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全球生产秩序 中国工人惨成牺牲品

肺炎窜扰国际经济和生产秩序,首先爆发疫情的中国不能幸免。政府公布的大城市失业率自2019年11月起升幅一度超过一成五,直至今年8月方「回落」至5.7%水平;本年4月录得仅3.2%实质国内生产总值年增率,也是1992年以来同期最低的数字。[1] 官媒虽称中国经济步入复苏,[2] 但若大半年来下述各类在劳动市场的毛病继续积压,则只会进一步暴露政权正当性的缺陷,增加社会不稳。

产业内或产业间转型抗疫 工人总是吃亏一方

产业若以「世界工厂」立足,在全球封城和供应链停顿下难免少收原料和订单,导致减产停工。中国劳动透视引述一份访问人员以车间、一线、司机、保安为主的调查报告,仅三成在2月停工的广东籍受访者指期间正常支薪,三份二同样停工的湖北籍受访者更是不予发放工资。[3] 即使复工也可能减薪一半,需要节衣缩食。[4] 有服装厂每况愈下,起初逼放无薪假,其后更进一步决定裁员。[5] 

十多年来国家一直倡导「出口转内销」,本来是就同一产业的发展策略而言。但以汽车业为例,即使政府推出措施尝试刺激内需,[6] 近半中国人口月入不足一千元人民币,加上停工减薪,低消费力对振兴内需的作用始终有限。[7] [8] 于是越来越多劳工转而从事相对薄利多销的本地服务业,尤以外卖骑手最显著。这行业早于疫情前冒起,在社交距离、居家抗疫气氛浓厚之时更加蓬勃,但其行业生态以自雇平台推动,骑手的准时度和评分数据又与收入和订单挂勾,对骑手的职业安全、劳动保障和精神压力造成极大隐患。[9] 在9月,外卖车手曾发起抗议行动,事件令外卖平台对机制作小修小补,让顾客自愿给予骑手额外时间送递,但有批评指出平台仍无意预设增加骑手的送餐时间,相反将责任推到消费者,是对顾客的「道德绑架」。[10] 

肺炎重挫中国经济(图:AP)

竞争加剧下 边缘劳工成牺牲羔羊

多年来中国得以累积庞大的资本价值,创造经济奇蹟,多少建基于人为的户籍制度;这制度既维持农民工在城市的流动和劳动积极性,也稳定大城市运作所需要的廉价、弹性和边缘的劳动力供应。[11] 民工在疫情停工首当其冲,不少在春节回乡过年后就陷入失业,因为城市单位不再重新招工,[12] 或进城后又再二次回乡。[13] 

就上半年失业加剧情况,虽有指政府已加强失业救济,但没有签订合同或供款的工人则不合资格;有分析估计这类工人将占失业人口超过一半。[14] 就算工人保住工作,也面临企业减免对养老、失业和工伤等多种社会保险的供款。[15] 7月有报导引述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表示这政策自2月实施,预计全年将牵涉总金额一万六千亿元人民币。[16] 

疫情全方位打击就业市场,高校毕业生人数本年创历史新高,但本年出现大规模求职人潮,导致8月的20至24岁专科或以上学历失业率比去年同期高5.4%。[17] 多了毕业生预计求职竞争加剧,干脆留校考研,推迟投身职场的时间表。[18] 

武汉肺炎对劳动市场而言是潘朵拉的盒子,揭开各种向劳工开刀的新技俩。若以为全球疫情受控和经济复苏就会舒缓以上问题,则是无视社会矛盾的核心。若有公正的社会制度,譬如能发挥组织、代表工人的工会介入工潮,工人还透过集体力量达致改善保障。[19] 只是目前中国政府对国内民间社会限制之多,已令自我组织的空间非常零碎,难以借此修复社会和谐。[20]

参考

[1] 财经M平方 (2020):《中国-GDP综合指标》。

[2] 新华网 (2020):《中国经济何以率先走出疫情阴影》。

[3] 中国劳动透视 (2020):《疫情期间职工复工情况调查报告(一):不到三成职工延期复工期间正常发放工资》。

[4] BBC中文网 (2020):《疫情影响下 面临困境的中国底层农民工和大学毕业生》。

[5] 中国劳工通讯 (2020):《订单减少、取消加班、裁员——新冠疫情下缺乏信息与组织的服装厂工人》。

[6] 香港01 (2020):《汽车销售额暴跌 中国推出8项举措稳车市》。

[7] BBC中文网 (2020):《肺炎疫情:「出口转内销」能否将中国外贸企业拖出困境》。

[8] CUP (2020):《出口转内销?中国陷入经济衰退恶性循环》。

[9] 人物 (2020):《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

[10] 中国企业家网 (2020):《谁把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美团、饿了么齐回应》。

[11] 潘毅、任焰 (2008):《国家与农民工:无法完成的无产阶级化》,二十一世纪,107,26-37。

[12] 美国之音 (2020) :《中国工人和白领在疫情中的困境》。

[13] 21财经 (2020):《一名湖北农民工的二次返乡“漂流”: 基层干部呼吁减轻疫情次生灾害》。

[14] 德国之声 (2020):《千万人恐失业 中国现劳工抗议声浪》。

[15] 毕马威 (2020):《支持疫情防控,相关社会保险政策出台》,中国税务快讯,15。

[16] 香港01 (2020):《人社部:企业社保减免政策规模空前 全年将达1.6万亿》。

[17] 红星新闻 (2020):《国家统计局:受疫情影响,8月高校毕业生失业率有所上升》。

[18] BBC中文网 (2020):《肺炎疫情:当创历史新高的毕业生遇上萎缩的就业市场》。

[19] 中国劳工通讯 (2020):《订单减少、取消加班、裁员——新冠疫情下缺乏信息与组织的服装厂工人》。

[20] 疫情下的工人 (2020):《“工人与疫情”报告:青年、NGO与工人的互助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