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民主运动现况:一名行动者的观察和分析

(Cover photo: Getty Images)

自7月起,学运浪潮席卷全个泰国,抗议王室和政府的示威不绝,泰国示威者更计划在明天(10月14日)将行动升级。到底这次示威的诉求为何?示威者又是如何被组织起来?一名泰国行动者向我们分享了她的观察,分析了这场前所未见大型示威行动的始末及展望:

//1. 泰国学生政治抗争现况

现时,「三指手势」的抗争符号已经遍布泰国人的日常生活,这是取自电影《饥饿游戏》的象征符号,象征自由、平等、博爱精神,用以宣扬民主和对抗军政府统治。该符号早在2014年泰国政变时已被广泛使用,其后愈来愈多新的抗争面孔,像是高校生加入了这场民主运动。

在9月19日,泰国最大的示威组织之一法政与游行联合阵线(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 UFTD)在泰国国立法政大学及曼谷的公园举办了一场有近十万名参加者的大游行,当日是泰国前总理他信被推翻的14周年,由学生领导的示威者提出了他们的三点政治诉求(包括解散议会和重写宪法),以及改革皇室的十点诉求(3+10)。这场示威是现代泰国社会的一大转折点,可是政府当局对诉求完全没有回应,UFTD正计划将示威行动在10月14日升级。

在9月24日,过千名示威者在组织「自由人民」(Free People)召集之下到国会外聚集,向国会成员施压,要求他们投票修改由军方委任小组撰写的宪章。这份宪法确保了现任总理在去年的选举后延续权力。最终的投票结果是延迟修订。有不少国会成员为了保留自己的权力,而与政府站在同一阵线,令示威者震怒。自由人民的领袖宣布将会在十月中联同其他反对派成员将行动升级。如果政府仍然不作回应,示威者会在十月内发起大型行动。

2. 学生运动的起始和发展

在2020年的7月18日,泰国组织「自由青年」(Free Youth)在疫情尚未完结、紧急法令仍然生效之际,在民主行宪纪念碑(Democracy Monument)举办了一次集会,要求议会解散及订立新的宪法。同时,社交网络上开始出现了一些相关hashtag,例如We will not endure(我们不会容忍)、We are out of patience(我们已经失去耐心)、Free Youth(解放青年)、Let it end with our generation(让一切在我们这代结束)、If you don’t fight, you will live as a slave(不反抗,便成奴)、We lose faith(我已对王室失去信心)和If politics was good(如果政治环境良好的话)。自那次的示威起,国内各地纷纷出现学运浪潮。

在COVID-19爆发前夕,受泰国年轻一年支持的未来前进党(Future Forward Party,FFP)因法庭裁决而解散,令到泰国人十分愤怒,并掀起了第一波示威浪潮。然而,大学校园内的示威因为疫情扩散而暂缓。这股抗争力量在在7月再度爆发。

现时已是泰国踏入军政府统治的第六个年头,军方在2014年推翻了民选的政府,并以武力手段打压反政变的人民,从而获得政治权力。实际上,泰国政治体制长期以来欠缺人民参与的空间,导至问题丛生,像是军方长期干政、「精英阶层」掌政和改革力量保守等。

在精英阶层掌权的体制下,他们能将制度设计成有利自身的收态,形成相当不平等的制度架构:精英透过剥削劳动阶层而获取财富;王室运用国家预算过奢华生活;政府购买武器威吓人民;而当权者更在过百万人民失业的情况下,企图延续这种特权制度,并让他们的下一代享有同等的政治、经济权利。因此,人民想透过示威改变这种特权制度。

另外一个燃起第二波学运浪潮的,是COVID-19后封锁的即时议题,像是政治活动家「被失踪」、政府企透过延长紧急法案打压集会自由、教育制度上的打压、染疫的政府贵宾被批入境、法治的双重标准、当局威吓活跃份子、奢华的王室预算、大裁员及贫穷。

3. 人民的3+10点政治诉求

1. 解散国会:展开新的选举去组成国会,包括将总理巴育免职,而且我们不想再在政治转型期间,受到国家委任的政府干预

2. 重写宪法:人民必须参与在重写的过程中,以防精英体制再现,并建立改善人民生活的福利体制

3. 停止对人民的滋扰,尊重人权

而及后有关改革王室的十点诉求,则由UFTD提出,包括废除2017年宪法第6条中严禁冒犯君主的规定、取消第112条「不敬罪」、废除2018年的王室资产法、清楚划分王室和公共财产、泰王不可以再支持政变等。

这场民主运动正日渐壮大,愈来愈多示威者为了争取诉求而加入,甚至正蕴酿一场全体的罢工罢课行动,以抗衡军政府掌权。号召9月19日大型示威的学生领袖,呼吁人民响应10月14日的罢工罢课行动。当天到底能否成功号召罢工罢课行动,或者仅会是一场个人名义的示威行动,我们仍需拭目以待。

4. 运动的组成

现时的运动主要由大学生所领导,他们来自自由青年和泰国学生联盟(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等学生组织。高校和大专学生正冒起,抗衡校内的威权。他们进一步扩展成自由人民和法政与游行联合阵线等组织,与不同民间组织的活跃行动者,包括LGBT、工人、环保主义者、社区行动者、农夫、女权份子和一般民众。因此许多进步理念兴起,行动手段也渐趋激进。

这些网络组织正在日常生活中,筹备不同领域的小型游行,除曼谷以外,像北边的清迈和孔敬等大城市也出现了这些日常游行,以争取3+10诉求。

5. 政府和王室的回应

泰王哇集拉隆功暂时仍未公开回应对示威者要求削弱王室权力的诉求,同时,总理巴育表示示威者应对修订更有耐心,指出政府必需在国家秩序和平时才能运作,尤其是在经济上。

巴育偶尔会蔑视人民,军政府惯用政治宣传、假新闻和仇恨言论去将人们分化。近期他们将青年运动抹黑为反爱国主义。除此以外,内阁、参议员、军方支持者和保守派侮辱年轻人羞辱君主。

同时,当局积极整顿支持民主的学运份子和工会份子。警方拘捕了数十名活跃份子,当中更涉及一些干犯内部保安的指控。我们可见泰国的当权者完全是为了一己私利打压异己,更趁疫情控制抗争运动。

6. 运动的前路

作为新的劳动力量,年青一代在发展高科技和改善工作待遇上十分关键。如果他们受到更多劳工权益的教育,将有助改善现时零散工盛行、职场环境欠佳的状况。这场民主运动将会影响泰国的未来,为泰国奠定平等原则,并完善福利制度,保障人民从出生到死亡的权利。这些共同的理念,正正是为何一般民众、NGO、农夫和工会份子都投入到这场运动中。由人民领导的运动,将会在未来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我们希望这场民主运动可以更加团结。然而,这场希望改革宪法的斗争,却因为政府的各种手段而被拖延。除此,运动也可以推动其他小议题的改革。运动的斗争性也可以透过发动从未发生的大罢工而提升。

2020年9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