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工人的反撃—「反對勞動惡法!」

南韓工人的反撃—「反對勞動惡法!」

文:Hyun Lee
譯:din@紅氣球

southkorea

紅氣球編按:2015年11月14日,13萬工人參與了民主勞總(Korean Con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KCTU) 等組織發起的遊行,反對政府的勞工改革措施,以及強制統一修訂歷史教科書。據報這是2008年反政府恢復入口美國牛肉以來,規模最大的抗議活動。最後,遊行被警方的發射水炮驅趕。民主勞總委員長韓尚均早前接受採訪,介紹他因工潮入獄三年的經驗,競選委員長的理念,和與警方鬥爭的經歷。

國家及資本聯手強推的自由貿易惡夢,使工人成為任由跨國資本擺佈的棋子。近年來,更多國家瘋狂地追隨著這些教條,容許工廠搬移至生產成本更低的地方。曾經是世界工廠的珠三角地區,不少工廠因為無法與新開發的工業地區競爭而倒閉。各國政府為求吸引外資,進一步開放市場及減少監管,讓資本為所欲為,視工人如無物。中國正在推動的自由貿易、一帶一路、市場化改革難道不是同樣的道理嗎?國家的「強大」並沒有為工人帶來安穩的生活。南韓工人的奮起反抗,對我們有甚麼啟示?

工人與政府及資本的戰鬥

南韓總統朴槿惠打算強推一系列具爭議性的勞工市場改革。政府的方案包括提高勞工彈性,幅度之大是自南韓90年代後期接納國際貨幣基金會(IMF)緊縮政策後所未見的。朴槿惠領導的保守黨打算以彈性、按表現計算的薪酬制度,取代按年資計算的制度,並把這些改革包裝為解決青年失業率的方案。首當其衝的是公務員及公營事業,準備引入薪酬頂點制度(wage peak system),不但把年老工人 的退休年齡推遲了,還會把原本遞增的長俸變成固定的薪金。這個改革方案也放鬆了辭退工人的限制,鼓勵各行業聘用零散工或合約工人,又減少工作的保障措施,更容許僱主單方面更改聘用守則。

這一輪的改革來自南韓的自由貿易協議。協議讓南韓的食物安全及政策自主性再次受國際市場所限。特別是實行了三年的南韓-美國自由貿易協議,讓跨國企業透過投資者-國家調解系統(investor-state dispute system),以影響企業盈利之名挑戰當地法律,好讓開放國家資源讓外資賺錢。政府也快要與中國達成協議,當中包括南韓農民最為擔憂的一條 — 容許更便宜的中國農產品向南韓傾倒。南韓政府近日亦表明意欲參與秘密籌備中的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TPPA)),當中涉及多國的貿易協議。民主勞總稱此協議為以人民來謀利(Trading Profits over People)。

民主勞總正與農夫及城市基層大眾緊密聯繁,成立聯合陣線反對冒進、向資本傾斜、盲目推行自由貿易的政府。他們不怕風險,在11月14日舉行大集會,為接下來的罷工行動儲儲氣。

民主勞總新選出來的委員長韓尚均(Han Sang-gyun)是運動的核心成員。他長年在街頭抗爭,曾在2009年因雙龍汽車工廠佔領被判入獄三年。持續77天的抗議佔領有近900人參與,目的是反對工廠突然大量解僱工人,佔領最後以警方暴力鎮壓告終。被釋放後,他爬上164呎的電力輸送大樓抗議,在寒冬中持續171日,最終逼使2012年總統候選人表明他們對雙龍汽車工廠佔領的立場。在 2014年,民主勞總的第一次直接選舉中,在800,000成員的見證下,韓尚均承諾當選後要作出讓「朴槿惠政權懼怕民主勞總」的大罷工。他最近也發言譴責自由貿易協議。

訪問民主勞總委員長
(問:Hyun Lee,答:Han Sang-gyun)

問:可以介紹自己嗎?
答:「被辭退是跟謀殺一樣」,這是我們2009年77天佔領雙龍汽車工廠的口號,當時我是工會代表。每當回想起那段和工人兄弟們冒險生命危險戰鬥的日子,我還是感到戰慄。政府視工人為敵,不惜動用所有權力和武力鎮壓,28個工人因政府的打壓而死亡。當消息傳到獄中,我不禁傷痛欲絕。

三載的牢中生活,反令我堅持反對散零工及臨時工制度,於是我和其他戰友爬上有124,000伏特的電塔抗議。事實上,南韓被辭退工人的聲音、對不公的怒哮沒有因此被聽見,反而是變本加厲。工人反而會怪責自己無能。這也是我想參選的原因,我要改變這個情況,挑戰資本及當權者的現代奴隸的制度。我希望可以為國內一千萬的非正式工人、以及那些每月工資低於$2000的工人而戰,讓工人能過上有尊嚴的生活。

問:為什麼參選時提出大罷工?
答:南韓民主勞總代表著二千萬的工人。工人在對抗政府及資本的高牆時,除了罷工沒有更好的方法。民主勞總在2014年第一次進行會員直選,由全部800,000會員投票產生委員長。我想他們對我的期望就是我不會滿足於現狀,而是積極尋找機會去面對現狀。我們要搞大罷工,不只是為滿足會員的期望,更是要去阻止朴槿惠的勞動惡法,那個令所有工人隨時被解僱、繼而變成臨時工、零散工的醜惡方案。

問:你之前曾被政府軟禁、也被通緝。為什麼?你的日子如何?

當我當上民主勞總的委員長以後,我們召集了4月24日的大集會,反對政府向資本傾斜的勞工法例。緊接著的五一勞動節,工人上街參與合法集會。很多人上街就必然會違反部份的交通法例及集會法例,所以檢控官就要求我協助他們調查,而我跟他們說我答應。不過我們不能就調查的日子達成協議,他們總說他們不方便,所以他們就發出拘捕令。6月23日至今,我沒有踏出過民主勞總的總部外,過百的警察在總部外監視我準備把我拘捕。

雖然我在總部內,我還是同樣忙碌。很多工人會議都在辦公室內發生,一天幾個。不同地區的人又給我煮家常小菜,而我又沒法到處走,結果胖了不少。我沒有回家長達5個月,不過家人都來探望我,他們沒有離棄我!

延伸閱讀:http://www.inmediahk.net/node/424

原文:http://fpif.org/south-korean-labor-strikes-back/

1 關於 “南韓工人的反撃—「反對勞動惡法!」” 的評論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