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響全球生產秩序 中國工人慘成犧牲品

肺炎竄擾國際經濟和生產秩序,首先爆發疫情的中國不能倖免。政府公布的大城市失業率自2019年11月起升幅一度超過一成五,直至今年8月方「回落」至5.7%水平;本年4月錄得僅3.2%實質國內生產總值年增率,也是1992年以來同期最低的數字。[1] 官媒雖稱中國經濟步入復甦,[2] 但若大半年來下述各類在勞動市場的毛病繼續積壓,則只會進一步暴露政權正當性的缺陷,增加社會不穩。

產業內或產業間轉型抗疫 工人總是吃虧一方

產業若以「世界工廠」立足,在全球封城和供應鏈停頓下難免少收原料和訂單,導致減產停工。中國勞動透視引述一份訪問人員以車間、一線、司機、保安為主的調查報告,僅三成在2月停工的廣東籍受訪者指期間正常支薪,三份二同樣停工的湖北籍受訪者更是不予發放工資。[3] 即使復工也可能減薪一半,需要節衣縮食。[4] 有服裝廠每況愈下,起初逼放無薪假,其後更進一步決定裁員。[5] 

十多年來國家一直倡導「出口轉內銷」,本來是就同一產業的發展策略而言。但以汽車業為例,即使政府推出措施嘗試刺激內需,[6] 近半中國人口月入不足一千元人民幣,加上停工減薪,低消費力對振興內需的作用始終有限。[7] [8] 於是越來越多勞工轉而從事相對薄利多銷的本地服務業,尤以外賣騎手最顯著。這行業早於疫情前冒起,在社交距離、居家抗疫氣氛濃厚之時更加蓬勃,但其行業生態以自僱平台推動,騎手的準時度和評分數據又與收入和訂單掛勾,對騎手的職業安全、勞動保障和精神壓力造成極大隱患。[9] 在9月,外賣車手曾發起抗議行動,事件令外賣平台對機制作小修小補,讓顧客自願給予騎手額外時間送遞,但有批評指出平台仍無意預設增加騎手的送餐時間,相反將責任推到消費者,是對顧客的「道德綁架」。[10] 

肺炎重挫中國經濟(圖:AP)

競爭加劇下 邊緣勞工成犧牲羔羊

多年來中國得以累積龐大的資本價值,創造經濟奇蹟,多少建基於人為的戶籍制度;這制度既維持農民工在城市的流動和勞動積極性,也穩定大城市運作所需要的廉價、彈性和邊緣的勞動力供應。[11] 民工在疫情停工首當其衝,不少在春節回鄉過年後就陷入失業,因為城市單位不再重新招工,[12] 或進城後又再二次回鄉。[13] 

就上半年失業加劇情況,雖有指政府已加強失業救濟,但沒有簽訂合同或供款的工人則不合資格;有分析估計這類工人將佔失業人口超過一半。[14] 就算工人保住工作,也面臨企業減免對養老、失業和工傷等多種社會保險的供款。[15] 7月有報導引述中國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表示這政策自2月實施,預計全年將牽涉總金額一萬六千億元人民幣。[16] 

疫情全方位打擊就業市場,高校畢業生人數本年創歷史新高,但本年出現大規模求職人潮,導致8月的20至24歲專科或以上學歷失業率比去年同期高5.4%。[17] 多了畢業生預計求職競爭加劇,乾脆留校考研,推遲投身職場的時間表。[18] 

武漢肺炎對勞動市場而言是潘朵拉的盒子,揭開各種向勞工開刀的新技倆。若以為全球疫情受控和經濟復甦就會舒緩以上問題,則是無視社會矛盾的核心。若有公正的社會制度,譬如能發揮組織、代表工人的工會介入工潮,工人還透過集體力量達致改善保障。[19] 只是目前中國政府對國內民間社會限制之多,已令自我組織的空間非常零碎,難以藉此修復社會和諧。[20]

參考

[1] 財經M平方 (2020):《中國-GDP綜合指標》。

[2] 新華網 (2020):《中國經濟何以率先走出疫情陰影》。

[3] 中國勞動透視 (2020):《疫情期間職工復工情況調查報告(一):不到三成職工延期復工期間正常發放工資》。

[4] BBC中文網 (2020):《疫情影響下 面臨困境的中國底層農民工和大學畢業生》。

[5] 中國勞工通訊 (2020):《訂單減少、取消加班、裁員——新冠疫情下缺乏信息與組織的服裝廠工人》。

[6] 香港01 (2020):《汽車銷售額暴跌 中國推出8項舉措穩車市》。

[7] BBC中文網 (2020):《肺炎疫情:「出口轉內銷」能否將中國外貿企業拖出困境》。

[8] CUP (2020):《出口轉內銷?中國陷入經濟衰退惡性循環》。

[9] 人物 (2020):《外賣騎手,困在系統裡》。

[10] 中國企業家網 (2020):《誰把外賣騎手“困在系統裡”?美團、餓了麼齊回應》。

[11] 潘毅、任焰 (2008):《國家與農民工:無法完成的無產階級化》,二十一世紀,107,26-37。

[12] 美國之音 (2020) :《中國工人和白領在疫情中的困境》。

[13] 21財經 (2020):《一名湖北農民工的二次返鄉“漂流”: 基層幹部呼籲減輕疫情次生災害》。

[14] 德國之聲 (2020):《千萬人恐失業 中國現勞工抗議聲浪》。

[15] 畢馬威 (2020):《支持疫情防控,相關社會保險政策出台》,中國稅務快訊,15。

[16] 香港01 (2020):《人社部:企業社保減免政策規模空前 全年將達1.6萬億》。

[17] 紅星新聞 (2020):《國家統計局:受疫情影響,8月高校畢業生失業率有所上升》。

[18] BBC中文網 (2020):《肺炎疫情:當創歷史新高的畢業生遇上萎縮的就業市場》。

[19] 中國勞工通訊 (2020):《訂單減少、取消加班、裁員——新冠疫情下缺乏信息與組織的服裝廠工人》。

[20] 疫情下的工人 (2020):《“工人與疫情”報告:青年、NGO與工人的互助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