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被扣押工人事件簿 「拉咗先講」刑事拘留變相另類打壓

原題:盤點罷工工人被刑事拘留事件:我們唯有團結一致

文:新生/新生代
原址:http://www.ilabour.net/html/xsdytd/grxd/4035.html

custody1

編按:自習近平上台後,中共收窄了公民社會的空間,不斷打壓和平的罷工。近年,不少和平罷工都因打壓告終,很多工人領袖被補,更有不少被檢控及關押。這種手法是否似曾相識呢?香港政府在佔領運動之中也以拘捕及檢控參與者作打壓,甚至會預約會面及作長期關押(最跨張的就是黃之鋒在926公民廣場時關押近45小時)。政府拘補工人及社運活躍份子似乎是中港政府的共通策略,當中的原因不外乎是以法律奪取人民的權利,以圖解決政治及經濟危機。

【番禺珠寶廠:首次關押25天】
2012年4月3日,番禺一珠寶廠內工人與人事經理就何時補繳社保費用的談判已經進行了將近一天。人事經理何某在當天下午代錶廠方出具一份正式的書面答覆,但工人並不滿意,一群女工阻止何某離開辦公室。氣急敗壞的何某再也無法壓抑心中的怒火,他拉扯了女工謝柳鮮的頭髮並將她推倒在地,還動手打了女工謝玉梅。
眼看兩位女工被打,當時珠寶廠的工友強抑怒火,報警處理。警方在19點20分將人事部經理和謝柳鮮帶到當地派出所。 20點,警察傳工人代表蔡滿基問話,原因是謝柳鮮“害怕”。 20點20分,警察又傳謝玉梅問話。

4月4日凌晨2點30分,謝柳鮮和人事經理出來了,但警方對蔡滿基與謝玉梅宣布刑事拘留,理由是涉嫌“煽動工人非法禁錮”了人事部經理,這一拘留就是25天。

涉嫌“煽動工人非法禁錮”了人事部經理,這一拘留就是25天

640-2

蓋滿恒寶廠工人紅手印的請願書

640-3
拘留恒寶廠工人的看守所

【中醫藥大學保安:未審先扣留7個月】
在蔡滿基和謝玉梅被刑事拘留之前,中國極少出現工人罷工而被警察刑事拘留的案例。但他們比較幸運的是,刑事拘留25天之後被重獲自由,相比之下,有的工人因為罷工,卻被法院判為犯罪。

2013年8月19日,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十餘名保安爬上醫院門診大樓前十餘米高的玻璃擋雨板,他們用拉橫幅、散傳單以及用跳樓來迫使院方出面協商的方式“誓死”維權。
8月18日晚,十多位該醫院的保安聚在一起,商討他們已經進行了90天的維權事件。面對不久前數十名護工們無法繼續堅持,與醫院進行妥協的局面,一位保安說出了“最後一搏”的方案。

“最後一搏”就是讓大家第二天到醫院三樓的玻璃層以跳樓相逼,迫使院方進行妥協。在場的人聽到這個方案之後,並沒有立即贊成。這時候,有人這麼說:“怕什麼,最多就是被拘留15天而已!”

640-4

但在8月19日,保安們的跳樓相逼並沒有能夠讓醫院妥協,結果卻是參與跳樓的12名保安全被以“擾亂社會公共交通秩序”為由刑事拘留,隨後更被上訴法院,分別被判7、8、9個月的刑罰(實際上他們大部分人在開庭時已在看守所羈押滿7個月,所以作出判決後有的人很快釋放,有的則在一個月後釋放。現在他們重獲自由後仍在上訴,不服判決結果)。

【合法行政拘留最多15天】

保安所說的“最多拘留15天”,指的是“行政拘留”,一般是違反了《治安管理條例》,由公安機關所進行的處罰。但刑事拘留則是指違反了《刑法》之後,犯罪嫌疑人會被長時間剝奪人身自由,公安機關和檢察院直接受理偵察,這類的案件甚至會被起訴到法院判刑。

過往,學界中常有爭論在中國罷工是否違法。各級政府的立法工作中也可以看出不少法律的修訂也在試圖規範出一個“合法的罷工程序”。

但是,在公安機關的實際操作中可以看出,罷工在中國不單止違法,甚至還是犯罪。

【工人代表吳貴軍:扣留一年】

在蔡滿基和謝玉梅案例發生後,似乎有越來越多的罷工工人被刑事拘留。

除了上文提及到的廣州保安案件之外,2013年5月,深圳工人吳貴軍也在罷工中被以“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為由刑事拘留,並被上訴。雖然最終法院判決結果是無罪,但他也因此喪失近一年的自由。

640-5

2014春節之前,廣州東海汽配罷工,其中兩個工人代表被“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為由刑事拘留。這兩位工人代表通過取保候審獲得自由,但幾個月之後,法院通知他們被檢察院上訴。開庭時,連法官都不能理解為何檢察院要起訴這兩位工人,無法理解為何檢察院稱在廠內進行罷工的工人是在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看著檢察官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法官無奈得笑出聲來。最終兩位工人被判無罪。

【Uniqlo慶盛廠吳偉花:只有她被關押至今】

2015年6月,深圳慶盛廠因搬遷問題引發工人罷工。廠方先是意圖以15萬收買女工吳偉花,失敗後將其非法解僱。罷工第一天10多位工友被抓,其中包括吳偉花,但當天晚上,除了吳偉花之外,被抓的工人被全部釋放。警察說吳偉花“是工廠抓的”,意思可能是廠方給警察點名要抓吳偉花。吳偉花被以“妨礙公務”為由刑事拘留。罷工一月後,警方再次刑事拘留5位工人,當時更有警察出來與工人“講價”,稱工人停止罷工,答應廠方每人總共500到一千的賠償之後,便會放人。工人無奈,含恨之下答應廠方要求。隨後被抓的五位工友出來,但花姐卻依然被起訴到法院。

隨著越來越嚴峻的經濟形勢,資本在尋求更加低廉成本的地區,更好地壓榨工人。這時候,工人的鬥爭也必將越來越激烈,所遭受的打壓也越來越厲害,而把罷工工人刑事拘留,把工人當罪犯,把罷工當犯罪,就是證據。

面對這樣的打壓,工人別無選擇,只能更加團結!互相保護好身邊的工人兄弟姐妹們!要知道,我們今天享受的所有權利,都是以前的工人在毫無法律保護的情況下,通過各種鬥爭付出各種代價爭取回來的。法律對工人的打壓從來就不是一件難以理解的事,因為製定法律的人眼裡根本就沒有工人!

English summary:

• Criminal detention of striking workers seem to be more common nowadays.
• A classic example of that would be detention of XIE Yumei the worker at a jewelry factory at Panyu on 3 April 2012. The manager HO violently abused XIE (pulling her hair and pushing her till she fell) when he tried to leave after giving a sham official response to workers’ demand as a representative of the factory. Workers who got angry and frustrated reported the incident to the police but instead the police detained XIE and a worker representative CAI Manji for 25 days, in the charge of incitement to false imprisonment of the manager HO.
• On 19 August 2013, some striking security guards attempted to jump off the building to protest against the First Affiliated Hospital, Guangzhou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s they failed, they were detained for nearly 7 months until they were brought to court in the charge of obstruction of public order and transport and were sentenced to imprisonment from seven to nine months.
• In May 2013, Shenzhen worker representative Wu Guijun was also detained for a year in the same charge of obstruction of order.
• In the springtime of 2014, two workers protesting in the strike against Guangzhou Donghai Automobile Ltd was arrested, detained but released on bail.
• Artigas worker representative Wu Weihua was also detained twice in the name of obstruction of public duty upon release of all other workers.
• The means of detention becomes more frequently used and the reason why there is heavier suppression is because facing the gloomy economic prospect, capital must divert the pressure to those lower cost regions. Capitalists suppress workers through ciminalizing workers’ actions while lawmakers pay no attention to workers’ condi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