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民主運動現況:一名行動者的觀察和分析

(Cover photo: Getty Images)

自7月起,學運浪潮席捲全個泰國,抗議王室和政府的示威不絕,泰國示威者更計劃在明天(10月14日)將行動升級。到底這次示威的訴求為何?示威者又是如何被組織起來?一名泰國行動者向我們分享了她的觀察,分析了這場前所未見大型示威行動的始末及展望:

//1. 泰國學生政治抗爭現況

現時,「三指手勢」的抗爭符號已經遍佈泰國人的日常生活,這是取自電影《飢餓遊戲》的象徵符號,象徵自由、平等、博愛精神,用以宣揚民主和對抗軍政府統治。該符號早在2014年泰國政變時已被廣泛使用,其後愈來愈多新的抗爭面孔,像是高校生加入了這場民主運動。

在9月19日,泰國最大的示威組織之一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 UFTD)在泰國國立法政大學及曼谷的公園舉辦了一場有近十萬名參加者的大遊行,當日是泰國前總理他信被推翻的14周年,由學生領導的示威者提出了他們的三點政治訴求(包括解散議會和重寫憲法),以及改革皇室的十點訴求(3+10)。這場示威是現代泰國社會的一大轉折點,可是政府當局對訴求完全沒有回應,UFTD正計劃將示威行動在10月14日升級。

在9月24日,過千名示威者在組織「自由人民」(Free People)召集之下到國會外聚集,向國會成員施壓,要求他們投票修改由軍方委任小組撰寫的憲章。這份憲法確保了現任總理在去年的選舉後延續權力。最終的投票結果是延遲修訂。有不少國會成員為了保留自己的權力,而與政府站在同一陣線,令示威者震怒。自由人民的領袖宣佈將會在十月中聯同其他反對派成員將行動升級。如果政府仍然不作回應,示威者會在十月內發起大型行動。

2. 學生運動的起始和發展

在2020年的7月18日,泰國組織「自由青年」(Free Youth)在疫情尚未完結、緊急法令仍然生效之際,在民主行憲紀念碑(Democracy Monument)舉辦了一次集會,要求議會解散及訂立新的憲法。同時,社交網絡上開始出現了一些相關hashtag,例如We will not endure(我們不會容忍)、We are out of patience(我們已經失去耐心)、Free Youth(解放青年)、Let it end with our generation(讓一切在我們這代結束)、If you don’t fight, you will live as a slave(不反抗,便成奴)、We lose faith(我已對王室失去信心)和If politics was good(如果政治環境良好的話)。自那次的示威起,國內各地紛紛出現學運浪潮。

在COVID-19爆發前夕,受泰國年輕一年支持的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FFP)因法庭裁決而解散,令到泰國人十分憤怒,並掀起了第一波示威浪潮。然而,大學校園內的示威因為疫情擴散而暫緩。這股抗爭力量在在7月再度爆發。

現時已是泰國踏入軍政府統治的第六個年頭,軍方在2014年推翻了民選的政府,並以武力手段打壓反政變的人民,從而獲得政治權力。實際上,泰國政治體制長期以來欠缺人民參與的空間,導至問題叢生,像是軍方長期干政、「精英階層」掌政和改革力量保守等。

在精英階層掌權的體制下,他們能將制度設計成有利自身的收態,形成相當不平等的制度架構:精英透過剝削勞動階層而獲取財富;王室運用國家預算過奢華生活;政府購買武器威嚇人民;而當權者更在過百萬人民失業的情況下,企圖延續這種特權制度,並讓他們的下一代享有同等的政治、經濟權利。因此,人民想透過示威改變這種特權制度。

另外一個燃起第二波學運浪潮的,是COVID-19後封鎖的即時議題,像是政治活動家「被失蹤」、政府企透過延長緊急法案打壓集會自由、教育制度上的打壓、染疫的政府貴賓被批入境、法治的雙重標準、當局威嚇活躍份子、奢華的王室預算、大裁員及貧窮。

3. 人民的3+10點政治訴求

1. 解散國會:展開新的選舉去組成國會,包括將總理巴育免職,而且我們不想再在政治轉型期間,受到國家委任的政府干預

2. 重寫憲法:人民必須參與在重寫的過程中,以防精英體制再現,並建立改善人民生活的福利體制

3. 停止對人民的滋擾,尊重人權

而及後有關改革王室的十點訴求,則由UFTD提出,包括廢除2017年憲法第6條中嚴禁冒犯君主的規定、取消第112條「不敬罪」、廢除2018年的王室資產法、清楚劃分王室和公共財產、泰王不可以再支持政變等。

這場民主運動正日漸壯大,愈來愈多示威者為了爭取訴求而加入,甚至正蘊釀一場全體的罷工罷課行動,以抗衡軍政府掌權。號召9月19日大型示威的學生領袖,呼籲人民響應10月14日的罷工罷課行動。當天到底能否成功號召罷工罷課行動,或者僅會是一場個人名義的示威行動,我們仍需拭目以待。

4. 運動的組成

現時的運動主要由大學生所領導,他們來自自由青年和泰國學生聯盟(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等學生組織。高校和大專學生正冒起,抗衡校內的威權。他們進一步擴展成自由人民和法政與遊行聯合陣線等組織,與不同民間組織的活躍行動者,包括LGBT、工人、環保主義者、社區行動者、農夫、女權份子和一般民眾。因此許多進步理念興起,行動手段也漸趨激進。

這些網絡組織正在日常生活中,籌備不同領域的小型遊行,除曼谷以外,像北邊的清邁和孔敬等大城市也出現了這些日常遊行,以爭取3+10訴求。

5. 政府和王室的回應

泰王哇集拉隆功暫時仍未公開回應對示威者要求削弱王室權力的訴求,同時,總理巴育表示示威者應對修訂更有耐心,指出政府必需在國家秩序和平時才能運作,尤其是在經濟上。

巴育偶爾會蔑視人民,軍政府慣用政治宣傳、假新聞和仇恨言論去將人們分化。近期他們將青年運動抹黑為反愛國主義。除此以外,內閣、參議員、軍方支持者和保守派侮辱年輕人羞辱君主。

同時,當局積極整頓支持民主的學運份子和工會份子。警方拘捕了數十名活躍份子,當中更涉及一些干犯內部保安的指控。我們可見泰國的當權者完全是為了一己私利打壓異己,更趁疫情控制抗爭運動。

6. 運動的前路

作為新的勞動力量,年青一代在發展高科技和改善工作待遇上十分關鍵。如果他們受到更多勞工權益的教育,將有助改善現時零散工盛行、職場環境欠佳的狀況。這場民主運動將會影響泰國的未來,為泰國奠定平等原則,並完善福利制度,保障人民從出生到死亡的權利。這些共同的理念,正正是為何一般民眾、NGO、農夫和工會份子都投入到這場運動中。由人民領導的運動,將會在未來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我們希望這場民主運動可以更加團結。然而,這場希望改革憲法的鬥爭,卻因為政府的各種手段而被拖延。除此,運動也可以推動其他小議題的改革。運動的鬥爭性也可以透過發動從未發生的大罷工而提升。

2020年9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