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禺沙頭清潔工人反外判抗爭:速戰速決,三日搞掂!

原題:速戰速決——番禺沙頭環衛工前日罷工、昨日談判、今日抗議、明日賠償

cleaner

編按:首先解釋一下什麼是派遣工。中國大陸現普遍使用的僱用模式是「僱人不用人,用人不僱人」。不少工人與「勞務中介公司」簽定勞動合同,中介公司再與企業訂立勞務派遣協議;中介公司負責把「僱員」給公司「使用」。用人的公司不與工人建立勞資關係,與工人建立勞資關係的中介公司實際上卻不用人。企業就這樣把僱傭責任「外判」出去了。

廣州市番禺區的清潔工透過罷工、談判等維權抗議,讓承包商不得透過派遣的方式逃避責任。四天的罷工迫令承包商及派遣公司承擔工齡補賠金(即香港的長期服務金),並與新的承包商簽訂合約。工人民主選出代表、高紀律的行動、清楚的訴求、有節有理的談判策略,令工潮四天內解決,認真不得了。

文:馬路 錘子之聲

原文

10月27日,40多名廣州市番禺區沙頭街道的清潔工開始罷工,要求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昨日清潔工代表、資方代表、街道代表等在沙頭街道辦開展集體談判;由於資方使出“按照實發工資賠償”的技倆,今日工人集體抗議;明日工人將簽訂賠償協議。

【外判公司變更催“辭職”,清潔工依法要補償】

自10月8日以來,番禺沙頭街道清潔工作的承包商廣州建廣機械化保潔公司(下稱建廣公司)和紅海勞務派遣公司(下稱紅海公司)就不斷催促沙頭街道清潔工簽署辭職報告書,並稱如不簽署,將於11月份被調到其他街道工作。

10月27日,40多名廣州市番禺區沙頭街道的清潔工開始罷工,要求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昨日清潔工代表、資方代表、街道代表等在沙頭街道辦開展集體談判;由於資方使出“按照實發工資賠償”的技倆,今日工人集體抗議;明日工人將簽訂賠償協議。

【外判公司變更催“辭職”,清潔工依法要補償】

自10月8日以來,番禺沙頭街道清潔工作的承包商廣州建廣機械化保潔公司(下稱建廣公司)和紅海勞務派遣公司(下稱紅海公司)就不斷催促沙頭街道清潔工簽署辭職報告書,並稱如不簽署,將於11月份被調到其他街道工作。

 

640-87

(資方要求清潔工簽署的辭職報告模板)
然而,沙頭街的清潔工不為所動,沒有工人簽署辭職報告書。一名清潔工笑著說: 「公司覺得我們沒文化不懂法,真把我們當傻子看,我們是沒文化,但起碼一點法律還是懂的。」
原來,兩年前,建廣公司中標成為沙頭街清潔工作承包商(即外判商)。然而該公司違規進行業務外判,未直接與清潔工簽訂勞動合同(即僱傭合約),而是讓清潔工與另一公司——紅海勞務派遣公司簽訂為期三年的合同,使得在沙頭街道工作多年的清潔工淪為“派遣工”,即是不由公司直接聘用,而由人力派遣公司聘用的工人。
2015年9月30日,“廣州僑銀環保技術有限公司”競標成功,成為沙頭街道清潔工作新的外判商,​​該公司將於11月1日正式開始負責沙頭街道的清潔工作。原外判商建廣公司在新一輪的街道清潔工作競標中落標,並將於10月31日離開沙頭街道。
沙頭街道的清潔工了解上述情況後,便常在一起聊天開會,清潔工還諮詢了律師和公益機構,因此更清晰自己的權益。而建廣公司近期也常以“上級檢查”為由,要求清潔工人加班工作,工人認為公司是故意以“上級檢查”為由讓他們反覆保潔,為的就是讓他們沒有時間籌劃維權工作。
在多次與建廣公司和街道辦溝通無果後,10月21日,清潔工人給沙頭街道辦和建廣公司分別送達了《請求書》,申明「勞動關係不能繼續履行,責任不在清潔工人」,並表示「清潔工人不會簽署辭職報告,要求建廣公司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要求在10月23日前做出答覆。」但均未獲得任何回應。

 

640-88

【仗義敢言一身膽,全員推舉爭權益】

《請求書》送達後,建廣公司和沙頭街道辦公室都未回應。 10月27日,清潔工人決定行動升級,維護自己的正當權益,近40名清潔工人在廣州市番禺區沙頭街道垃圾回收站門口列隊並開始罷工,手舉標語並高呼“反對勞務派遣,要求工齡補償”、“我愛沙頭,我要工作”的口號。
為了協調行動,促進團結,並為之後談判做準備,清潔工人在罷工現場通過推舉的方式選出了5名談判代表。在沙頭街道工作的清潔工主要來自貴州,部分來自湖南和四川三個省份;為兼顧所有清潔工人的利益,工人代表選舉時也注意三省份均有代表,同時也選舉了一名女性清潔工人代表。
由於大部分清潔工人家鄉口音濃重,無法清楚地用普通話表達,所以在選擇工人代表的時候,表達和溝通能力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膽識魄力和在清潔工人中具影響力也是不可缺少的素質。商軍是其中一名談判代表,一位清潔工這樣評價他:「商軍他不怕事,敢說話,平時我們遇到什麼事情也是找他,很信服他。」

在現場商軍號召大家開會商議,理清大家的訴求,提醒維權過程中的注意事項。在談判後,商軍為大家通報談判過程和結果,並給工友加油打氣:“我們沒有欠他們什麼,我們是在拿回自己的東西,這是法律給我們每一個勞動者的。”
另一位代表家權也是如此,公司的一個管理層和他有親戚關係,他曾被多次打電話要求不要參加,可是為了自己的權益,及大家的共同利益,他還是選擇勇敢地站出來,成為了大家非常信賴的代表。

【談判中資方慌亂露馬腳,清潔工胸有成竹巧應對】

10月27日,在清潔工罷工並打出標語喊出口號後,沙頭街道辦公室同意協調勞資雙方於28日9點進行勞資集體談判。 10月28日上午9點左右,清潔工們都已聚集在沙頭街信訪辦門口。 9點40分左右,見街道辦內還沒有什麼動靜,清潔工人在信訪辦門口開動員會議,強調工人之間要團結一致,與工人談判代表共進退。
與清潔工信心滿滿、胸有成竹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街道辦公室和建廣公司的工作人員卻遲遲沒有露面。 10點之後,清潔工人排成了兩排,舉起牌子高喊口號:“我愛沙東,我要工作”、“反對勞務派遣,我要工齡補償”。 喊口號幾次之後,街道辦工作人員終於露面,邀請談判代表們到裡面進行談判。

五名清潔工人代表進去談判,談判前他們再三叮囑外邊的工友「就在旁邊的人行道和草坪附近,不亂停車不亂扔垃圾,不阻塞交通,不做任何過激和違法的事情。」並讓他們「每過半個小時就打一次電話問裡面的情況」,以確保工人代表的安全。
上午的談判持續了一個多小時,談判中區政府人員透露建廣公司上報的清潔工數量是81人,可是清潔工稱他們實際在崗的人數只有40多人。據了解每年政府會下撥500多萬元資金給沙頭街道的清潔工作,而40多名清潔工人每年的工資才一百多萬元。雖然清潔工也早就知道公司存在這種“吃人頭”的行為,但從官方口中獲得證實仍引起他們極大的憤慨,他們稱自從建廣公司承辦清潔工作以來,工作量就開始加了一倍,一個人在做兩個人的工作。每逢政府的檢查,公司就會請臨時工過來,頂替人數。
紅海勞務派遣公司的一名經理來進行談判,但他卻避而不談核心的問題,聲稱要請示上級才能回應。談判無法繼續深入討論問題,一名工人代表憤然拍桌:「說了要找能管事的人過來,你不能管事來這裡幹什麼?趁早滾蛋!」迫於壓力,紅海公司方面稱下午四點給工人答覆。
下午三點工人就早早聚集在信訪辦門口,三點半左右工人代表再次進去談判,這次談判中有六方參與:番禺區領導陳主任、沙頭街道正副主任、沙頭工會律師代表、紅海公司經理、建廣公司經理和工人代表,共約十五人。這次談判達成了初步協議,番禺區領導陳主任正式答復工人代表,將按照勞動法律的相關要求進行賠償;建廣公司和紅海公司方面也承諾將按照《勞動法》給予工人補償。但由於紅海公司未帶公司章程前來,要求次日下午三點正式簽訂協議。清潔工人維權取得初步成果。

【橫生枝節,資方通知按實發工資賠償;工人抗議,不按應發工資賠償不復工】

10月29日15點左右,清潔工人依約前往沙頭街道簽訂賠償協議,卻收到公司單方面的通知,稱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是按照實發工資(即實際發出的工資)賠償。工人對公司這一行為感到憤慨,於15:40分在沙頭街道信訪維穩中心門口抗議,“簽訂談判協議”、“要求應發工資(即應該發出的工資)”、“沙頭街擔保”等口號不絕於耳。一小時後,經多方協調,建廣公司承諾按照工人應發工資標準,支付工人經濟補償金。今天是清潔工人罷工的第三天,工人均表示“協議一天不簽訂下來,我們就一天不開工”。雙方定於明日簽訂協議。
目前,新公司已表示會全員接收沙頭街的清潔工,今日下午,全體清潔工已去新公司報名確定工作意向,待償協議簽訂後,將於11月1日辦理入職新公司的手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