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我知道你無罪-郭彬伴侶給郭彬的信

【親愛的,我知道你無罪】
--郭彬伴侶給郭彬的信
文:靖子

letter
6月12號,週五晚十一點,我剛到家半小時,接到龐律師的電話,說郭彬在深圳的兒童醫院被帶走了。兩個小時前,我在深圳火車站跟你短信抱怨車晚點了,你說等等就好了,明天就能見到啦。

煎熬的24小時快過去了。我們確定的信息是,刑拘,而不是派出所問話,關他們的地方都是看守所,而不是派出所;家屬被口頭告知的罪名是“非法經營”。另一個不確切但有可信度的信息是他們週一會被帶去鄭州的看守所。

週五晚上逮捕人是一個妙不可言的時間,因為看守所周六日兩天律師和家屬不能申請會見。

郭彬被帶走時正在陪他兒子做手術,上週六一早五點半他就出發去了深圳,趕兒童醫院8點的預約時間。其中好幾個夜晚,他都沒有合眼,頭兩個夜晚他們是在醫院走廊裡度過的,還有兩個夜晚孩子術後高燒不退。

在我們的關係裡,我一直覺得處理「他有過婚姻和現在依舊有孩子」相伴生的各種困擾非常艱難。前天我還跟同在圈內的郭彬的大學老師哭述我覺得接納「他有孩子並對孩子充滿愧疚」這件事情太難了。她告訴我換個角度,一個很愛孩子的男人不是很可愛的嗎?我似懂非懂,卻也好像讓我對他多了一點理解。可問題還沒解決呢,你怎麼就溜了呢!

今天中午,郭彬在深圳的老朋友們陪他兒子出院,並與郭彬的前妻及其媽媽一起吃了午飯。孩子有其外婆帶,一切都還好。

早上龐律師告訴我,進去看守所刑拘後眼鏡會被沒收,所以某人這種眼大無神的童孩基本上是睜眼摸瞎,趕緊準備眼鏡。衝去我們上次幫你配眼鏡的地方,問非金屬的眼鏡有哪些,店員有點心領神會地問我,是不是要送去……那裡……監獄,我說是,店員(女)看我的眼神有點憐憫卻又充滿善良,推薦了這一款全透明的,說送進去的概率最高。

估計這是你這輩子截止目前為止,擁有的最酷炫叼炸天的眼鏡了,如果你在現場,一定是嘴上說著這種眼鏡哪行,身體卻很誠實的戴上並且照鏡子不亦樂乎。

因為害怕刑拘通知書會寄到你父母家,所以早上就提前跟你的父親知會了這件事情,我不敢描述得很嚴重所以只是說你被帶去了派出所,可能有通知書寄到,律師和朋友們已經在努力了。他也似乎對你很有信心。

傍晚,接到你父親的電話問情況怎麼樣了,我只能告訴他週六日律師無法會見,要等周一才會有信息。他問我,為什麼你會在深圳的醫院被帶走呢?為什麼他們知道你在醫院?我不敢回答這個問題,不敢讓他們知道有更多不同省份的人還在被傳喚問話。只能告訴他你另一個以前在鄭州的朋友一起被帶走了,可能是涉及某些具體的事情。叔叔阿姨必然整個晚上不會睡好覺了。

其實我知道不是的。你們都離開鄭州多年了,什麼非法經營能這麼非法?非法經營要有錢進你們的口袋呀!非法經營要有事情超出法律框架呀!你們幹過的事情,哪個非法牟利了?哪個超出法律的框架了?雖然在我們的關係裡基本不談與工作有關的具體事情,可是我知道你是一個有價值與理想ngo工作者,是一個信法律守規則氣質極其濃厚的人,一個內心善良完全無害的(老)好人,我非常清楚你(”們”我就不清楚了)沒有什麼過錯值得刑事拘留。

你曾經跟我說,「我這種人要是都進去,那真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我深深認同,你是個溫和、理智、逗逼、老好人型的十年黨齡老黨員誒! ! !

晚上回來的路上,在超市買了一包掛麵和一顆白菜做晚餐,簡單餓不死就好了。叫了閨蜜來陪我住幾晚,擔心有人半夜來敲門搜查。想到可能很長時間我都要在這樣的動盪處境下生活,覺得生活已經不能再壞了。

既然已經不能再壞,只能好好努力面對了。

親愛的你保重哈,正在給你收拾衣服準備週一後存進去,在裡面好好混,爭取出來後可以唾沫橫飛地跟我吹牛b,and不要太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