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經濟危機以後,服裝業老闆走佬,工人受害】

 08crisis 原題:服裝業老闆引領走佬潮:1.7億人提前回家過年?
編按:08年金融海潚為全球經濟帶來不少災難。然而中國卻獨領風騷,面對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經濟增長仍然能保持至少3-6%以上,相較於西歐那些高度發展國家就更顯神奇。但事實又是否如此?最近,作為中國出口支柱行業的紡織服裝業,就面對著一浪接一浪的倒閉潮。單就紡織服裝業來說,失業人口就已高達1.7億。新自由主義論者定會認為這是國家介入市場(所謂08年的「4萬億」經濟刺激政策)所帶來的惡果,可是只要細心留意就不難發現,其實這都是老闆追逐利潤所帶來的結果:當經濟政策出台,老闆一方面坐享豐厚利潤,另一方面卻繼續壓低工資,減低成本;但當政策效果慢慢消退,就紛紛離場。結果,工人在這段過程裡就成為老闆的工具,有用時就留著,退場時就拋棄。這過程當中,工人的安全與福祉從未被正視過,現在老闆要走了,卻留下一堆爛灘子:欠薪、欠債、欠交社保金,等等。顯然,國家介入與否,都始終都留不住老闆;而追逐利潤的過程當中,受害者最終都是工人們。過去如是、現在如是、未來亦必如是。
文:新聲代(新生代整理)
編緝:紅氣球
原文
近日,大型紡織服裝企業頻現倒閉潮,令這類就業人口高達1.7億,曾經佔據中國出口半壁江山的支柱行業,再次觸動國焦灼的神經。受中國紡織服裝生產企業倒閉潮的影響,全國各地的服裝品牌店將面臨倒閉。
中國紡織服裝業內憂外患
作為吸納就業人口最多,對中國改革開放實現資本積累貢獻最大的紡織服裝業竟落得如此田地,的確令人不甚唏噓。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國紡織服裝業的倒下是多種不利因素累積而來的結果。
應該說,這波危機肇始於08年的「4萬億」。據一些紡織企業老闆回憶,本來2008年紡織服裝行業已經出現經濟危機,多數企業準備收縮產能並裁減員工。但由於「4萬億」的經濟刺激計劃出台,從2009年下半年開始,紡織服裝行業的生意異常火爆,2010年棉花價格從1萬/噸漲到3萬/噸,無數行業企業一夜暴富。在市場的短暫繁榮和銀行的推動之下,行業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瘋狂的產能擴張。
某些地方政府順勢打造紡織服裝產業聚焦區,慫恿紡織服裝企業擴建新廠購置新機。不料,到2012年「4萬億」經濟刺激藥力消退,很多企業訂單大幅下滑,花費上千萬一台購置的天價進口設備處於閒置狀態。加上庫存棉花價格劇降,很多紡織企業前兩年賺的錢瞬間歸零。
特別是近兩年,由於國內各項成本激增,許多外資企業已經大規模的轉移到南亞和東南亞地區。最為著名的包括阿迪達斯(Adidas)、耐克( Nike)、優衣庫(UNIQLO)、無印良品、青山商事、利豐、東京STYLE、Honeys等,這些公司正加速把訂單轉移到東南亞。
此外,由於中國紡紗行業設備落後,營運成本高昂,目前50支以下的低端市場份額已經轉移至東南亞、印度、孟加拉等國。而100支以上的高端產品市場則被日本、德國、意大利把持。前後夾擊之下,紡織服裝行業早已潰不成軍。
人力成本之辯
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時,人口約十億。當中城鎮人口僅佔1億,城鎮就業形勢極為嚴峻。當時政府將紡織服裝業列為中國發展經濟的支柱產業,大力支持紡織服裝出口創匯企業。
為何政府如此重視紡織服裝行業?這是因為這個行業在吸納就業人口方面具有無與倫比的優勢。據統計,每億元固定資產投資,紡織業可吸納1876人,而服裝業則可吸納4464人。而全國工業每億元投資吸納就業的平均數僅為903人。 2007年,中國紡織服裝業上下游產業鏈吸納的就業總人口高達1.7億,在吸納就業方面發揮了重大作用。
一般認為,08年《勞動合同法》出台後,人工成本上漲給勞動密集型企業經營帶來了巨大壓力。事實上,紡織服裝業的用工單價在製造業中並不高,比電子業還要低。在跨國資本的擠壓下,面對經濟下滑的壓力,紡織服裝行業不景氣是遲早的事。
改革開放之前,人們以作工人為榮。改革開放之後,人們都認為打工是沒辦法的路。今天一名工人的工資待遇在養活自己後時常所剩無幾。五年前該是什麼水平?
當資本家感嘆工人工資太高時,工人卻面對著僅能溫飽的生存困境。
另一方面,許多紡織業都是以小作坊方式生產,沒有勞動合同是很普遍的現象,而工人也從未想像過兩倍、三倍的加班的情況!數據顯示,武漢服裝廠大都每天上班長達14個小時,每週休一天,沒有任何補貼。各行各業都在推行社會保險和住房公積金,然而紡織行業卻是繼續我行我素,無視勞動法例的規管。
今年1月,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動(SACOM)發布調查報告,稱服裝品牌UNIQLO的代工廠為血汗工廠,「工人的工作車間有高溫、漏電等隨時危及工人生命和身體健康的風險,同時車間亦充滿棉塵、地面污水橫流,顏料桶亂放等」。工人需要在滿佈危機的環境下長時間工作,但薪酬卻低得很。
服裝業引領「走佬潮」
危機之下,老闆的「走佬潮」已經成了普遍現象。服裝行業已經成為老闆走數的表表者行業。據了解,以生產鞋服而出名的泉州市,今年來已總共處置了諾奇等13家企業資金應急的問題。在日前召開的廈門閩商峰會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部長余斌如表示,閩南地區有不少民企破產或老闆欠薪跑掉的現象。
服裝重鎮武漢,老闆「走佬」也很普遍。目前,武漢服裝企業1500多戶,從業人員近40萬人規模以上企業50家。據公眾號流水線之聲統計,近10月份就有6家老闆「走佬」。而長江網報導有29家走佬。難以見諸媒體的多不勝數。
「走佬潮」背後,是大量欠薪和拖欠債務,拖欠工資從1個月至數月不等,從幾十萬到上百萬的也大量存在。工業區甚至出現了老闆要工人感恩,降低工資的公開信。工人回絕的很明確:「你賺錢的時候買好車,住好房,胡吃海喝從不感恩工人。你生意不好了,卻又要來搞工人,就惦記著我們那點血汗錢!」。受製造業倒閉潮影響,今年將有更多外出的農民工提前回家。紡織、服裝行業吸納的1.7億人,這次「走佬潮」將影響著數千萬工人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