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氣球 Red Balloon Solidarity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 中國工人抗爭的第一手資訊 Sat, 19 Oct 2019 17:42:05 +0000 zh-TW hourly 1 https://wordpress.org/?v=5.0.7 107995131 印尼勞團:印尼民主正處於危機之中!民眾運動要團結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851/ Sat, 19 Oct 2019 17:39:40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851 繼續閱讀 印尼勞團:印尼民主正處於危機之中!民眾運動要團結 ]]> (本文發表於2019年9月26日,是印尼勞工團體、政黨就著9月底起發生的學生示威浪潮而寫的,紅氣球簡譯此文,讓讀者一窺其分析。本網接下來會就此事作跟進報道或譯報。原文連結

近日,青年、學生和工人大眾在印尼多個地區發起了多次行動。他們帶出了多項訴求,當中包括多個方面,例如刑事條例、採礦業的問題、土地、勞工問題等。

民眾也爭取政府取消新近通過的印尼防貪腐委員會(KPK)條例,以及有關水資源的條例。另一方面,民眾要求國會通過防止性暴力法案(PKS)和家務工保障政策。同時,要求取消國會選出的防貪腐委員會新主席、禁止軍方和警察成為文官、停止對巴布亞及其他地區的軍事行動、立即釋放巴布亞政治犯、停止檢控示威者。

運動訴求也包括停止企業在加里曼丹和蘇門塔臘焚燒樹林,並要度政府檢控違規企業、廢其牌照。民眾訴求亦關注人權受侵的情況,要求檢控居高位的人權侵犯者,以及讓受害人恢復權利。

印尼政府對於民眾訴求的回應,是極少的讓步和暴力鎮壓。政府暫緩了五條爭議法案,即是刑事條例草案、土地草案、監獄草案、礦業草案和勞基法草案,作為有限的讓步。政府表示這五條草案將不會在2014-2019年度的國會任期中通過。

草案暫緩可以理解為運動中青年和工人行動的「小勝」。然而,這有限的讓步絕不能令我們滿足。政府之所以回應部分訴求,是基於他們希望降低青年和工人行動的激進程度,以免運動進一步擴大,而不是政府真正回應民主和社會公義。

我們清楚知道,政府回應的僅只是青年和工人運動訴求當中的小部分,多數的訴求並未實現。政府堅持不會廢除國會剛剛通過的防貪腐條例委員會(KPK)條例的修訂。更不用說政府未曾回應其他訴求。

反之,我們見證了國家以暴對回應青年和工人的行動,在多個省份都有傷者。Faisal Amir,一位AI Azhar大學學生於9月24日參加了雅加達的行動,被發現因顱骨骨折,腦出血和肩部骨折而癱瘓。

直至這篇聲明發表之前,Faisal仍在兩次手術之後休養中。在肯達里(Kendari),Randi,一名Halo Oleo 大學學生,在東南蘇拉威西省議會大樓外示威行動中身亡。據悉,他是被射殺的。

眾所周知,我國政府貪腐不堪,對人民死活毫不關顧。這是因為我國,特別是國會,遭到寡頭政治精英控制。所謂寡頭政治精英,就是官商勾結。寡頭政治精英令我國成為一個為商人服務的貪腐委員會。

要令我國由貪腐中解放出來,為人民福祉而服務,首要之事便是取代權貴統治。這自是不易,因為國家亦早已布下障礙,防止工人民眾由權貴手上重奪民主。

其中一個障礙自是受人忽視、不民主的選舉制度。選舉規例令新政黨無可能參加選舉,而保障了現有政治精英才可以「入閘」參興。民眾政黨難以組成正是因為受到選舉條例牽制,最終令國會由貪腐之人壟斷。

我們的立場:

  1. 支持崛起中的青年、工人運動。繼續反抗多條壓制公民權利和民眾社會文化經濟權利的草案;廢除防貪腐委員會條例的傷訂;以及通過反性暴力法案和家務工保障法案。
  2. 譴責保安當局暴力鎮壓和平示威的青年和工人,包括在Wamena、巴布亞發生、引致大量傷亡的鎮壓。
  3. 要求國家人權委員會(KOMNAS HAM)成立獨立調查隊,調查所有潛在的人權侵犯事件,向政府及警方問責。
  4. 釋放所有被捕示威者。釋放Surya Ginting和巴布亞被捕的示威者。停止檢控所有行動者,包括Veronica Koeman。
  5. 呼籲所有青年人和工人爭取政制改革,只有改變不民主的選舉制度,我們才能將民眾的訴求帶到國家層面和趕走既有的寡頭政治精英。
  6. 呼籲所有青年人和工人、期望改變的人民團結,爭取一個更民主和平等的印尼。
  7. 呼籲大眾支持青年人和工人的行動,只有全民參與才能解決現在印尼面對的問題。大眾可以廣發聲明、提供物流支援、邀請家人、同事、鄰居參與青年和工人發起的行動。每一個小行動都充滿意義,令印尼走向民主和平等。
  8. 深切慰問示威者、受傷者,和在國家暴力鎖壓中死去的人們。

雅加達,2019年9月26日|原文連結

發起團體:

KPR (the Unity of People’s Struggle)|PRP (Working People’s Party)|KPO-PRP (Political Congress of Workers’ Organizations)

參考資料

  1. “Second student dies after Indonesian protesters clash with police,” 27 September 2019, https://www.straitstimes.com/asia/se-asia/second-student-dies-after-indonesian-protesters-clash-with-police
  2. Associated Press, “Indonesian students clash with police in protests over new law,” The Guardian 30 September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sep/30/indonesian-students-resume-anti-corruption-protests
  3. Editorial, “Police’s reputation at risk,” The Jakarta Post, 3 October 2019, https://www.thejakartapost.com/academia/2019/10/03/polices-reputation-at-risk.html
  4. FebrianaFirdaus, “What’s driving the latest protests in Indonesia?”  Al-Jazeera 1 October 2019,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19/09/driving-latest-protests-indonesia-190926090413270.html
  5. GhinaGhaliya and Gisela Swaragita, “’We refuse to return to New Order’: Students protest against controversial bills”, The Jakarta Post 23 September 2019, https://www.thejakartapost.com/news/2019/09/23/we-refuse-to-return-to-new-order-students-protest-against-controversial-bills.html?
  6. Kate Lamb, “Thousands protest against new criminal code in Indonesia”, The Guardian 24 September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sep/24/thousands-protest-against-new-criminal-code-across-indonesia?
]]>
3851
反送中運動:全球反「赤納粹」(Chinazi)運動是對疆藏議題的消費嗎?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836/ Wed, 16 Oct 2019 08:45:06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836 繼續閱讀 反送中運動:全球反「赤納粹」(Chinazi)運動是對疆藏議題的消費嗎? ]]> 反送中送運至今已持續四個月,訴求從一開始的撤回條例修訂,發展到要求全面性制度改革的「五大訴求」。運動的文宣方向,亦從本地開拓到國際。在「國際戰線」當中,「赤納粹」(Chinazi)受到外媒廣泛報導。到底「赤納粹」如何在短短數月間成為運動最重要的象徵之一?香港示威者又如何透過「赤納粹」,與西藏、新疆建立聯繫,喚起國際關注?

香港與疆藏處境相似 同面對極權壓逼

(圖片: HKFP)

在七月一日的立法會事件中,有示威者於立法會大樓的牆身上,留下了「China will pay for its crimes against Uighur Muslims」的塗鴉,這是頭一次疆藏族群的身影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出現。示威者並非僅是表達對疆藏族群的同情,而是明確地控訴中國政府,告訴國際社會:香港正面臨如疆藏般相同的處境,受全面打壓。這也揭示了反送中運動已從一場本地的修例風波,上升為香港抗爭者向國際社會對中國政府的控訴。

疆藏議題的引申 「赤納粹」與反送中運動

「赤納粹」一詞隨之被廣泛引用。該詞源自流亡作家余杰的著作《流亡中國》。隨著修例風波愈演愈烈,香港人逐漸發現香港正面臨如同疆藏般的全面打壓,如政府擬引用信用評級系統、透過智能燈柱監控人民、警方濫捕異見人士及濫用私刑等。同時,香港抗爭者亦明白到單憑本地力量,難而撼動龐大的國家機器,而特區政府事實上也是全面聽命於中央政府,因此抗爭者轉而將矛頭直指權力核心,運用國際力量制裁獨裁的中國政府。

(圖片: facebook @Tenzing Jigme)

「929全港反極權大遊行」於該形勢下衍生,除香港外,全球各地有24國的65城市響應行動。遊行以「對準政權 抗共求存」為題。遊行當日,市民手執將中國國旗上的星排列成納粹標誌的「赤納粹旗」,而有團體持西藏的雪山獅子旗遊行。

透過揭露疆藏的慘況,香港抗爭者明確地告訴國際社會,如果反送中運動失敗,香港將淪為「新疆2.0」。民間記者會的發言人以「昨日新疆西藏,今日香港台灣,明日自由世界」來描述香港的境況,指出香港為自由世界的「橋頭堡」,正在自由世界的前沿對抗極權。如果香港失守,其他自由世界的國家將同樣會同樣同到威脅,從而呼籲其他國家與香港站在同一陣線,強化反送中運動的「國際戰線」。

「赤納粹」是一種對疆藏議題的消費嗎?

雖然以「赤納粹」形容中共政權對族群壓逼的暴行讓舉世矚目,但香港示威者將反送中運動與「赤納粹」扣連的做法,亦非毫無爭議。疆藏受壓的問題持續已久,卻在反送中運動前從未在香港出現大規模的聲援運動。香港示威者在反送中運動中提及「新疆集中營」,未必全然是出自對疆藏族群的關心,有可能是希望在國際社會引起更大的迴響。而亦有人指「赤納粹」一字有可能會觸及到西方國家,尤其是德國的歷史傷痕,惹起外媒反感,帶來反效果。但毋庸置疑,香港人的聲援行動,的確為疆藏議題帶來了新的關注。

]]>
3836
孟晗涉嫌尋釁滋事罪起訴不成立 被拘留38天後獲釋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818/ Tue, 08 Oct 2019 21:30:02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818 繼續閱讀 孟晗涉嫌尋釁滋事罪起訴不成立 被拘留38天後獲釋 ]]> 廣東勞權人士孟晗在8月30日下午被南沙檢察院的相關人士帶走,並遭刑事拘留38天後,在10月7日獲釋。

在他無理被捕後,住所的水電供應被切斷,家人因而遭逼遷。孟晗獲釋是因為他涉嫌尋釁滋事罪的起訴不成立,他被拘留期間正值中國大陸70周年國慶,當局對孟的拘留似乎是擔心他在國慶當日會有所行動。

曾兩度入獄 自保安維權行動起走上維權路

在本次被捕前,孟晗曾兩度入獄。孟晗本來是廣州中醫藥大學的保安員。在2013年,他參與了保安員的維權行動,並成為首席談判員,代表其他保安員向院方爭取福利,最後遭到解僱和9個月的判刑。

9個月的牢獄之災,並沒有打垮孟晗為工人爭取應有權利的決心。孟晗在其後加入了勞工NGO,成為全職的維權人士,自此走上了維權路。在2015的番禺利得鞋廠工潮中,孟晗成功為工人爭取社保、住房公積金欠款和遷廠賠償,卻換來21個月的判刑。他本人亦自此被政府視為眼中釘,受持續打壓。他在出獄後發表《獄中札記》,講述自身的維權經歷及心路歷程。

佳士工運後加強打壓力道度 多名勞權人士相繼被捕

危志立(左)和柯成兵(右)

就像其他維權人士一樣,孟晗獲釋後仍受到警方的緊密監控。除孟晗外,本年也有不少其他維權人士相繼被捕,包括長沙富能的三名工作人員程淵、劉大志和吳葛健已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關押近兩個月。他們在7月22日被拘留,並在8月26日被起訴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

而因協助塵肺病工人而被捕的危志立、其同事柯成兵和楊鄭君,也在今年的1月和2月被捕,在8月5日被控以尋釁滋事罪。自去年佳士工運後,國內政府機關對勞權人士的打壓力度明顯加強。


]]>
3818
「木棉社工」國慶日停運 中國NGO生存空間進一步收窄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802/ Fri, 04 Oct 2019 04:00:50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802 繼續閱讀 「木棉社工」國慶日停運 中國NGO生存空間進一步收窄 ]]>

廣東勞權組織木棉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的創辦人童菲菲,於5月中時被無理拘捕,引起中港兩地社福界人士的高度關注。而在本周二(10月1日),「木棉社工」更對外宣佈停止運作。事件揭示了現時中國內地民間組織生存空間的進一步收窄。


(圖片: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官方微博)

「木棉社工」創辦人童菲菲無理被捕

廣東木棉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工作成立於2013年4月,是一間省級社會工作機構,在中國各地都有開展社會發展工作,主要服務議題為外來工和性別平權。在外來工方面,機構曾開辦「外來工睦鄰社區建設項目」,透過一系列的社區活動,協助外來工和其子女融入社區,建立互助網絡。而機構亦透過工作坊、互助小組的渠道,向大眾宣揚平權意識,營造有利婦女發展的良好環境。機構的創辦人童菲菲是北京大學社會學碩士畢業生,主力從事農民工維權和性別議題工作,她在5月22日晚上7時失蹤,與親友失去聯繫。


(圖片: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公眾微信號)

機構國慶日宣布停運 抗議政府持續打壓民間組織

事隔4個月,「木棉社工」昨日突然於微信公眾號發布機構已「啟動注銷流程」及將停止更消息,並附上告別信,寫道:「我們選安靜的離開,所有的情緒,都將化作養分滲進土裡」,並寄語「那些熱烈的花朵,會再次明亮城市的天空。」雖然信中並無直接信中並無提及機構停運的原因,但字裏行間的傷感,透露出負責人對國內民間組織持續被打壓的無奈。「木棉社工」的停運,相信是國內外來工及婦女運動的一大損失。有勞權人士則將組織選擇於國慶日公布消息的做法,解讀成一種抗議。

拘多名勞權分子 進一步加強打壓力度

事實上,童菲菲已非首名「被失蹤」的勞權人士。自去年的深圳佳士工運起,多名民間勞工維權組織的相關人士,包括研究勞工問題的社會學博士梁自存、北京希望社區創辦人李大君及清湖社區學堂創始人李長江等,亦相繼被捕。「木棉社工」已算是國內較溫和的勞權組織,不但和不少官方社福機構,如廣州市青少年基金會、深圳市婦女兒童發展基金會等有合作,亦在2015年政府對民間組織的大規模掃蕩中「存活」下來。本次事件無疑反映了政府更進一步扼殺民間組織的生存空間,再加上2017年實行的「境外NGO法」,中國國內的公民社會,似乎正逐步被全面蠶蝕。


]]>
3802
孟一人被捕 被禁見律師 全家被逼遷 孟父:還有4年租約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780/ Fri, 20 Sep 2019 09:01:43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780 廣東勞權人士孟晗於8月30日再度被警方拘捕,隨即,他的家人也遭到騷擾。據悉,十名「工作人員」於9月10日前往孟晗住所,要求其父母三日之內搬走。孟的家人不從,指租約還有四年多才完,要求他們搬走於法無據。雖然「工作人員」要求他們「三日之內」搬走,但該單位在當天己被截水停電。

孟晗被關押至今,已經第22日。據悉,孟晗至今仍未被批准會見律師。

延申閱讀:孟晗的獄中書

]]>
3780
孟晗再被關押 七警上門拘捕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770/ Sat, 31 Aug 2019 08:57:07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770 繼續閱讀 孟晗再被關押 七警上門拘捕 ]]> 8月30日,廣東勞權人士孟晗再度被警方拘捕。消息指,他被數名便服及軍裝人員押回家中,「抄家」逾一小時,再被帶返派出所。暫時未知被捕的罪名和原因。

孟曾因協助集體工人維權,被控「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而獲刑21個月。2017年9月,他出獄後又因為出被獄中扎記而被一度拘押。

孟晗原本是工人出身,早年於宜昌長江航務管理局工作。下崗後於2010年進入廣州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擔任當保安員。2013年,孟晗曾參與廣中醫醫院保安員的維權行動,並當選為首席談判代表向院方爭取福利。及後卻因此而被解僱和判刑9個月。在當年的自辯書中,孟晗堅稱︰「我有幸被選為工人代表和首席工人談判代表。從那時起,我知道我身上的責任,我只能緊緊地和工人們團結一起,共同去面對困難。」

從自身的經歷中,孟晗意識到國內工人被剝削侵權時,往往求助無門,需自發組織抗爭。因此獲釋後,孟晗繼續走在工人維權的最前線,並加入「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協助其他工人爭取勞工權益。在2014年至2015年期間的番禺利得鞋廠工潮中,孟晗曾組織工人選舉工人代表、提供工會教育和籌募罷工基金,藉以提昇工人的議價能力。並成功協助工人爭取高溫津貼,社保、住房公積金欠款以及遷廠賠償等訴求。

]]>
3770
當中國製造不再吃香 三星生產重心逐步移向東南亞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762/ Thu, 22 Aug 2019 08:36:01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762 繼續閱讀 當中國製造不再吃香 三星生產重心逐步移向東南亞 ]]> 近年來,三星手機在中國所佔據的市場份額一直萎縮,由數年前佔有達百分之二十,大幅下降至2018年第四季不到一個百分點。而中國大陸的手機市場,全面由國內的四大牌子:華為、OPPO、VIVO、小米佔有壟斷性的比例。除了銷售份額下跌之外,印度等新興手機市場則以硬性條件,規定外資手機在其國內設廠,方可免徵高額關稅,成為另一項因素,促使三星將其廠房遷往成本更低的印度等地。

在2013年,三星在中國的員工數目超過三萬五千名,但在2019年,在最後的惠州廠房,三星的員工數目僅餘5000人。相比之下,三星公司將手機生產投資集中在印度和越南之中,員工規模達數以十萬計之譜。在年前,三星在印度諾伊達興建了全球最大的行動裝置廠房,在今年5月份,三星宣佈會在印度再行投資3.6億美元,以興建多兩個廠房,不單為三星本身,還為其他廠商提供零件;而三星目前在越南各地共設8個廠房。三星在兩國廠房的手機出貨量可達到上億部的規模。

反觀三星在中國的業務,在2018年4月,三星先是關閉旗下三星深圳電子通信公司,為數320名員工被遣散;然後短短半年,在2018年年底,三星再將其位處於天津的廠房關閉,天津廠房每年生產達到3600萬部。而到了今年,三星停止了在其最後的惠州廠房的招聘工作,並在六月初進行非自願裁員;在七月則張貼了其他企業的招聘宣傳告示,此舉與前述三星天津工廠宣布停產的做法相似,被視為該惠州工廠宣布停產的先兆。

外資撤離中國,工廠停產,引起勞權行動的可能性亦隨之而增加,工人面對失業和轉職的不確定性,成為撤離中國趨勢中最受直接衝擊的一群。和三星撤出中國的例子相類似,SONY在2016年11宣布出售位於廣州市的工廠予另一家中資企業,不再經營相關業務,引起廣州廠房四千名職工抗議。雖然SONY和接手企業簽訂協議接收該批員工,單從表面看來,只是投資方轉變『換老闆』,但實際上企業併購重組後,僱傭合約上工齡的年期按原有日期抑或重組後計算,關乎員工相關的賠償標準。同時,出於人工成本、便於控制等因素,年資較長的舊員工面對在易手後被率先裁員的風險相對較高。

與此同時,縱然人們往往因為中國經濟數字上的表現,以及中國企業在市場上日益增加的份額而轉移視線。可是這種樂觀想法,忽略了外資撤出中國不單是個別企業的選擇,而是會涉及周邊產業的需求亦隨之而減少,受影響的可能是整個產業鏈。放觀近月中國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都處於低於50的萎縮區域,隨着更多工人面臨失業或轉職的衝擊,類似前述爭取權益的爭議恐怕將會日漸嚴重。

即使中國企業在市場份額日益增加,以及中國企業獨有配合國家需要的習性,中國本國企業的擴張也未必合乎人們所預期,填補到外資撤出所造成的空間。中國企業同樣需要考慮外資所考慮的因素,包括中國製造業成本較東南亞或南亞國家為高,不單關乎人工成本,也包括能源成本、稅務成本、生產率等因素;以及本身希望開拓東南亞和印度的手機市場,因此接受當地政府就進入其市場所設下的條件。

三星曾經作為大舉投資中國的一間標誌性企業,其撤離中國,改往東南亞和印度投資的舉動,故之然為輿論所注視。而工人作為直接受衝擊的一群,無論是飯碗不保、抑或是原有勞工權益被更改,在逆來順受以外的選擇,必定是為自己權益據理力爭。然而,在整體經濟面臨下行的風險下,在中國數以億計的勞動人口面前的危機,可能遠比想像中嚴峻。整個世代以來,中國勞工密集式的製造業發展路向步入停滯的陰影。

]]>
3762
訪南韓「燭光革命」領袖李泰鎬:南韓運動的「勇武/非暴力」之辯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758/ Sat, 10 Aug 2019 17:09:27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758 繼續閱讀 訪南韓「燭光革命」領袖李泰鎬:南韓運動的「勇武/非暴力」之辯 ]]> 南韓社運深深影響了香港的社運。在過去兩個月,2016的南韓反朴鬥爭成為香港抗爭者時常提起的例子;而2005年在港反WTO的韓農,也分別啟發了2009年香港反高鐵抗爭青年,以至近年的「勇武抗爭」的技述。在反送中運動正熱的七月,紅氣球趁南韓「燭光革命」領袖李泰鎬Tae-Ho Lee來港,訪問了他們的運動經驗。

南韓在戰後長期處於獨裁軍政統治的國家,在80年代末達致民主轉型。在世界民主倒退的當下,正歷經多番蛻變,正在守護民主的十字路口。有看過《1987逆權公民》的都知道,南韓在1987之後踏入民主轉型。不過由於反對陣營未能協調出一個候選人,南韓獨裁者全斗煥的接班人盧泰愚勝出了第一次總統普選。直至1993年,南韓才選出首任來自民主運動的總統金泳三。

1987的6月抗爭成功,但民主轉型不是一勞永逸。即使有普選,南韓的民眾仍然要為推翻民選總統朴槿惠而上街。2014-15年,南韓的民間社會組成了緊急反朴鬥爭聯盟,聯繫了超過300個團體、覆蓋70個城市,建立了共抗朴槿惠的聯盟。這個聯盟的性質類似於香港的民間人權陣線,然而論團體的動員能力和公民社會的實力,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李泰鎬便是這個聯盟的聯繫人之一。作為「大台」,他指出「燭光革命」最困難之處是如何將不同意見的示威者團結起來。在2016年的「燭光革命」成功之前,南韓也經歷了社會運動的「低潮」和「勇武/和平示威」的爭端。Tae-Ho由2008年講起,當時也有大型的燭光集會,然而參與者的訴求南猿北轍。一些農民是為了反對進口美國牛肉而戰;而另一群參加者主要是為了表達對保守執政黨的不滿。在不同的訴求之外,群眾在和平集會時間過後留守,集會的主辦者也無法解散群眾,繼而要面對警察的清場。這種情況在2008年的大型集會中屢見不鮮。運動在行動者的爭議聲間落幕,及至2010年前後,示威的形態轉向小型。

2012年的選舉,朴槿惠贏出。社會輿論開始爆出對她選舉舞弊的質疑,指她僱用「網軍」平擾選舉。當期時,運動內部也出現了要求調查選舉弊案還是直接推翻朴氏政權的爭論。這數年以來,Tae-Ho見證著運動內部關於「和平抗爭」還是「勇武抗爭」的爭論。前者如他,強調舉辦和平集會,他笑著說:「事實上,我那時也被罵得很慘。」即使到了2014年,運動內部也難收找到共識。

兩派人的爭論,來到2015年出現了一個轉捩點。韓農白南基在抗爭時被水炮車撃中而死,引發了更大規模的示威浪潮。儘管李泰鎬未盡同意他們的示威手法,但他也不得不承認,抗爭者的死亡產生了巨大的團結感,令運動內部的群眾可以放下成見走在一起,影響到2016年的反朴鬥爭。李泰鎬認為,經歷了像2008年那樣的分化和失敗,當時的民眾形成了一個世代。到2016年再度走在一起的時候,終於學懂了求同存異的團結。

事實上,在南韓的民運史上,「勇武抗爭」的傳統一直佔一席位。在80年代的軍政統治下,校園間確有出現「武裝鬥爭」的討論。那時,無論是非暴力抗爭者,還是主張以武裝為運動出路,在警暴面前需要以自衛型的武力保護自己,則已無異議。

經歷民主轉型之後,以「公民抗命」為理念的非暴力行動,和直接行動者於90年代相繼興起,但運動內部的詮釋亦各不相同。李泰鎬說,這問題在韓國的複雜性有多個方面。首先,南北韓在理論上仍處於戰爭狀態,「暴力」本身便是社會中顯見的東西。而過去多年以來,社會運動除了面對國家的警察暴力,也會面對國家背後支持的暴力團體。因此,南韓社會運動之中,關於是否使用武力的討論,是在這樣的實際歷史脈絡之下發展出來的。來到今日,主張「武裝鬥爭」的人已幾乎不存在,但是主張以自衛、止暴的方式面對警察暴力,則仍然是一大派系。 對於李泰鎬而言,儘管他認為非暴力抗爭才是抗爭之道,主動去理解那些「衝衝子/勇武」的想法,仍是很重要的。

「在遊行中,當警方用警察巴士攔路,民眾的反應也有很大不同。」李泰鎬舉例,他們有些會站在警車前叫口號,有些會繞過警車,有些則要將警車破壞掉。「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民眾會選擇……把警車毀掉。」李笑說:「我們的團體是反對毀掉警車的,但當然沒人聽。」那麼他們如何緩解這些暴力?他們將警方以警車為路障,阻礙和平遊行的部署告上法庭,申請法院判定為違憲, 最終勝訴。

李本以為既然案件勝訴,警方不能再以巴士為路障,民眾也就不用毀壞警車啦。豈料警方在法院判令下達之後,鑽判詞的空子,繼續將警車放在遊行路線中間。民眾一見到警車,覺得憲法法院不是判了警察不能這樣做?「反而更氣了,覺得警察違法,更加要毀掉警車。」李說罷只能苦笑:「可是,雖然警方這樣做是違法的,但毀掉警車也一樣是違法的,於是也有不少人因此被囚。」即使到了2016年的反朴鬥爭,如何應對「警車被毀」的問題,仍然十分棘手,看來李也只有苦笑的份。

在第一次的「媽媽集會」上,響起了改編自韓國民運歌曲的《愛的征戰》,讓李感受到韓國運動的能量,也傳遞到其他地方。這次「反送中」運動的抗爭者十分年輕,李覺得這正是未來的希望所在相信這運動的影響絕不會限於香港,也會影響到亞洲各地的青年人,包括中國的民眾。

]]>
3758
李鵬一死 湖南工運人士何朝輝即失蹤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755/ Wed, 31 Jul 2019 10:10:07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755 繼續閱讀 李鵬一死 湖南工運人士何朝輝即失蹤 ]]> 湖南郴州公民、前工自聯領袖何朝輝(楚天南雁)於7月29日起失蹤,據悉,他與朋友於7月24日參加同城聚餐,席間以李鵬照片合照。及後,席上的聚餐4位友人皆先後被約「喝茶」。

何朝輝曾經是李旺陽的戰友和獄友。1989年,他是彬州鐵路局工人,擔任湖南工自聯副主席,發動鐵路工人罷工,因而獲刑四年,罪名為「擾亂交通秩序」。1993年獲釋後,他繼續從事民主運動的訊息工作,向海外人權組織聯繫。 1998年,他被判囚十年,罪外是「為境外組織非法提供情報」。

何朝輝特別關注下崗工人的情況,於97年98年期間,在郴州地區組織了十多宗工人示威,特別有影響的是資江錳礦工人罷工及郴州三輪車工人遊行事件。

]]>
3755
事隔一年,再爆抗爭  內地Lalamove剝削持續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747/ Fri, 26 Jul 2019 15:46:37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747 繼續閱讀 事隔一年,再爆抗爭  內地Lalamove剝削持續 ]]>         2018年4月下旬,港資物流公司Lalamove在內地的業務「貨拉拉」爆發工潮,起因在於企業單方面下調公司運費,令司機收入大減,加上近年不斷上漲的燃油、路費等成本開支,令他們無法負擔生活,引發5個城市,數以百計的司機先後發動罷工,引來關注。事隔一年,貨拉拉卻因為相同的原因,再度引發司機罷工。

        早於2019年7月3日,福建泉州已有大批司機因貨拉拉下調運價,前往貨拉拉當地分公司抗議,其後於西安、昆明、武漢等地,同樣有司機發起抗爭。

        7月18日,浙江省寧波市近300名貨拉拉司機,於寧波市鄞州區貨拉拉寧波分部門口聚集,抗議貨拉拉調低司機運費,堵塞了一段道路。有現場人士指抗議司機一度與在場警員發生衝突,並帶走了兩名抗議司機,他們的狀況目前並未有任何消息。

        同日,廣東省東莞市也有3-400名工人到市內貨拉拉辦公室,就企業下調運費的事件抗議,其間警方封鎖了辦公室,禁止抗議司機進入,於是發起行動於7月19日到深圳市貨拉拉總部抗議,獲得周邊城市的貨拉拉司機響應。

7月19日早上9時左右,深圳市數以百計的貨拉拉司機,到位於福田區梅華路的貨拉拉總部抗議,圍堵總部出入口及堵塞附近道路,而廣州、東莞、湛江、江門、惠州等珠三角地區的司機亦有陸續前往參與抗爭。參與司機指,當時有近3000名的司機前往當區抗議,同時亦有近500名公安於現場。當日警察在上午拘捕了3人,下午又拘捕了7、8人,目前他們的情況仍然未明。7月19日晚上,警方決定執行清場,令司機抗爭結束。當時有5名代表於總部內與資方談判,不過談判卻沒有任何成果,抗議司機提出的訴求,包括回復2018年運費標準,回復平台功能讓原有司機接單機會不會少於新加盟司機,更改使用導航程式等8項,全數沒有任何進展。當時企業承諾會於7月23日給予回覆,但截止7月26日,仍未有任何貨拉拉就司機訴求作出任何回應的消息。

Lalamove持續下調司機運費,明顯是在現時國內經濟增長放緩,物價持續上升的情況下,增加收入本已非常不穩的貨車司機的負擔。而隨著近年「互聯網+」企業的競爭愈來愈激烈,企業間的「逐底競爭」更是愈來愈常見。Lalamove應立即停止下調司機運費,保障和尊重從業人員可享有具尊嚴的生活。

]]>
3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