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資工廠老闆剝削日記

原題:勞工故事 “線上”日記

文:張禕 我們的IR

編按:香港人經常控訴大陸人入侵香港,其實香港人也有「入侵」大陸。在80年代初,香港工廠北移搬上珠三角,香港老闆都徹底地改變了內地的生活,又容許管理層貪污削了伙食。內地大學生在假期時會入廠體驗,加入流水線工作,希望認識勞工狀況。

factoryin

張禕,湖北師範學院大二學生便是其中一個。這個暑假不想渾渾噩噩玩過去,約了同學一起跑到廣州的一個工廠做了一個月流水線上的工人,和那些苦到近乎麻木了的工人們不同的是,一個月工作結束,她得到的不僅是近2000元的工資,還有十幾篇日記,沉甸甸的感受。

  • 7月11日 產品線

幾經舟車勞頓,到半夜才到達目的地,那是一個偏僻荒涼、杳無人煙的荒郊野外,怎一個淒涼了得!早上辦完了手續,經過簡單的培訓,立刻簽合同,下午就上班。文員帶我們到車間,在安排之前交代了一句:“在車間不要穿短裙短褲,這兒的凳子都是鐵的,小心把腿劃傷了。”聽完剛感覺很溫暖,結果她又加了一句:“腿劃傷流血了,把血弄到我們的產品上,就成廢品了。”原來是這個目的啊,心裡真叫一個寒啊!

下午工作了整整4個小時,有點累,有點無聊。這是一家紙品公司,製作銷往國外的賀卡,要求很嚴格,我分到的工作是其中一個小工序,單調循環一個動作。第一天晚上可以不用加班,傍晚,我站在宿舍走道的陽台上,眺望遠方,只看到一片荒涼的草地,毫無生氣,就是一片荒野,像被人遺棄了似的。一個月的征程就這麼開始了。

  • 7月12日 累

這裡的伙食讓人難以忍受,根本就不是人吃的啊!無油無鹽無味的菜,還泛著陣陣餿味,看著就覺得噁心,聞著就覺得反胃,完全難以下嚥。我們果斷回宿舍泡麵吃餅乾,勉強撐著。我觀察了一下這裡的人,她們都個頭矮小,面黃肌瘦,典型的營養不良,都在默默做事,面無表情,只有滿臉的疲憊倦怠麻木,一雙空洞的眼睛,只是手在機械動著,頓時讓我有種很悲涼的感覺。她們都不怎麼說話,車間工作氣氛很壓抑沉悶,而且她們方言我完全聽不懂,我感覺真的很不習慣。今天又埋頭機械地工作了8個小時,無人交流,相當苦悶,單調枯燥的動作重複了幾萬次,一天下來,胳膊都抬不起來了,渾身酸痛。

  • 7月17日 無奈

今天,在同學的叔叔那吃晚飯,我知道了一個驚人的內幕,這家工廠是一家大型港資企業,其實每年老闆都撥了好幾百萬作為伙食費,只是錢都被那些管理階層貪污了,伙食才會如此惡劣!叔叔在財務科工作,每筆賬他都很清楚,他也曾反映過,可無濟於事。我覺得憤怒極了,想要改變點什麼,第二天,我在車間對身邊的人提到這件事,希望激起大家的公憤,大家一起來反抗,或許能改善一點呢。然而,沒有一個人覺得氣憤,她們覺得這伙食還不錯啊,對面那個廠更差呢!還有的說:“我們能怎麼樣啊?算了吧!”我的心都涼了,我真的感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啊!最後,我也只能作罷,我就是一個暑期工,沒有任何力量,我又能怎麼樣呢?我終究沒有做什麼。

  • 7月20日 適應

折騰了一個多星期,我漸漸發現一切消極的情緒,憤懣、痛苦、厭惡、苦悶,只會讓我覺得更煎熬更被動。我得學會改變了。

伙食那麼差,就當減肥了,工作無人交流,我就唱歌給自己聽;當手機械地操作時,大腦還可以思維——我開始和這裡的人慢慢熟悉起來,偶爾和她們偷偷聊聊天,因而認識了我們組的很多人了,工作越來越熟悉,速度也越來越快,甚至快過了一些長期工,一個阿姨笑著對我說:“你剛來時,我就看你不像個做事的人,沒想到你手還挺快的嘛!厲害!”

  • 7月21日

這裡就是嚴格的等級制度,上級就是一切,下級無條件服從,從經理,主管,主任,指導工,組長到普通員工。

這個車間的經理是我見過的最凶悍的女人,她不滿時會指著別人的鼻子罵,很難聽,很過分,她打電話時的聲音,大到整棟樓都能聽到,真是河東獅吼!這裡就是嚴格的等級制度,上級就是一切,下級無條件服從,從經理,主管,主任,指導工,組長到普通員工,一級壓一級,只要你有上司,就要忍受上司的挑剔訓斥。我們的經理雖然掙錢多有地位,但她暴躁無比,每天工作的煩躁鬱悶,一點都不愉快,那活著有什麼樂趣呢?

我一直在思考人活著一生的意義何在?我們大多都是平凡的人,做一份工作,得是自己有點興趣的,為的是獲得一種成就感,否則就會跟這個經理一樣痛苦。

  • 7月25日

「你不要有任何一個多餘的動作,否則你會比別人慢很多」

知識或許不能改變命運,但它不管在何時何地總會有用!
我和這裡的人的區別之一就在於,她們只是按照指導工教的方法機械地做下去,已經不會也不能使用頭腦了,而我總是會琢磨一些更簡單的方法,探索一些小竅門,我深深地記得指導工說過一句話:“你不要有任何一個多餘的動作,否則你會比別人慢很多。”於是,我總在考慮材料放在我手的什麼位置更方便,怎麼樣才能速度更快,效率更高。由於我做事的速度很快,慢慢得到了組長一點認可了,這讓我很欣慰。

  • 7月27日 背單詞女孩兒

我不愛睡懶覺,每天起來比較早,圍著工廠散步時都會碰到幾個正在值班的保安,他們熱情友好地和我打招呼,我都會報之一個笑容;偶爾和我寒暄兩句,讓我覺得很溫暖。每天我都會看到一個和我年紀差不多的女生在工廠門口的花壇邊坐著背英語單詞,很認真,很忘我,臨近上班的時間,周圍的人漸漸多起來,聊天聲嬉鬧聲一片,她依然可以旁若無人地背單詞,那情景深深地觸動了我。

  • 7月28日 想孩子的阿麗

今天,阿麗坐在我旁邊工作,她是組長的助手,整天被組長呼喚來指揮去,她很厭煩,我都有點看不下去了。我們一起聊了很多,我知道了她的家庭情況,她是雲南人,和老公一起在廣州打工,家裡兩個小孩子,跟著爺爺奶奶生活,他們兩年才能回家一次,過年都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回家。她向我訴著苦水,她覺得人活得很累,身體累心也累,在這裡受苦就是為了掙點錢養活家裡的孩子,她很想孩子,但見不到,只能每晚看看照片來緩解想念之苦。我很同情她,安慰了她一些話,人生雖苦,你的兩個孩子就是你的支柱、你的盼望啊!

在中國,像阿麗這種外出務工人員大有人在,在萬家燈火,家人團聚的美好除夕夜,他們卻無法享受家人團聚的溫暖,只能在這個冰冷的根本不屬於他們的城市獨自黯然傷神,只是被生活所迫啊。

  • 7月29日 速度哲學

在這個地方工作,速度快才是硬道理,但我漸漸發現,其實速度既不能太慢也不能太快,太慢會被上司罵,太快會給同伴壓力,組長在表揚你的同時必然會批評其他人,所以掌握好速度是一門藝術。當快則快,當慢則慢,會審時度勢才會工作得比較順心。看來每個地方都有這個地方的生存之道啊!哪怕是一個工廠。

這次打工也讓我明白許多職場道理,比如出現問題時,永遠不要和你的上司爭執,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只要正在氣頭上,他就不會聽你的任何理由和解釋。承認錯誤,過後再心平氣和地跟他講清楚,是比較好的溝通方式。

很多人問我這次打工值不值得,我想說這個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簡單的是非判斷題,任何事情都是利弊共存的。為了那點微薄的工資,出賣廉價勞動力,以犧牲身心健康為代價,當然不值得!但體驗了一種深刻的生活,感悟了很多東西,收穫了太多的感觸,又覺得很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