管工辩称是中国人的传统打招呼方式。

纵然政府规定中,工人都已经加入社会保险,理论上遇到工伤也应获得公司赔偿。但不论接触特别是建造业,工人若果受伤,往往只得到公司以低于医疗费用的费用打发走;部份工人未能领取社会保险卡,即使受到社会保险保障,所获得的也只有基本药物。由于种种工作上的不公安排,组织工会成为工人们的选择,但加入工会往往会受歧视,包括被既有的黄色工会工人施压,施压不果后则面对公司直接解雇。而且资方也只想用钱打发了事;单是我们首日在金边和工人倾谈,便发现有两间工厂,即使部门介入调解,也拒绝重新聘用参与工会的工人。

柬埔寨的经济活动

上述问题有其背后深层次因素。由于柬埔寨的制衣业只侷限于加工程序,容易被转移其他国家(如越南、孟加拉),其他涉及纺、染等工序都不经过柬埔寨的工厂;工序容易被转移、低增值,使得工人们处于劣势。目前该国制衣业加工之中,有六至七成都是来自中国投资,其他来自于韩国、香港、台湾。

至于建造业,当地政府辩称,由于柬埔寨少有高楼建筑,故此中资和分判商往往亦会招请中国工人前往柬埔寨工作,目前占该国建造业从业人数超过三成;同时亦由于中国游客涌入,相对于之前的渡假观光,他们较喜欢博彩娱乐等旅游模式,相应的赌场、酒店也因此西哈努克港急速兴建。

而我们亦特别询问有关工人,中资工厂和其他国家设资的工厂之间的比较,他们都表示即使薪酬普遍都处于低水平,但待遇上欧美的工厂较好、日本次之、其他亚洲国家再次之,最差是中资工厂。其中,受访工人曾来自一间原本韩资,后转中资的加工厂,她们表示原本有较充裕的午膳时间,也能自愿选择加班,后来规矩都变得严苛;而另外一场工人会面中,有两个工友表示公司未有太大阻挠工会组成,一间是中美合资的工厂,另外一间原来是马来西亚。

中资影响下的生活环境

除了工人的刻薄待遇,我们在西哈努克港,也从当地人口中得知,生活上受到中资的影响。由于政府开发土地,有农民代表表示失去原有的土地(但该土地被征收后一直丢空),唯有到城市打工,担任制衣工人、酒店保安、或笃笃车司机;但由于要清缴失去土地后,周转度日的高利贷欠款;往往需要长时间工作之余,同时面对中国工人的竞争。即使是保安、司机这些非技术职位,都面临中国人的竞争,因为很多中国人来到柬埔寨,中资更愿意在旅游城市中,请中国人用中国话来招待中国旅客。而当中士多食肆之类的商铺,也因为大批中国人来到而改头换面,本地人的生活圈子日渐被排除开外。

除此以外,中资涌入也导致西哈努克港的环境变得非常恶劣。由于本身市政建设不足,却骤然强加了大量澳门式的豪装酒店,污水、工程崛地、垃圾都没有得到妥善处置。破坏不堪的公有路段和沙尘滚滚的环境,举目皆是。中国投资的豪华酒店,坐拥海边景色之余,也建造围墙,把原有的海滩都截断和私有。

面对种种问题,包括工人待遇不公平、生活环境的破坏,我们接触的政府官员都未能回应。官员沉迷于法规的修订,譬如社会保险将在来年涵盖自雇人士、有签证对外地工人把关;却也对实际状况无能为力。举例,来自中国的笃笃车司机,能够在没有驾驶执照下营运,被抓后又贿赂警察而获释放,这些状况都为监管以外。

相比于上次在印尼的经验,印尼官员相对上承认行政能力的不足,这次柬埔寨的官员则表现盲目。但这也难怪,在这个人均收入(购买力平价)只有印尼三分一的国家,首都内政府高级人员的办公大厦都更为豪华;其余的宏大建筑,十居其九都是和中资娱乐及地产项目,实在令人思疑当地政府是否有意愿改善国内工人所面对的问题。

(转载自职工盟《中国劳权季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