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盛廠搬遷再次引爆工人罷工

【深圳觀瀾】慶盛廠搬遷再次引爆工人罷工

文:李無良 小錘子

uniqlo g2000
① 背景
深圳慶盛服飾皮具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生產襯衫為主的港資服裝生產企業,擁有員工800餘名,位於中國深圳市觀瀾鎮第二工業區。該工廠亦是UNIQLO及G2000的供應商。

早在去年12月10日,由於聽聞工廠將會搬遷的消息,且一部分工作年限超10年,企業卻只給員工買了四、五年社保的員工,面臨著到了退休年齡也無法享受養老保障,加上企業從未給工人購買住房公積金,還存在剋扣加班費等現象,1000多名慶盛工人發動罷工維護合法權益。罷工持續到8天時,維權工人遭到200餘警察暴力鎮壓,多名工人被毆打致暈倒、骨折,包括路人在內的二十餘人被抓捕,工人無奈復工。此後工廠便鮮有加班,由於收入較低,部分工齡較短的工人選擇辭職另找工作,而工齡較長的員工卻不甘就此辭職。

6月2日,已經選出各部門工人代表和集體談判代表的慶盛工人,決心再次維權,工人代表向企業發出了集體談判要約書。資方拒絕談判,派出所抓走一名被資方無理開除的女工,至今在押。慶盛工人此次維權已2週,急需各界的關注、支持。

② 資方密謀搬廠,工人發出談判邀約

今年6月,得知工廠即將搬遷,工人向資方發出了談判要約書,提出6條訴求:

1、補繳員工入職以來應繳未繳的社會養老保險;
2、給付員工入職以來剋扣的加班費工資;
3、給付員工入職以來未支付的高溫津貼;
4、給付員工入職以來應休未休的帶薪年休假工資補償;
5、確定員工搬遷安置及變更勞動關係狀況的補償;
6、其他員工關心的集體訴求;

邀約書以快遞方式寄給資方,要求工廠3天內回復,不料資方拒收邀約書,工人無奈只好將邀約書直接貼在工廠公告欄,不過資方依然視而不見。 6月8日,工人將邀約書直接送到人事部,工廠拒絕與工人進行談判,還將裁床部門的打卡機拆掉,導致他們無法打卡上班。
(按:裁床部門即cutting room,即工人之間的管工部門)

③ 貼搬遷公告,開除老員工,工人怒而罷工

6月9日,慶盛工人嚮往常一樣來到工廠上班,發現公告欄多了一張通告,稱工廠將陸續搬至五公里以外的利華成衣廠內,並未提及賠償事宜。工廠還將52歲的女工吳偉花擋在廠門外,不讓她上班。慶生廠有很多像吳偉花一樣超過退休年齡的女工,由於招不到更合適的年輕工人,工廠都沒有辭退他們,讓他們繼續在裡面工作。可是如今工廠要搬廠了,就想盡辦法打壓工人。工廠其他員工見狀十分氣憤,紛紛下樓,要求讓花姐進廠。接著就來了很多防暴隊和其他部門的人,工人也搞不清楚他們什麼部門的,有人說:“哎呀,像八國聯軍的啦”。

在爭執過程中發生拉扯,警察抓走了女工吳偉花。工友跟著來到派出所外面,要求派出所放人,派出所又抓了包括路人在內的10個人,次日凌晨一點多才放出來。吳偉花至今在押。罷工由此開啟。

④ 警察介入,工人拒絕參與勞資政談判

6月9日,由於工人前往派出所要求釋放吳偉花,資方偷偷搬走一部分機器,10日工人回廠繼續罷工。工人想去市政府上訪表達訴求,被派出所的人攔下來了,在鎮政府與勞動局等相關部門的人和資方總經理談判2個小時,承諾次日9點相關部門到廠談判。

6月11日上午,原計劃進行勞資政談判,可一大早來了許多警察進到工廠,工人擔心代表參與談判會被抓,便拒絕參加談判。有工人提到當時的情景:派出所的人喊:「你們27個代表統統給我出來」。人家沒進來你警車都開到廠裡面等著,一進來肯定是被抓的啦,誰還敢進來啊?我們都不敢進去。另外,雖然6月2日工人就提出請勞維的律師代表工人參與談判,但工廠一直沒同意。

6月12日工廠企圖再次搬機器。工人擔心到時候工廠翻臉不認人,只好通宵守廠,吃住都在廠裡。

⑤ 上訪遞交訴求,市政府3輛大巴遣返工人

由於連日的罷工和守廠,資方都沒有任何誠意與工人進行談判,6月13日,一百多名工人自發前往市政府表達訴求。工人原本打算一起坐巴士去,但被便衣攔下,於是他們只好三三兩兩自發搭車到地鐵站坐地鐵到市政府。到市政府後,工人未能進入市政府,而是被趕到市政府對面的廣場上。觀瀾街道辦、維穩中心、勞動局等相關部門的人也立即趕來了。市政府派了三輛大巴過來,警察要求工人「兩分鐘內上車走人」。

有工友對此十分憤怒:「警車開道、警車追隨,我們就像是犯人一樣夾在中間。」

同時,還有另外幾個工人去了深圳市信訪辦。信訪辦的黃處長表示,「工廠應該在員工不願意跟隨過去的情況下買斷工齡」,另外對於工廠有4種不同合同(工廠名稱不一樣)的情況,“連連搖頭”,工人認為,這證明了他們的訴求是合法的。最後,市信訪辦黃處長要求龍華信訪辦盡快處理慶盛勞資糾紛。

接下來各方會有什麼樣的態度和行動,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