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禺沙头清洁工人反外判抗争:速战速决,三日搞掂!

原题:速战速决——番禺沙头环卫工前日罢工、昨日谈判、今日抗议、明日赔偿

cleaner

编按:首先解释一下什么是派遣工。中国大陆现普遍使用的雇用模式是「雇人不用人,用人不雇人」。不少工人与「劳务中介公司」签定劳动合同,中介公司再与企业订立劳务派遣协议;中介公司负责把「雇员」给公司「使用」。用人的公司不与工人建立劳资关系,与工人建立劳资关系的中介公司实际上却不用人。企业就这样把雇佣责任「外判」出去了。

广州市番禺区的清洁工透过罢工、谈判等维权抗议,让承包商不得透过派遣的方式逃避责任。四天的罢工迫令承包商及派遣公司承担工龄补赔金(即香港的长期服务金),并与新的承包商签订合约。工人民主选出代表、高纪律的行动、清楚的诉求、有节有理的谈判策略,令工潮四天内解决,认真不得了。

文:马路 锤子之声

原文

10月27日,40多名广州市番禺区沙头街道的清洁工开始罢工,要求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昨日清洁工代表、资方代表、街道代表等在沙头街道办开展集体谈判;由于资方使出“按照实发工资赔偿”的技俩,今日工人集体抗议;明日工人将签订赔偿协议。

【外判公司变更催“辞职”,清洁工依法要补偿】

自10月8日以来,番禺沙头街道清洁工作的承包商广州建广机械化保洁公司(下称建广公司)和红海劳务派遣公司(下称红海公司)就不断催促沙头街道清洁工签署辞职报告书,并称如不签署,将于11月份被调到其他街道工作。

10月27日,40多名广州市番禺区沙头街道的清洁工开始罢工,要求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昨日清洁工代表、资方代表、街道代表等在沙头街道办开展集体谈判;由于资方使出“按照实发工资赔偿”的技俩,今日工人集体抗议;明日工人将签订赔偿协议。

【外判公司变更催“辞职”,清洁工依法要补偿】

自10月8日以来,番禺沙头街道清洁工作的承包商广州建广机械化保洁公司(下称建广公司)和红海劳务派遣公司(下称红海公司)就不断催促沙头街道清洁工签署辞职报告书,并称如不签署,将于11月份被调到其他街道工作。

 

640-87

(资方要求清洁工签署的辞职报告模板)
然而,沙头街的清洁工不为所动,没有工人签署辞职报告书。一名清洁工笑着说: 「公司觉得我们没文化不懂法,真把我们当傻子看,我们是没文化,但起码一点法律还是懂的。」
原来,两年前,建广公司中标成为沙头街清洁工作承包商(即外判商)。然而该公司违规进行业务外判,未直接与清洁工签订劳动合同(即雇佣合约),而是让清洁工与另一公司——红海劳务派遣公司签订为期三年的合同,使得在沙头街道工作多年的清洁工沦为“派遣工”,即是不由公司直接聘用,而由人力派遣公司聘用的工人。
2015年9月30日,“广州侨银环保技术有限公司”竞标成功,成为沙头街道清洁工作新的外判商,​​该公司将于11月1日正式开始负责沙头街道的清洁工作。原外判商建广公司在新一轮的街道清洁工作竞标中落标,并将于10月31日离开沙头街道。
沙头街道的清洁工了解上述情况后,便常在一起聊天开会,清洁工还咨询了律师和公益机构,因此更清晰自己的权益。而建广公司近期也常以“上级检查”为由,要求清洁工人加班工作,工人认为公司是故意以“上级检查”为由让他们反复保洁,为的就是让他们没有时间筹划维权工作。
在多次与建广公司和街道办沟通无果后,10月21日,清洁工人给沙头街道办和建广公司分别送达了《请求书》,申明「劳动关系不能继续履行,责任不在清洁工人」,并表示「清洁工人不会签署辞职报告,要求建广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要求在10月23日前做出答复。」但均未获得任何回应。

 

640-88

【仗义敢言一身胆,全员推举争权益】

《请求书》送达后,建广公司和沙头街道办公室都未回应。 10月27日,清洁工人决定行动升级,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近40名清洁工人在广州市番禺区沙头街道垃圾回收站门口列队并开始罢工,手举标语并高呼“反对劳务派遣,要求工龄补偿”、“我爱沙头,我要工作”的口号。
为了协调行动,促进团结,并为之后谈判做准备,清洁工人在罢工现场通过推举的方式选出了5名谈判代表。在沙头街道工作的清洁工主要来自贵州,部分来自湖南和四川三个省份;为兼顾所有清洁工人的利益,工人代表选举时也注意三省份均有代表,同时也选举了一名女性清洁工人代表。
由于大部分清洁工人家乡口音浓重,无法清楚地用普通话表达,所以在选择工人代表的时候,表达和沟通能力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胆识魄力和在清洁工人中具影响力也是不可缺少的素质。商军是其中一名谈判代表,一位清洁工这样评价他:「商军他不怕事,敢说话,平时我们遇到什么事情也是找他,很信服他。」

在现场商军号召大家开会商议,理清大家的诉求,提醒维权过程中的注意事项。在谈判后,商军为大家通报谈判过程和结果,并给工友加油打气:“我们没有欠他们什么,我们是在拿回自己的东西,这是法律给我们每一个劳动者的。”
另一位代表家权也是如此,公司的一个管理层和他有亲戚关系,他曾被多次打电话要求不要参加,可是为了自己的权益,及大家的共同利益,他还是选择勇敢地站出来,成为了大家非常信赖的代表。

【谈判中资方慌乱露马脚,清洁工胸有成竹巧应对】

10月27日,在清洁工罢工并打出标语喊出口号后,沙头街道办公室同意协调劳资双方于28日9点进行劳资集体谈判。 10月28日上午9点左右,清洁工们都已聚集在沙头街信访办门口。 9点40分左右,见街道办内还没有什么动静,清洁工人在信访办门口开动员会议,强调工人之间要团结一致,与工人谈判代表共进退。
与清洁工信心满满、胸有成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街道办公室和建广公司的工作人员却迟迟没有露面。 10点之后,清洁工人排成了两排,举起牌子高喊口号:“我爱沙东,我要工作”、“反对劳务派遣,我要工龄补偿”。 喊口号几次之后,街道办工作人员终于露面,邀请谈判代表们到里面进行谈判。

五名清洁工人代表进去谈判,谈判前他们再三叮嘱外边的工友「就在旁边的人行道和草坪附近,不乱停车不乱扔垃圾,不阻塞交通,不做任何过激和违法的事情。」并让他们「每过半个小时就打一次电话问里面的情况」,以确保工人代表的安全。
上午的谈判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谈判中区政府人员透露建广公司上报的清洁工数量是81人,可是清洁工称他们实际在岗的人数只有40多人。据了解每年政府会下拨500多万元资金给沙头街道的清洁工作,而40多名清洁工人每年的工资才一百多万元。虽然清洁工也早就知道公司存在这种“吃人头”的行为,但从官方口中获得证实仍引起他们极大的愤慨,他们称自从建广公司承办清洁工作以来,工作量就开始加了一倍,一个人在做两个人的工作。每逢政府的检查,公司就会请临时工过来,顶替人数。
红海劳务派遣公司的一名经理来进行谈判,但他却避而不谈核心的问题,声称要请示上级才能回应。谈判无法继续深入讨论问题,一名工人代表愤然拍桌:「说了要找能管事的人过来,你不能管事来这里干什么?趁早滚蛋!」迫于压力,红海公司方面称下午四点给工人答复。
下午三点工人就早早聚集在信访办门口,三点半左右工人代表再次进去谈判,这次谈判中有六方参与:番禺区领导陈主任、沙头街道正副主任、沙头工会律师代表、红海公司经理、建广公司经理和工人代表,共约十五人。这次谈判达成了初步协议,番禺区领导陈主任正式答复工人代表,将按照劳动法律的相关要求进行赔偿;建广公司和红海公司方面也承诺将按照《劳动法》给予工人补偿。但由于红海公司未带公司章程前来,要求次日下午三点正式签订协议。清洁工人维权取得初步成果。

【横生枝节,资方通知按实发工资赔偿;工人抗议,不按应发工资赔偿不复工】

10月29日15点左右,清洁工人依约前往沙头街道签订赔偿协议,却收到公司单方面的通知,称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是按照实发工资(即实际发出的工资)赔偿。工人对公司这一行为感到愤慨,于15:40分在沙头街道信访维稳中心门口抗议,“签订谈判协议”、“要求应发工资(即应该发出的工资)”、“沙头街担保”等口号不绝于耳。一小时后,经多方协调,建广公司承诺按照工人应发工资标准,支付工人经济补偿金。今天是清洁工人罢工的第三天,工人均表示“协议一天不签订下来,我们就一天不开工”。双方定于明日签订协议。
目前,新公司已表示会全员接收沙头街的清洁工,今日下午,全体清洁工已去新公司报名确定工作意向,待偿协议签订后,将于11月1日办理入职新公司的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