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趨勢:從俄羅斯到中國 境外ngo法有效殺死1/3 ngo!

原題:俄羅斯境外法實施兩年,已有三分之一NGO依法死亡

ngolaw

文:NGOCN

編按:內地的境外ngo法早在今年5月觸動到無數人的神經,覺得內地公民社會的自由再度收窄。該法涵蓋的對象非常廣,而且模糊不清。法例又使用了意涵不清的字眼,例如「損害國家利益」、「開展活動」等等。下文筆者就指出原來收緊外來ngo權力竟然是國際趨勢,且看俄羅斯如何從規管機構來趕走全國三份一的ngo吧!現時ngo法未有進展(早前只是意見稿),但如果此法只是統治者的打壓工具,那我們勢必反對!

10月初,調研機構perspektiva向俄羅斯總統委員會提交了一份關於公民社會與人權的報告,報告稱自2012年實施境外NGO法(foreign agent NGO law )至今,俄羅斯NGO數量減少了1/3(未區分境內外)。
2012年至今,發生了什麼?
2012年7月,普京簽署《非政府組織法》修正案,規定接受國外資助並從事政治活動的俄羅斯非政府組織,將被認定為“外國代理人”。並加大對“社會類”NGO扶持力度。
(圖片來源:觀察者網)

640-65
2013年6月,俄司法部獲得自主將NGO列入“外國代理人”名單的權力。截止到今年6月,俄已將69個非政府組織認定為“外國代理人”。

2015年5月,普京又簽署了一項法律,允許俄羅斯檢察機關有權將某些境外非政府組織宣佈為“不受歡迎的機構”,並予以取締。


總統人權委員會主席米哈伊爾·費多托稱,在過去的幾個月裡,環境和人權的NGO生存環境越來越糟糕,司法部“淨化”環保組織和人權組織的活動簡直是“政治迫害”。
被“淨化”的環境NGO們
庫頁島環境觀察(Sakhalin Environmental Watch)

640-66

庫頁島環境觀察(Sakhalin Environmental Watch)因涉嫌政治活動被列入“外國代理人”。這些“政治活動”包括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請願,呼籲總統普京保護北極免遭石油洩漏污染。

 

貝羅納摩爾曼斯克(Bellona Murmansk)

640-67
在一次不定期檢查中,有關部門認定在貝羅納摩爾曼斯克關於俄羅斯北部巴倫支海地區的工業污染的調研報告屬於“政治活動”。
“司法部認為我們在搞政治,因為我們曾經寫文評論俄羅斯現行法律,認為現在的法律鼓勵企業先污染付罰款,而不是在當地實施環保措施”,貝羅納摩爾曼斯克成員Kireeva稱。上週該組織被迫解散,並正尋求其他法律途徑繼續在核問題,可再生能源和工業污染方面的工作。

Ecodefense

Ecodefense的聯席主席Slivyak說,司法部指定他的團隊為“外國代理人”,是因為他們組織了抗議核電站的行動——司法部說這無異於抗議國家本身。與其抗繳罰款和將政府告上法庭,Slivyak的團隊決定對於官方的要求不管不顧,並繼續其業務。到目前為止,公民不服從的行動還算有效。

640-68
2002年,Ecodefense在紅場紀念切諾貝利災難16週年。

希望星球(Planet of Hopes)

對於希望星球​​來講,事情更加糟糕,其負責人Kutepova因可能被控犯有叛國罪,被迫帶著三個孩子逃離俄羅斯。
Nadezhda Kutepova. (Photo: wecf.eu)

640-69
希望星球的工作是為奧焦爾斯克小鎮中輻射事故受害者維權。在2008年,也就是境外法生效的四年前,希望星球曾經接受過境外資助,為此他們在今年四月被列入“外國代理人”名單。

640-70
二戰剛結束時,蘇聯在車里雅賓斯克州的奧焦爾斯克蓋了一座生產、提煉鈾和鈽的工廠,直接取用Kyzyltash湖的湖水做反應爐冷卻後,又直接把帶有輻射的水再排放回去;產生的核廢料簡單地裝在鋼筒裡,埋在八公尺深的地底。 1957年9月29日,其中一個液體核廢料桶爆炸。隨著爆炸而散發出去的輻射物質,隨風飄散了大約300~350km 遠。當時,共有近1萬人撤離受影響地區,大約27萬人暴露在危險的核輻射水平環境下。至少有200人死於由核輻射導致的癌症,大約30座城市從此在前蘇聯的地圖上消失。該地至今仍是地球上核輻射最強地區之一。
Kutepova還因在2014年6月受訪中的言論被盯上,當時她稱輻射危險依然影響著奧焦爾斯克所在的車里雅賓斯克地區。如今Kutepova已在法國獲得政治庇護,在接受采訪時她表示,其他幾個服務馬亞克受害者的環保NGO也有可能會被控叛國罪。


全球性趨勢?
對於非政府組織管理立法,已形成全球性的趨勢,9月,英國衛報曾梳理近年來鎮壓NGO和公民社會活動的國家和事件:過去3年間,60多個國家出台了或草擬了限制非政府組織和公民社會組織開展活動的法令;96個國家採取了措施來削弱NGO的工作能力。

2015年5月,中國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二稿對外徵求意見,為此NGOCN追踪報導,並邀請業界專家、資深從業人員撰寫分析評論:
境外資金是NGO的禁區嗎?從冷戰史談起
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實施後,你可能面臨的N種“死法”
受境外非政府組織支持,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賈西津:勿用國安思維管理境外組織
姚遙:公安監管,境外組織焉附| 評驅逐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一)
姚遙:境外非政府組織能不成為敵對組織嗎| 評驅逐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二)
姚遙: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賈平:無效管制的中國樣本|《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草案第二次審議稿)》評述
郭虹:比起資金,境外組織帶來更重要的是理念
韓青:當曾國藩兄弟遭遇境外非政府組織
复恩:關於對《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草案二次審議稿)》的修改意見和建議
境外NGO:你們發聲到底,我們沉默是金
NGOer,該挽起袖子麵對現實了吧
公安部放話,歡迎境外NGO靠得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