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搬廠無賠償方案 海信科龍工友罷工

【 不滿搬廠無賠償方案 海信科龍工友罷工】

文:小錘子

strikemovefac
(編按:由於珠三角地區處於企業轉型期,為了節省成本,大量工廠由高成本地區搬遷至低成本地區,另一方面,中國改革開放後依靠廉價勞動力獲取經濟發展,但由於法律未能有效執行,導致許多工人的權益受損。罷工、維權事件現在幾乎每天都在珠三角上演。最大的製冷電器廠之一海信科龍數百工人便是其中一例,資方未提賠償方案,且社會保障(社保)、公積金存在欠繳問題,工人於是連日罷工追討。)

3月27日晚,海信科龍(廣東)有限責任公司夜班的工友們像往常一樣陸續走進車間,然而,機器剛開了一會便停了下來。連日來,工友們每天都看到生產設備被搬出車間,大家都清楚,他們工作了多年的海信科龍要搬去江門了。眼看著車間裡的機器越來越少,關於不願去江門工作的員工如何安置和賠償的問題,卻遲遲不見公司講清楚賠償方案,這讓員工們焦躁不安。

“不能再讓他們搬了,設備越來越少了”

“產量做完了,領導都不著急了,等到清明一放假,東西都不知道搬走多少。”

“等機器搬完了,我們這些不想去江門的,就一分錢賠償也拿不到了。”

“別再等了,明天全部停工!”

海信工友群情激奮,大家一致響應。 3月28日一早,幾百名工人拿著「反對血汗工廠,拒買海信空調」的牌子集體停工抗議,要求企業立即出示搬遷賠償及公積金補繳方案,否則拒絕開工。

與往日沒有組織的情緒性停工不同,此次工人們出奇的團結和理智——每個車間都選舉了幾名工人代表,大家約定聽從工人代表的指示,代表們一起擬定了訴求書,工人們也遂個簽了名。

據了解,海信集團成立於1969年,擁有海信電器和科龍電器兩家在滬、深、港三地的上市公司,同時成為國內唯一一家持有海信(Hisense)、科龍(Kelon)和容聲(Ronshen)三個中國馳名商標的企業集團。海信電視、海信空調、海信冰箱、海信手機、科龍空調、容聲冰箱全部當選中國名牌,海信電視首批獲得國家出口資格。科龍集團總部位於中國廣東省佛山市順德區,1984年始生產冰箱,是中國最早生產冰箱的企業之一。 2006年底,科龍被海信收購,成為海信科龍(廣東)空調有限公司。

工廠原有員工5000人左右,2014年,海信科龍在江門建立工廠,並於2014年年底投產,佛山工廠的機器和員工有一部分搬了過去,現在只有2000人左右。

工人小A稱,“去年就聽說工廠要搬遷,年底一廠已經搬過去了,當時一小部分願意一起去的就去了江門,大部分不願意去的就分到我們二廠,有些當時直接離職的也沒有任何補償。”“現在我們好多都不想去,車間主任說,想去就去,不想去可以辭職,不辭職的就放長假,反正沒錢補(賠償)。”

“工廠想逼我們自己走嘛,這樣它就一分錢都不用給。”另據小A透露,他在海信工作以來,企業未曾替他繳納過住房公積金,“只有那些管理層有,還要自己申請企業才給你交。”

根據《勞動合同法》 “第四十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提前三十日以書面形式通知勞動者本人或者額外支付勞動者一個月工資後,可以解除勞動合同:(三)勞動合同訂立時所依據的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致使勞動合同無法履行,經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未能就變更勞動合同內容達成協議的。”根據《關於印發<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若干條文說明的通知》的規定,“客觀情況”指發生不可抗力或出現致使勞動合同或部分條款無法履行的其它情況,如企業遷移、被兼併、企業資產轉移等。

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七條規定“經濟補償按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的年限,每滿一年支付一個月工資的標準向勞動者支付。六個月以上不滿一年的,按一年計算;不滿六個月的,向勞動者支付半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 “本條所稱月工資是指勞動者在勞動合同解除或者終止前十二個月的平均工資。”

因此,因企業搬廠導致無法繼續履行勞動合同,且未提前30日書面通知工人,應支付N+1倍經濟補償(其中N為工作年限)。例如,小A工作將滿7年,若之前12個月平均應發工資為4000元/月,用人單位應支付補償金(7+1)*4000=3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