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攤經濟,能成為中國疫後「就業難」的救星嗎?

中國近年來積極對外宣傳其「大國堀起」的強大國力,推祟「中國模式」的好處。然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早前的中國兩會總理記者會上透露,內地有6億人平均每個月的收入只有1000元人民幣左右。李克強的講話引來熱議,反映中國仍有不少貧窮人口,離「全面小康」尚有很大距離。此外,新冠肺炎使中國經濟雪上加霜,不少平民百姓因此失業或暫時停工,難以維持生計。李克強在六月初曾提倡「地攤經濟」,透過民間擺攤的貿易模式,創造就業崗位,以解決普羅大眾的溫飽問題,和舒緩全球疫情為國家帶來的經濟衝擊。

在李克強在官方講話中大肆讚揚地攤經濟後,不少中國媒體及經濟學者,也相繼表態支持。經濟學者周天勇也表示,若然相關政策足夠寬容的話,是能夠為社會帶來5000萬個就業崗位的。媒體紛紛迎合李克強的口吻,報導擺攤的好處,甚至以商界泰斗馬雲的經歷為例,誘勸失業人口加入這個行列,自謀活路。但地攤經濟,真的能為中國帶來如此巨大的經濟好處嗎?

成都街道擺滿地攤的場景,攝於6月18日。(Photo by Yuyang Liu/Getty Images)

地攤經濟能達到預期效果?

雖然內地對擺攤有著強烈的、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認為擺攤是朝不保夕的活計,商販也會受到城管的驅趕或欺壓,但不少失業者在朝令夕改的政策中,也慢慢摸索出一些出路。「地攤經濟」按照預期,解決了小部分人的溫飽問題,不少平民透過擺攤賺取足以維持生計的收入,甚至坊間有傳聞,有人因擺攤致富,雖然這樣極端的情況只是鳳毛麟角,但卻給予某些在這樣艱難的時刻苦苦掙紮的普通人一條出路。

只是,除了保障人民的收入、刺激內需外,擺攤真的能解決中國目前所面對的經濟浩劫嗎?顯然,「地攤經濟」只能舒緩片面的經濟問題,於解決出口和投資問題而言,「地攤經濟」似乎還欠缺了些許火候。總括而言,「地攤經濟」收效只限於民間的自給自足,不能稱得上為驕人,更沒有能力推動長遠的經濟發展。

官方口徑不統一 媒體態度急轉彎

好景不常,「地攤經濟」盛行了沒幾天,便遭到反彈。一些官媒開始站出來表態「地攤經濟」的不可行,齊齊為此降溫,和早前大肆宣揚地攤經濟好處的官方態度大相逕庭。這種官方口徑上的差異,甚至惹來外界猜測是否因為黨內的分歧。

《北京日報》在6月6日的一篇評論便直接將「地攤經濟」拒之北京門外,表明這種措施不符合首都該有的形象和其功能定位,還提到基於北京種種的獨特的情況,「地攤經濟」確實會造成管治上的困難。

話音未落,央視也明確表示,「地攤經濟」不應於中國的一線城市(例如北京、上海等城市)推行,也不是適用於所有難題的良方。擺攤這樣沒有太多技術含量的工作本身就不符合某些城市的定位,若然盲目從眾,只會揠苗助長,讓那些城市的發展出現倒退。

央視財經評論更認為,「片面將地攤經濟炒作成靈丹妙藥,是撿到一粒芝麻丟掉一車西瓜,也是一些城市的管理者治理乏術的表現。」言下之意,甚至對之前的地攤經濟支持者,也有點諷刺意味。

地攤經濟也會滋生環境衛生問題,圖為清潔工打掃大連夜市遺下的垃圾。(網上圖片)

措施造成的反效果

        雖然部分人口能受惠於「地攤經濟」,但它為社會帶來的反效果也不容小覷。在疫情還沒完全受控的情況時,便魯莽推行這樣聚眾的措施,顯然是會增加人民對環境衛生的疑慮,甚至是染病的風險。內地澎湃新聞便指出,大連某地因夜市攤檔而造成衛生惡劣、交通擁擠的問題。地方政府規管的措施或法令還沒跟得上,「地攤經濟」便已草草實施,確實讓各方都難以適應其帶來的轉變。

而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才剛說完「地攤經濟」值得推行,能夠為大眾帶來各種好處,其他官媒便立即劃清界線,表態不贊成政策的實行,如此朝令夕改,叫民眾如何能適應呢?這樣,只是叫「地攤經濟」成為又一個政府內部不協調的證明而已。尤其,微博的熱搜也偏生在這段時期停更,支持「地攤經濟」的言論更默默消失於網絡中,種種情況確實是讓人難以理解。

結語:地攤經濟難以持續

總的來說,根據內地學者吳強所說,地攤經濟的象徵意義比其實際意義要大,就像幾十年前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當中所隱含的「解放經濟的意義」比真正能解決經濟問題的意義為大。也可以說,「地攤經濟」確實有作用,但擺攤比其他體面的工作都為艱苦,大多數受過教育的人只會將其視作解燃眉之急的舉措,沒有多少人會願意長久做下去。所以,就算官方沒有主動降溫,但時間久了,人民還是會逐漸另闢蹊徑的,「地攤經濟」恐怕難以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