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工潮】南湖印刷廠老闆走佬 印刷業過度借貸冰山一角

深圳工潮】南湖印刷廠老闆走佬 印刷業過度借貸冰山一角
原題:深圳八百人印刷廠老闆失聯,20年打拼只留下一堆鐵圪塔和滿身債務
編按:南湖印刷工廠係深圳數一數二的印刷廠,供印刷品富士康、步步高等大集團,全廠七部大機器,800名工人。不過在10月老闆因債務走佬了,工人再次集體維權。在老闆不負責任的潛逃背後,其實也是不負責任的過度投資。原來,早在94年銀行與印刷機器公司合作作分期付款,就吸引了大量印刷廠商買機器過度擴張
文:Baker 錘子之聲
編緝:紅氣球
10月31日早上,深圳市龍華新區觀瀾鎮廟溪工業區桂圓路22號南湖印刷有限公司老闆文先生失去聯絡,數百員工聚集討薪,工廠被當地法院查封,勞工部門已經介入善後事宜。又一家大型印刷企業倒閉了!
【老闆走佬,800人印刷廠輝煌不再】
根據網上資料,深圳南湖印刷公司成立於1994年,主要生產精美彩盒、廣告畫冊、禮品盒、禮品紙袋、各類卡牌等。最輝煌時期生產面積有15000多平方,員工800多人。
公司擁有小森、羅蘭及德國海德堡印刷機7台,擁有製版、啤、切、過油、磨光、UV、粘盒、過膠、裱咭等印前印後設備數十台。公司主要客戶有步步高、TCL、康佳、富士康、香港朵朵紅、安琪、V姿等。
近兩年來,公司業務一落千丈,員工也由鼎盛時期的近千人銳減到兩百多人。從今年三月開始,南湖印刷一直處於斷斷續續半停工狀態。如今老闆徹底放棄了工廠,並欠下200名員工100多萬工資、數百萬經濟補償金、200多萬貨款和數額不詳的銀行貸款。
【2012年後,各種不利因素致經營每況愈下】
自2012年以來,深圳的中小印刷企業開始步入衰落。 2013年業內傳聞珠三角有一半的中小印刷企業倒閉。雖然倒閉風潮沒有衝撃像南湖印刷這樣的大型印刷企業,但公司業務受到的影響也很大。
2008年之後,企業用工成本年年上漲和用工荒對南湖印刷這種勞動密集型企業來說堪稱一場噩夢,企業盈利急劇下降。 2012年,由於受到政府抑制三公消費(按:即出境費、交通費、接待費這三項經費)的影響,公司月餅盒、禮品盒的訂單銳減,資金流逐漸枯竭。近年來紙質印刷受電子媒體競爭日漸式微,公司景況一年不如一年,員工人數日漸減少。
由於印刷業利潤越來越薄,加上年輕一代打工者難以管理,南湖印刷的生產經營狀況也是每況愈下,生產管理逐漸陷入混亂。據一位管理人員稱,公司於2004年獲ISO9001認證,但2014年2月14日,深圳市南方認證有限公司(SSCC)取消南湖印刷認證資格。
【20年辛苦打拼,留下機器和一身債】
在中國,像南湖印刷老闆文先生的老板們都被迫沿著同一軌跡走。印刷廠老闆創業之初,通常憑藉一台國產印刷機或者二手進口印刷機起步。當辛苦打拼幾年賺得數百萬現金之後,立即全數取出用於採購進口印刷機。如此往復,工廠的設備不斷更新、老闆的利潤也增加了,但公司的流動資金一直緊張。
南湖公司目前擁有全新日本小森五色對開、四色對開與四色四開印刷機三台,德國羅蘭四色對開、雙色對開及單色四開印刷機四台,德國海德堡八開單色(帶號碼)印刷機一台。另外,公司還有製版機、自動啤、過油機、磨光機、UV上光機、粘盒機、自動裱紙機等數十台。可以說,老闆一輩子累積的資本,全部都用來採購昂貴的設備,而且還欠下銀行貸款。
【因銀行借貸所導致的泡沬】
特別是從1994年開始,一些進口印刷機品牌商與銀行合作,推出了印刷機等大型設備的分期付款業務,給中國印刷業造成很大衝擊。以前需要1000萬現金的設備,現在只需100萬就能提回家,在印刷業被看好的前提下,老闆們瘋狂地將海德堡、高寶、小森等洋品牌印刷機擺進自己的印刷廠。從2010年開始,印刷業出現嚴重產能過剩,印刷品價格大幅下滑,印刷企業盈利水平劇減。
由於利潤下滑,南湖印刷甚至連一台價值50萬的設備分期都無法支付。 2012年5月,南湖印刷從深圳市克倫特印刷設備有限公司購入一套計算機,售價57萬的直接製版系統設備。分期支付到2014年10後再也無力償還餘下的33萬元,2015年3月被克倫特告上法庭。現在看來,這種的設備融資方式反而給印刷企業的老闆們帶來巨大傷害!
南湖印刷廠是深圳乃至全國印刷行業的一個縮影。由於趕上了中國世界工廠的黃金時期,工廠迅速發展壯大。而對印刷前景的盲目樂觀和缺乏遠見,讓他們把賺來的錢全部傾倒在昂貴設備上。結果在行業供應過剩、傳統紙質印刷日漸式微的情況下,幾十年辛勞頓時化作無法兌成現金的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