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 我的夢 ——一位工友的夢

中國夢 我的夢 ——一位工友的夢
文:紅別 小錘子

我愛做夢。
以前,我家有一台很破的手扶拖拉機,發動時老是要給它在進氣管口點把火才能著,將就農用了十幾年,沒有錢換台新的。而從小,我做的是成為一個拖拉機設計師的夢,所以,我老喜歡站在我家這台手扶拖拉機旁邊研究怎樣才能改裝成一台四輪拖拉機。我喜歡拖拉機,我更喜歡四輪拖拉機。
後來,看電視裡播放的抗日電視劇,看多了,我發現世上最壞最該滅絕的是日本人,心想人類怎麼會有日本人這類殘暴人種;同時,也知道了天下最好最帥最威武的是八路軍,看到八路軍就像見到自己的爹和娘一樣親。於是,我不研究如何改裝拖拉機了,改戴綠軍帽,別紅五角星,嘴上喊著“叭嗒嗒,衝啊,衝啊”,夜夜做著當將軍的夢了。初中畢了業,到徵兵時節,我就積極報了加入解放軍的名。在驗兵時,到了五官科,醫生讓我咬緊牙根,但我咬不整齊,我老實地說,我的牙是“地包天”,結果我便被“就地正法”了。靠,你娃這牙也能參加解放軍去解放台灣解放全世界受苦難的人民?滾!
在小學五年級到初中三級中間,我還做了另外幾個夢。
第一個夢:因為看了熱播的電視劇《水滸傳》,被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的梁山好漢們,感動得我稀里嘩啦,招惹得我屁顛屁顛。豹子頭林沖、花和尚魯智深、小李廣花榮等梁山好漢們,疏財仗義、嫉惡如仇,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多豪爽,多逍遙。僅此,我天天做夢,找一塊水泊之地,拉一幫血性之人稱兄道弟,我們劫富濟貧、替天行道,天天喝酒吃肉,人生豈不大樂哉?
第二個夢:初中二年級上了物理課學了內燃機,我把家裡有的一本介紹柴油機的書拿出來學習,想著做一個一流的內燃機修理工。後來,還有了更大的野心,又想深入研究物理做一個偉大的物理學家了。自我感覺有天賦,而且是超人的,一定可以搞出一個如牛頓“萬有吸引定律”一樣劃時代的偉大理論來。然而,沒有“我有天賦”多久,我就被物理物得暈頭轉向了,學不好,搞不懂,做不上題。物理老師很生氣,兩個耳光扇得我屁夾不住,此後我再也對物理沒有丁點屁興趣屁想法了。
第三個夢:有一陣子,我的夢想又是企業家了,當總裁,做老闆,成為一個億萬富翁,甚至是世界首富。保鏢前呼後擁,美女左摟右抱,出門奔馳寶馬,躺下別墅豪宅,行走全世界,捐資助學、投資用工,造福八方百姓,然後以我的名字命名學校、道路,讓百姓們皆仰頭看我,我則光宗耀祖了。在學校裡,經常在同學們面前如此吹牛,有的同學就認為我吹得確實夠逼格,便戲稱呼我為“呂總”了。我還在心裡立了個志——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因為那時,我以為諾貝爾經濟學獎是獎給那些傑出的億萬富翁的。

第四個夢:看了動畫片《足球小子》,我就非常想做一個不賭不泡妞用心踢球的足球運動員。並且,我要入黨,忠於黨忠於足球,我要讓中國足球成為天下第一,率領中國隊奪得世界杯冠軍,然後我披著我黨黨旗繞著球場轉,讓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我是生活在紅色江山下人間天堂中等著解放你們的共產黨人,我驕傲!可在那時,我連足球都買不起也沒有人給我買,我連真正的足球場都沒有見過,只能用廢舊地膜繞成一個球形狀的東西在荒地里和夥伴們踢,踢著踢著,就把我的足球夢想給踢沒了,不知被我踢到哪個貪官污吏混賬王八蛋家裡去了。這是中國足球的一個大損失,悲哀啊,呵呵。
初中畢業後,兵沒有當成,我又傻傻地做起當官夢了。我恨貪官,我愛清官,我要做官,其他官都不做,再大的官也不做,我偏偏就想做個縣委書記。於是,我認真學習《中國共產黨章程》,打算到一定的時候,就寫入黨申請書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產黨。我心想,我做縣委書記,當有共產主義覺悟,對黨忠誠、對人民忠心,不貪不賭不包二奶不移民美國,沒有官架子、沒有老爺氣派,平易近人、和藹可親,吃住定簡樸,出行靠雙腿,成為一個純粹的人,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全心全意為壯麗的共產主義事業而奮鬥終生,做得感天動地驚鬼神立碑做傳垂千秋。後來,我猛然發現,他媽的,做清官做好官的都死得早,死了還被人罵傻逼,這可嚇了我一大跳,嚇得我連做個好村官的心思都沒有了。
而對寫東西的人,我小小便瞧不起了,以為是軟弱書生、無用之徒,不具陽剛之美,女人不喜歡,風流倜儻不起來。但在十五六歲時,不知在冥冥之中產生了怎樣的魔鬼衝動和怎樣的陰差陽錯,居然我也照貓畫虎似地寫起東西來了,要革命要鬥爭要打自己的文學江山了,要用手中的筆為人民服務了,要成為一個偉大的寫東西的人了。為此,我還全文抄寫了毛澤東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之後,我一發不可收拾,在通往傻逼的道路上狂奔千里。明明我是滿肚子的男盜女娼,我卻收起嬉皮笑臉做憂國憂民大公無私狀,口口聲聲戰鬥革命,大書特書“主旋律”了;明明我的文筆奇差,我卻以為自己是文曲星下凡且掌握著宇宙真理,字字句句聞屁舔菊,淋漓盡致“賣靈魂”了。我還假正經假清高假話連篇,這“三假”代表了我先進文學的發展要求;我且裝純作秀裝腔作勢裝瘋賣傻裝神弄鬼,這“四裝”代表了我革命道路的前進方向。如此折騰了幾年,我才感覺到我這是進了文學精神病醫院。最終,靠打工經歷,靠自我反思,我才從那文學精神病醫院裡輟學出來。
這幾年,我一直做的是做一個公益律師的夢,但有障礙的是我只有初中學歷參加不了司法考試,再說,我最煩的就是考試了。還有幾個比較糾結的問題,就是:我思辨力差,沒有強有力的氣場;我心裡素質弱,容易激動得手舞足蹈;我反應速度慢,即時組織不起來有針對的邏輯思維;我口才不好,不會闡述事情的過程。更重要的是,我的鬥爭精神不強、我的原則不堅定,不較真、不爭勝、不注重細節、易妥協、無鋒芒,很有“好好先生”的圓滑脾性。所以,就是能做成公益律師,我也沒有多少信心去做一個好的公益律師。

chinesedream
好了,這些總算是我做的夢了吧,雖然至今沒有一個實現的,但我因夢而好好活著了。沒有夢可做,那可怎麼活呢?所以,我將繼續做夢,但夢再遠大都離不開活生生的生活,那我現在的夢便是:我一直都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同時每個月能有3000元錢的收入,然後,1000元寄給家裡,1000元留著自己花,1000元存起來。當我連這個夢都難實現的時候,國家說,你做“中國夢”呀,那真是明明扯到我的蛋了,你還問我疼不疼,能不能走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