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带新殖民主义色彩 各国近期相继反桌

在中国的官方论述中,一带一路是一项多方合作的互惠经济项目。然而,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光鲜外表下,一带一路却对不同持份者有着不少负面影响,近年更频频出现各类贪腐丑闻。有见及此,我们在去年到了柬埔寨、缅甸和印尼三个东南亚国家亲身视察一带一路对当地的影响。结果,我们发现中资项目除了影响当地民生之外,也构成各种劳工权益问题,包括打压工会、缺乏技术转移、差别待遇及导致工人冲突等。大国所享的经济成果,原来皆是由劳工买单。

美国外交委员会共和党首席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 (图:Flikr)

一带一路带新殖民主义色彩

一带一路具有「新殖民主义」色彩的说法,是由大马前首相马哈迪在2018年首度提出。当时马哈迪在与李克强的联合记者会上,指出「新的殖民主义出现,导致小国难以与大国竞争」。虽然他并未直接指明中国,但他其后就否决数项中资项目,当中包括重大的「东海岸衔接铁路」项目。马哈迪不卖帐的举动,也让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起疑心,质疑一带一路计划实不受参与国欢迎。美国外交委员会共和党首席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九月中便发表了研究报告,披露一带一路对各国的负面影响,阐述中国透过借贷及提供技术予一带一路参与国,令他们陷入债务陷阱和技术依赖,并从中巩固自身的经济和政治地位。

工人待遇欠佳 工会行动遭打压

除了被认为带有殖民主义色彩外,在我们亲身到一带一路参与国的考察中,也发现中国投资普遍而言并未能提高工人的生活质素,许多在中资项目工作的工人,往往面对工时长、薪酬低的惨况,而且中国企业的欠薪、工作安全情况相比起其他外资更为严重。面对苛刻的工作条件,多国工人企图组织起来抗争,透过工业行动迫使资方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然而这些行动却遭到资方打压。例如,我们在柬埔寨得知有工人向厂方表达仍会坚持组织工会后,便有不明来历的流氓破坏他们上班出入的电单车。公司甚至会直接解雇工会领袖,削弱职场的组织力。除了资方外,政府也是打压中资工人的其中一分子,像是在2017年位于印度的中资手机制造商OPPO工人曾发起罢工,但却遭到警方的镇压和拘捕。

职务安排不合理 族群冲突浮现

除了基本的劳工保障外,中资海外项目也导致不少族群冲突。大批中国工人涌入当地是冲突的主因,对当地人而言,中国工人令他们的就业机会受损,再加上区隔对待和文化差异,深化了两地工人的隔阂。例如印尼莫罗瓦利县的工人,就抗议厂方无视他们在星期五需要做礼拜的需要;而柬埔寨建造业的工人,面对中国工人以「中国人打招呼」为名大力拍打后脑的戏弄。这些冲突更偶尔酿成打斗事件,在孟加拉和肯亚,也曾出现过严重的打斗事件,前者导致了一名华工死亡。可见中资进驻外地,会激化当地族群冲突。

多国相继翻桌 否决一带一路议案

如上述所言,2020年的肺炎疫情重创全球经济,也影响了国际政治格局。各国对中国扩张的猜忌情绪,也愈来愈明显。一带一路计划单在今年就已在多国遭本地否决:非洲坦桑尼亚总统马古富利在4月废除涉及100亿美元贷款的巴加莫约港口(Bagamoyo port)项目,并直指条款「只有醉汉才能接受」,是第一个在当地反对一带一路的非洲国家。踏入2020下半年,罗马利亚和爱沙尼亚更分别否决核电和海底隧道项目,展露出一带一路参与国逐渐意识到中国野心,并杯葛计划。

最近一年,欧美各国议会、政府明显加强了对中国议题的政策研究工作,例如由13国国会议员成立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IPAC)监察中国崛起引申的各类问题。同时,一带一路项目在建设期间,尚未全面启动便浮现多项民生、劳工议题,各国对中国投资渐不信任,再加上疫情衍生的保护主义的阻碍,中共以「银弹攻势」收编盟友的如意算盘,未必能顺利打得响。面对各地排华情绪高涨,抗拒中资入侵,中国政府会否有下一波反扑,我们仍需拭目以待。

参考资料

  1. 香港经济日报:坦桑尼亚废除与中国一带一路贷款协议 总统:条款只有醉汉才接受(2020年4月27日)
  2. 苹果日报:【一带一路】罗马尼亚煞停涉华核电项目 总理:不能与中国合作(2020年6月15日)
  3. 香港经济日报:一带一路再受挫?爱沙尼亚否决中资建最长海底隧道(2020年8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