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帶新殖民主義色彩 各國近期相繼反桌

在中國的官方論述中,一帶一路是一項多方合作的互惠經濟項目。然而,在推動經濟發展的光鮮外表下,一帶一路卻對不同持份者有著不少負面影響,近年更頻頻出現各類貪腐醜聞。有見及此,我們在去年到了柬埔寨、緬甸和印尼三個東南亞國家親身視察一帶一路對當地的影響。結果,我們發現中資項目除了影響當地民生之外,也構成各種勞工權益問題,包括打壓工會、缺乏技術轉移、差別待遇及導致工人衝突等。大國所享的經濟成果,原來皆是由勞工買單。

美國外交委員會共和黨首席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 (圖:Flikr)

一帶一路帶新殖民主義色彩

一帶一路具有「新殖民主義」色彩的說法,是由大馬前首相馬哈迪在2018年首度提出。當時馬哈迪在與李克強的聯合記者會上,指出「新的殖民主義出現,導致小國難以與大國競爭」。雖然他並未直接指明中國,但他其後就否決數項中資項目,當中包括重大的「東海岸銜接鐵路」項目。馬哈迪不賣帳的舉動,也讓國際社會對一帶一路起疑心,質疑一帶一路計劃實不受參與國歡迎。美國外交委員會共和黨首席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九月中便發表了研究報告,披露一帶一路對各國的負面影響,闡述中國透過借貸及提供技術予一帶一路參與國,令他們陷入債務陷阱和技術依賴,並從中鞏固自身的經濟和政治地位。

工人待遇欠佳 工會行動遭打壓

除了被認為帶有殖民主義色彩外,在我們親身到一帶一路參與國的考察中,也發現中國投資普遍而言並未能提高工人的生活質素,許多在中資項目工作的工人,往往面對工時長、薪酬低的慘況,而且中國企業的欠薪、工作安全情況相比起其他外資更為嚴重。面對苛刻的工作條件,多國工人企圖組織起來抗爭,透過工業行動迫使資方改善他們的工作環境,然而這些行動卻遭到資方打壓。例如,我們在柬埔寨得知有工人向廠方表達仍會堅持組織工會後,便有不明來歷的流氓破壞他們上班出入的電單車。公司甚至會直接解僱工會領袖,削弱職場的組織力。除了資方外,政府也是打壓中資工人的其中一分子,像是在2017年位於印度的中資手機製造商OPPO工人曾發起罷工,但卻遭到警方的鎮壓和拘捕。

職務安排不合理 族群衝突浮現

除了基本的勞工保障外,中資海外項目也導致不少族群衝突。大批中國工人湧入當地是衝突的主因,對當地人而言,中國工人令他們的就業機會受損,再加上區隔對待和文化差異,深化了兩地工人的隔閡。例如印尼莫羅瓦利縣的工人,就抗議廠方無視他們在星期五需要做禮拜的需要;而柬埔寨建造業的工人,面對中國工人以「中國人打招呼」為名大力拍打後腦的戲弄。這些衝突更偶爾釀成打鬥事件,在孟加拉和肯亞,也曾出現過嚴重的打鬥事件,前者導致了一名華工死亡。可見中資進駐外地,會激化當地族群衝突。

多國相繼翻桌 否決一帶一路議案

如上述所言,2020年的肺炎疫情重創全球經濟,也影響了國際政治格局。各國對中國擴張的猜忌情緒,也愈來愈明顯。一帶一路計劃單在今年就已在多國遭本地否決:非洲坦桑尼亞總統馬古富利在4月廢除涉及100億美元貸款的巴加莫約港口(Bagamoyo port)項目,並直指條款「只有醉漢才能接受」,是第一個在當地反對一帶一路的非洲國家。踏入2020下半年,羅馬利亞和愛沙尼亞更分別否決核電和海底隧道項目,展露出一帶一路參與國逐漸意識到中國野心,並杯葛計劃。

最近一年,歐美各國議會、政府明顯加強了對中國議題的政策研究工作,例如由13國國會議員成立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IPAC)監察中國崛起引申的各類問題。同時,一帶一路項目在建設期間,尚未全面啟動便浮現多項民生、勞工議題,各國對中國投資漸不信任,再加上疫情衍生的保護主義的阻礙,中共以「銀彈攻勢」收編盟友的如意算盤,未必能順利打得響。面對各地排華情緒高漲,抗拒中資入侵,中國政府會否有下一波反撲,我們仍需拭目以待。

參考資料

  1. 香港經濟日報:坦桑尼亞廢除與中國一帶一路貸款協議 總統:條款只有醉漢才接受(2020年4月27日)
  2. 蘋果日報:【一帶一路】羅馬尼亞煞停涉華核電項目 總理:不能與中國合作(2020年6月15日)
  3. 香港經濟日報:一帶一路再受挫?愛沙尼亞否決中資建最長海底隧道(2020年8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