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氣球 Red Balloon Solidarity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 中國工人抗爭的第一手資訊 Fri, 24 Jan 2020 05:03:13 +0000 zh-TW hourly 1 https://wordpress.org/?v=5.0.8 107995131 【CALL TO ACTION】 ONE KILOMETER RUN FOR CHINA’S LABOUR ACTIVISTS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927/ Wed, 22 Jan 2020 08:13:37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927 繼續閱讀 【CALL TO ACTION】 ONE KILOMETER RUN FOR CHINA’S LABOUR ACTIVISTS ]]> 2018 to 2019 have been two years of intense crackdown for China’s labour activists. Beginning with the Jasic Trade Union struggle of July 2018, wave upon wave of China’s labour activists have been arrested or disappeared in an attempt to suppress labour activism in China.

Over a year and a half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crackdown, eight activists arrested in early 2019— Yang Zhengjun, Wei Zhili and Ke Chengbing of the worker media platform iLabour, worker activist Wu Guijun; collective bargaining trainer He Yuancheng; Song Jiahui, Zhang Zhiru, and Jian Hui of the Chunfeng Workers Service Center—are rumored to be facing trial in the near future. They have all been held for over or nearly a year without trial. Thus far, relatives of the detainees have not been informed of their trial dates and have been denied any information about their cases. Relatives are concerned the detainees may face secret trial and be sentenced without a fair and transparent trial.

To raise awareness of these activists’ cases and demand the release of all detained Chinese labour activists, members of civil society and labour rights activists in Hong Kong are calling for supporters around the globe to participate in the One Kilometer Run for China’s Labour Activists. Participants are asked to take turns running ONE KILOMETRE (OR MORE IF DESIRED) with messages of solidarity for the arrested labour activists, and sharing your run for awareness on social media, your social media post will be subsequently shared on Red Balloon Solidarity Facebook Page. Participants are encouraged to dedicate your run to one of the criminally detained labour activists (their profiles and message placards can be found below) or other labour activists of your own preference.

If you would like to participate in Run for China’s Labour Activists, please register online here

Background of the Crackdown

From mid-2018 onwards, and continuing through 2019, China has conducted a massive crackdown on its domestic labour movement. Beginning with the repression of the explosive Jasic campaign, the crackdown has expanded into a wide-reaching sweep of labour activists across the country.

Since July 2018, over 130 labour activists have been detained, questioned or disappeared by the authorities. In 2018, several dozen worker activists and student supporters were arrested as part of the crackdown on the Jasic trade union struggle. The crackdown later extended to university campuses around the country, in a crackdown on vocal student supporters calling for the release of the Jasic activists.

By the beginning of 2019, the crackdown extended beyond Jasic to target long time labour activists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including staff and former staff of the Chunfeng Workers Service Center, long time worker activist Wu Guijun, and three activists of the worker media platform iLabour.  Targets during the long crackdown have also included social workers and even grassroots-level ACFTU staff.

Neither has the crackdown ended. Most recently, in December, Chen Weixiang and two other activists working with Heart Sanitation, a platform which advocates for sanitation workers’ rights, were administratively detained for 15 days.

Activist Profiles

Yang Zhengjun, Wei Zhili, Ke Chengbing, editors of the worker media platform “iLabour”

On 8 January 2019, Chinese police detained “iLabour” website editor Yang Zhengjun. Less than three months later, on 20 March, police detained another two of the website’s editors—Wei Zhili and Ke Chengbing. The three activists collabourate to produce “iLabour”, an independent online labour rights media platform created in November 2013. The website covers worker-related stories and news, shares workers’ rights defense experiences and provides workers with a platform for labour rights consultation.

At the time of their arrest, iLabour was reporting on and supporting a struggle for occupational disease compensation by Hunanese construction workers who had contracted pneumoconiosis working as blast hole drillers in Shenzhen. “iLabour” began supporting the pneumoconiosis workers’ struggle in early 2018, providing them with labour law consultation and sending out rights defense updates online to make their plight visible to the public.

Upon reaching the one month legal limit for criminal detention, the iLabour Three were transferred into Residential Surveillance in a Designated Location (RSDL), a controversial system of detention enacted into law in 2013. In RSDL, family members are not notified of the person’s whereabouts, and the suspects are routinely unable to see family appointed lawyers. Due to the lack of oversight allowing torture and forced confessions, UN experts consider RSDL may constitute a form of forcible disappearance. 

Yang, Wei and Ke were transferred from RSDL to formal arrest on 5 August 2019, yet their family-appointed lawyers’ requests to meet with them have continued to be denied.

Wu Guijun, worker activist 

Wu Guijun first came to light as an activist in 2013 when he organized workers at Hong Kong-owned furniture maker Diweixin in Shenzhen to protest the company’s refusal to discuss compensation for the planned closure and relocation of the factory. He was detained for more than a year before being released without charge in June 2014, at which point he began his career as an independent activist helping factory workers in the city to claim social insurance and other entitlements.

Wu was detained and criminally detained since 20 January, 2019, the date of his trail remains unknown.

He Yuancheng, collective bargaining trainer and editor of Collective Bargaining Forum

He Yuancheng once worked as a legal assistant at the Guangdong Workers Protection Law Firm. While working at the law firm, he trained workers on their legal rights. He later became the editor of Collective Bargaining Forum.

He was arrested and criminally detained since 20 January, 2019, the date of his trails remain unknown. 

Zhang Zhiru, founder of the Chunfeng Labour Dispute Service Center

The Chunfeng Labour Dispute Service Centre was founded in 2005 and has focused on spreading legal information and providing legal assistance to workers. It has been involved in numerous labour disputes, guiding thousands of workers through collective bargaining with their employers. The centre even won praise from state-run media outlet Global Times in 2014.

Zhang Zhiru has been one of the most prominent labour activists in Shenzhen for the past decade. After working on construction sites and assembly lines in his home province of Hunan for many years, Zhang founded the Chunfeng Labour Dispute Service Centre in 2005. 

Song Jiahui, worker activist, former staff of the Chunfeng Labour Dispute Service Center

Song Jiahui began her activism as a worker at the Lide shoe factory in Panyu, Guangzhou. She took part in the well-known strike at Lide from 2014 to 2015. During the strike, she became one of the nineteen negotiators democratically elected by the workers. After her experience as a negotiator during the strike, Song worked for a time at Chun Feng Labour Dispute Service Center to continue her service to the other workers. 

Jian Hui, former staff of the Chunfeng Labour Dispute Service Center

Jian Hui also worked at the Chun Feng Labour Dispute Service Center, helping workers to defend their rights.

All three were arrested and criminally detained since January 20, 2019, the dates of their trials remain unknown.

]]>
3927
【行動呼籲】獻給中國勞權人士的一公里路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919/ Wed, 22 Jan 2020 07:19:17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919 繼續閱讀 【行動呼籲】獻給中國勞權人士的一公里路 ]]> 2018至2019年,中國的勞權運動兩年間受到來自官方的嚴重打壓。由2018年7月的佳士工人抗爭開始,一波又一波的中國勞權人士被抓捕或被失蹤。

自壓打潮開始一年半後,其中被捕的八名勞權人士—— 工人媒體平臺「新生代」編輯楊鄭君、危志立和柯成兵;工人維權領袖吳貴軍;集體談判導師何遠程;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的宋佳慧、張治儒和簡輝 ——至今在未經審訊的情況已被刑事拘留接近或超過一年。他們的家屬至今仍未獲得他們開庭日期的資訊,被剝奪了瞭解他們案件資訊的基本權利。有家屬擔心當事人將被秘密開庭,以不公平、不透明的方式被審判。

為要求中國政府釋放所有被捕勞權人士,香港公民社會成員和關注勞工權益人士邀請各位支持者參與我們的「獻給中國勞權人士的一公里路」行動。我們將邀請參與者輪流帶著聲援標語跑一公里(或更多),並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分享自己的跑步行動,你的行動將由「紅氣球」面書轉載。參與者可以在社交網站貼文中,選擇把行動獻給其中一名被捕勞權人士(被捕人士的簡歷和聲援標語可參閱下文)或其他你認為值得被關注的勞權人士。

如果你同意參與「獻給中國勞權人士的一公里路」, 請通過以此表格報名︰https://bit.ly/2RhkZQS

打壓背景

由2018年年中至今,中國政府對工人運動的打壓不斷。由2018年對佳士工人抗爭的打壓開始,擴散到2019年對多地工運人士的打壓。

自2018年7月,已有超過130勞工維權人士被拘留、傳召或失蹤。2018年的佳士工人抗爭中,數十名工人組織者和學生支持者被捕。打壓後來擴散到全國各地的大學校園,廣泛打壓和濫捕各地聲援佳士工人和學生的高校生。

到2019年年初,打壓從佳士抗爭的相關人士進一步蔓延到珠三角的資深勞權人士,包括「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的職員以及前職員,工人維權領袖吳貴軍,以及工人媒體平台「新生代」的編輯。打壓對象還包括社工以及基層工會工作人員。

中國政府對勞權人士的打壓也至今未結束。2019年12月,陳偉祥以及另外兩名參與「心環衛」工作的人士被行政拘留了15日。「心環衛」為 一個宣導環衛工勞動權利的新媒體平台。

被捕勞權人士簡介

楊鄭君、危志立、柯成兵,「新生代」工人媒體平台編輯

2019年1月8日,長期關注和支持湖南塵肺工人維權的勞工資訊自媒體「新生代」編輯楊鄭君被深圳坪山警方在廣州市跨市拘捕。不到三個月之後,同年的3月20日,同樣關注和支持湖南塵肺工人維權的「新生代」主編危志立和柯成兵也被深圳坪山警方在廣州市跨市拘捕。

「新生代」於2013年成立,旨在提供與工人相關的新聞收集與社會分析、分享工人的維權經驗以及給工人提供一個維權諮詢平。

三人被捕的時候,正在報導和支援一批曾在深圳從事風鑽爆破工作的湖南塵肺病工人的維權。「新生代」於2018年初開始跟進塵肺病工人的維權行動,為工人提供法律諮詢以及報導維權進展,讓社會能聽到他們的聲音。

在將近一個月的刑拘之後,三人均被轉入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此後︰指監)。期間,家屬不會被告知當事人指監地點,當事人也通常無法見到其家屬委託的律師。因缺乏監督以及有酷刑、刑訊逼供的風險,聯合國專家認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可能構成強迫失蹤。

楊、危、柯三人於2019年8月5日從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轉為正式逮捕,但他們家屬委託的律師的會見申請仍然被拒絕。

吳貴軍,工人維權領袖

吳貴軍在2013年成為了一名知名的工人領袖。當年在港資企業迪威信家俱用品工作的吳貴軍組織了工人要求公司給員工支付搬廠賠償。他因此被拘留了一年,最終2014年6月無罪釋放。此後,吳成為了一名獨立勞權人士,幫助工廠工人爭取補繳社保以及其他應得福利待遇。

吳於2019年1月20日被捕後一直被刑事拘留,至今審訊無期。

何遠程,「中國集體談判論壇」的編輯

何遠程曾任職于廣東勞維律師事務所,負責為工人、勞工機構進行集體談判培訓、應工人邀請介入勞資集體談判案件。他後來成為了「中國集體談判論壇」的編輯。

何於2019年1月20日被捕後一直被刑事拘留,至今審訊無期。

張治儒,「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創始人

深圳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成立於2005年,為工人提供法制宣傳、法律援助和職業安全培訓服務,至今已逾十年。服務部十多年來介入多起勞資糾紛,幫助數千名工人與雇主進行集體談判,2014年還得到「環球時報」的表揚。

張治儒為深圳近年的突出勞權行動者。在工地和流水線上工作多年之後,張2005年創辦了深圳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

宋佳慧,工人維權領袖、「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前職員

宋佳慧同是工人出身,曾在番禺利得鞋廠工作。2014-2015年間,她參與了利得廠工人的抗爭,由一個普通的工人參與者,在罷工的鬥爭之中,成為了工人選出的十九位談判代表之一。在參與利得罷工的談判工作之後,宋佳慧一度在春風勞工服務部工作,延續她身為工人,幫助工人的使命。

簡輝,「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前職員

簡輝同樣在深圳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工作,幫助工人維護自己的權利。

三人於2019 年1月20日被捕後一直被刑事拘留,至今審訊無期。

更多資訊可溜覽以下網站︰

紅氣球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

中國工運人士關注組 https://laoquan18.github.io/

]]>
3919
曾報道反送中遊行女權記者黃雪琴 被捕3個月後獲釋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913/ Mon, 20 Jan 2020 09:08:22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913 繼續閱讀 曾報道反送中遊行女權記者黃雪琴 被捕3個月後獲釋 ]]> 於去年10月17日以「尋釁滋事罪」被捕的廣州獨立記者黃雪琴,已於本月17日,被捕3個月後取保獲釋。

現年32歲的黃雪琴,在性別平權議題上一直不遺餘力,除了積極推動國內的#Metoo運動外,亦曾為很多受性騷擾的女士發聲。她曾親身參與香港在2019年6月9日的反修例遊行,並在網上發佈《記錄我的「反送中」大遊行》。她在文中分享自己的經歷,寫出在香港,警察的粗暴度越来越高,並直指中國大陸的言論自由受審查機制所限。未知黃雪琴本次被捕是否該事件有關。

記錄內地維權人士情況的「南方傻瓜群」專頁帖文中,附有雪琴的訊息:「我是雪琴,回來了,谢谢你們。暫時不方便與大家當面道謝。心裏記得。一秒鍾的黑暗不會讓人成為瞎子。」

除黃雪琴外,中國內地於去年拘捕了多名勞權人士,當中不少仍然被關押中,希望他們能夠早日獲釋。

]]>
3913
被無理關押逾一年 勞權八人審訊無期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902/ Wed, 08 Jan 2020 08:03:33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902 繼續閱讀 被無理關押逾一年 勞權八人審訊無期 ]]> 自2018年7月的佳士工運起,國內政府對工運的打壓力度明顯加強,大規模搜捕維權人士。大搜捕甚至波及一些較溫和的組織工作者及媒體。除了審訴時的酷刑外,當局故意延長司法程度、以行政手段關押勞權人士及剝奪其見律師權利的做法,亦漸趨普遍。根據內地刑法,被捕人的最長拘留期限為37日,進行偵查羈押則是7個月。因此公安機關由拘留至逮捕,再進行羈留偵查不能超過8個月。但是,檢察院卻能透過「發還偵查」的程序,將案件還予公安機關再度進行搜証,不作正式起訴,任意延長拘禁被捕人的期限。以下是8名於2019年初被捕的勞權人士近況。

勞權五人

(圖片:微博)

吳貴軍:積極推動政策改變而兩度身陷牢獄 而今仍未獲釋

吳貴軍原是工廠工人,他自2013的深圳迪威信搬廠事件被捕起,便投身勞工運動。他在獲釋後成立了勞工組織「新工億」,除了以法律諮詢為個別人追討賠償外,他更積極於政府部門間斡旋,並透過上訪、聯署及訴訟等推動政策改變。他的熱心讓他深受工人敬重,稱他為「吳大哥」。吳貴軍在2019年1月20日無故被捕。

現時,吳貴軍暫時被轉移到了第二看守所,家屬亦於11月收到了通知,律師被換了。曾與吳有兩次會面的原有律師,已不能再要求與當事人見面。吳貴軍曾寄信給其妻,但內容都只是一些安慰的訊息,叫大嫂好好照顧自己,案件暫無進展。

「春風」三人:創辦人張治儒被剝奪會見律師權 連同簡輝、宋佳慧仍被拘留

深圳春風勞動爭議服務部由張治儒所創立,他在任職電子廠工人時留意到工會大多數都是由國家或資方操縱,故成立民間組織去為工人提供法律意見,協助他們與資方談判,爭取權益。張在2014年發起了超過三萬人參與的裕元罷工,聲名大噪。雖然春風在近年作風漸趨低調,但張治儒及兩名前員工簡輝及宋佳慧卻在2019年1月20日時以未知罪名被捕,而張治儒更在被捕四個月後才第一次獲批見律師,三人仍全數被拘留中。

集體談判導師何遠程 因為工人提供培訓而被捕

何遠程是國內集體談判的推動者之一。他自2010年起加入廣東維權律師事務所,並為工人進行集體談判的培訓、介入他們的集體談判案件等。另外,他是國內集體談判論壇的編輯。在政府加強對勞工團體的打壓前,推動集體談判權在內地曾取得一定成效,除了令工人的維權意識增加外,廣東省政府更曾推出《企業民主管理條例》支持工人以合法途徑參與集體談判。然而,與其他勞權份子一樣,何遠程在1月20日被拘捕,並在1個月後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正式逮捕,至今仍未有新消息。

(圖片:網絡)

《新生代》編輯三人:家屬被通知將秘密開庭 仍未被正式起訴

在2019年初,三名《新生代》編輯包括柯成兵、楊鄭君及危志立被捕。三人各因不同原因投身於勞工運動:危志立因高中一次獻血時注意到塵肺病工友的慘況,而開始投身工運。他曾在手牽手工友活動中心工作,後來在中心被逼關閉時轉回媒體工作;而楊及鄭兩人同樣在大學期間就開始關注農民議題,並參與了富士康事件的一些後續聲援行動。他們在本年初,因協助塵肺病工人追討賠償,而以「尋釁滋事罪」被捕。三人現時被關押在看守所,至今審訊日子無期。危志立的妻子「大兔」鄭楚然發起了「跑一萬公里迎小危自由」的聲援行動,仍在每日進行中。

結語

國內工運屢遭打壓的情況令人憂心,而當局漸趨頻繁地以行政手段延長拘留期,甚至剝奪被捕者會見律師的權利,亦反映國內被捕人士權利已近乎盪然全無。臨近春節,這批勞權份子已被捕接近一年,卻仍未進入審訊程序。我們固然難以直接援助他們,但可以透過團結民間力量去聲援他們,以持續國際社會對中國勞權人士狀況的關注。希望他們能早日獲釋,回復自由。

]]>
3902
爭主權,也爭勞權!-記巴塞隆納消防員抗爭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897/ Sat, 28 Dec 2019 11:02:45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897 文:堅

2017年,是加泰羅尼亞地區舉行獨立公投的一年,當時超過226萬人參與投票中有90.9%人支持獨立建國。而當時發生了一幕令人印象深刻的畫面,一批消防員以肉身保護前往投票的群眾。

就在加泰羅尼亞議會通過舉行公投後,就被西班牙的中央政府定性為違憲的非法選舉,派出國民警衛隊到場阻止公投進行,更以暴力手段對待在場的投票群眾。除了想阻止公投繼續進行外,更造成了無辜群眾的受傷。加泰羅尼亞一批消防員當時就選擇了站於人民的一方,在休班的時間穿上保護衣,拉起人鍊抵禦國民警衛隊的警棍,保護前往投票的群眾,捍衛人民投票的權利。

在公投結束後,消防員的身影就消失在大眾的視線,然而於2018年冬天,巴塞隆納的消防員再一次穿上了保護衣走上街頭,而這次他們是為了捍衛自身的權益,身為一名受僱人士的勞工權益及保障。

筆者於2018年10月到訪了巴塞隆納,巧合地於街頭上遇上了由巴塞隆納消防員發起的示威遊行。他們同樣地穿起與一年前的保護衣及頭盔,帶起工作時使用的工具遊行,爭取自己的二大訴求。1. 缺乏訓練新的專業消防員,每個消防員去年工作時間比常規時間超出400小時,要求增加一千個專業消防員職位; 2. 古舊的消防車,所有消防車已用超過15年,亦有超過20年,要求更換新型的消防車。他們沿途高呼行動口號: LA NOSTRA DIGNITAT ES LA TEVA SEGURETAT (我們的工作是你的安全),並加以播出代表危險的警號聲。

數以百名消防員的遊行隊伍以巴塞隆拿議會大樓外廣場作為終點,同樣是該城市一個標誌性地方,除了是旅遊熱門參觀地點外,更是公投時發起集會的地方。一眾消防員到達終點後除了繼續高呼口號外,稍後就作出了多種不同行動來表達自己的工作與群眾的息息相關,包括繼續播出警號聲代表意外及危險出現的時候、亦放出有顏色的煙霧代表喜慶節日時需要消防來保護公眾安全、到最後更以自焚來表現自己身處危險的意思。

經過同行翻譯朋友得知,原來因為法律問題,他們不能成立工會保障自己,只能有協會形式存在,這個情況類似於香港,他們亦不受工會法的保障,而這次他們的行動亦不能以協會來發起,要以個人身份參與,增加了風險。然而,他們告訴筆者,他們這次行動是依靠手提電話的通訊軟件進行組織及籌劃,即使是個人身份都可以聚集起來,為著訴求並同地再一次站出來。

在抗爭行動中,除了聲音及煙霧吸引目光外,消防員們將訴求融入群眾的生活經驗中,拉近兩者之間的關係 – 「我們的工作是你的安全」,凸顯不是為了私利的訴求,爭取來自各方的支持及認同。

巴塞隆納的消防隊盡顯了無畏精神,不單在維護民主權利,於警暴下保護市民,面對自己的勞工權益下都絕不低頭。抗爭從來都需要負上成本及風險,但需要的都是組織起來、站起來及走出來,面對制度的壓力來反抗。

]]>
3897
捍勞權有罪!行動青年祥子被拘 原因未明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893/ Thu, 19 Dec 2019 10:56:14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893 中國政府再以行動宣布:在中國,捍衛勞工權利有罪!中國勞權行動青年祥子(原名陳偉祥)於12月17日傍晚5時左右被捕,據悉,他被警方在上門拘捕,同時被捕的還有一名「心環衛」公眾號的編輯和一名實習生。當時,兩人被拘上一輛麵包車,罪名未明。

祥子一直關心中國勞工議題,尤其關注清潔工人(環衛工)權益。他設立公眾號「心環衛」,發表有關環衛工人的待遇研究、法律知識、工人故事,以令基層工人得以知道自己的權利,進而爭取合法權益。公眾號「心環衛」令清潔工人的大額欠薪案得以曝光,亦以問卷的方式協助工人將「以罰代管」的制度問題揭示出來。

祥子於中山大學醫學院畢業,就讀期間已關心工人議題及城鄉差異。2017年,他赴美國賓州州立大學攻讀勞工政策研究碩士。回國後,在2018年的勞權大掃蕩的背景下,他堅持經營公眾號「心環衛」。

三名「心環衛」的人員被捕至今已超過48小時,其友人仍然未有進一步消息。

]]>
3893
雙十一購物日:消費者的狂歡 快遞員的奔勞?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877/ Wed, 27 Nov 2019 07:53:54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877 繼續閱讀 雙十一購物日:消費者的狂歡 快遞員的奔勞? ]]> 「雙十一」一直是國內的網購高峰期,每年此時的網購業務皆有增長,而在今年,阿里巴巴天貓創下單日交易2684億人民幣的營業額。然而,在消費者的狂歡背後,快遞員的待遇和權益,又能得到保障嗎?

本年雙十一快遞量再創新高

根據國家郵政局的統計,本年11月11日的快遞業務再創新高,單日企業攬收的快件達5.35億個,快遞量是上季的3倍[1]。而這段高峰期間,以全國大概有210萬位快遞員推算,每位快遞員平均一天要處理240件包裹[2]。為了處理如此龐大的貨量,不耽誤送貨,不少快遞公司甚至要求快遞員們早一天就在站點內過夜休息,以準備翌日包裹到達站點後「迎戰」。遠超負荷的工作量以及巨大的壓力,導意外頻生。在今年的雙十一,便發生了一宗由北京開往長沙的百世快遞車輛起火事件,貨車內的13噸快遞亦被燒毀。

快遞員勞工保障不足

快遞業的員工保障一直備受質疑。大部分快遞員也是無底薪,採用按件量計算工資,所以即使超時工作,員工也沒有加班費。更甚,快遞公司多以承包或外判方式聘請員工,鮮有與員工簽定勞動合同,沒有為他們提供「五險一金」。而快遞公司的處罰機制對快遞員極不公允:快遞員要全盤承擔投訴客戶的損失,過往更曾發生快遞員因「漏了一顆芒果而下跪」、「怕客戶投訴而吊鹽水派件」[3]及「接獲投訴而服安眠藥自殺」的事件[4],反映行業生態陋習,令員工壓力遠超負荷。

官方發聲明籲企業正視勞工權益

雖然雙十一前後的購物高峰期,可以在短期內提升快遞員的收入,如上海快遞員在10月的月薪便達到9145元[5]。然而極大的快遞量,令不少快遞員也要通宵達旦,每天工作12至14小時,甚至惹外界質疑會令快遞員有過勞死的風險。有見及此,國家郵政局特意在雙十一前夕發放聲明,發放十一條重點提示,呼籲公司正視快遞員的權益,例如關注快遞員的休息權、加強交通安全教育避免意外、及以正面獎取代以往「以罰代管」的做法等[6]。

快遞業近年的迅速發展,固然叫商家和消費者鼓舞。然而此高增長是透過價格戰和壓榨員工而換來的。要令整個行業達致可持續發展,快遞公司除了要開拓新市場增加盈利外,亦必須正視快遞員的權益。

(轉載自職工盟《中國勞權季刊》)


[1] http://www.gov.cn/xinwen/2019-11/13/content_5451482.htm

[2] 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19-11/12/c_1125220485.htm

[3] https://www.hk01.com/%E7%86%B1%E7%88%86%E8%A9%B1%E9%A1%8C/108095/%E7%94%A8%E7%94%9F%E5%91%BD%E6%B4%BE%E4%BB%B6-%E9%95%B7%E6%B2%99%E5%BF%AB%E9%81%9E%E5%93%A1%E4%B8%AD%E6%9A%91-%E5%90%8A%E9%B9%BD%E6%B0%B4%E9%80%81%E8%B2%A8-%E8%80%BD%E8%AA%A4%E6%9C%83%E8%A2%AB%E6%8A%95%E8%A8%B4%E5%8F%8A%E7%BD%B0%E6%AC%BE

[4] 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19-06/20/c_1124646064.htm

[5] http://www.xinhuanet.com/tech/2019-11/08/c_1125209640.htm

[6] http://sn.spb.gov.cn/ldjh/201911/t20191111_1965697.html

]]>
3877
逆權運動下的香港工運人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873/ Thu, 14 Nov 2019 20:27:48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873

反送中運動持續至今,被捕人士已逾2,000人,當中不乏各行各業的工運人。作為勞工議題的關注者,他們看到這次運動進一步揭示社會制度被特權階級壟斷的情況,以及在政府、權貴打壓下,勞工階層所面對的不公。在這場運動,他們當中有專業社工、基職清潔工、工會幹事、音樂人……

陣地社工陳虹秀與許麗明

早在六月,社工的身影便現身於大大小小的抗爭場合中。他們置身在雨傘和盾牌之間,拿著揚聲器,一次又一次毫無懼色地喊道:「警察請保持冷靜!」然而,自警方的大規模濫捕開始,社工、記者專業身份已非免死金牌,陳虹秀亦於8月31日灣仔修頓遊樂場一帶被捕,並被控以暴動罪。在11月2日,陳虹秀在進行人道救援工作期間,再次在銅鑼灣希慎廣場一帶被捕,期間更懷疑遭受到警員的毆打。而許麗明亦在9月29日以襲警罪被捕。

驅使這兩位社工走到抗爭現場的,是監察現時過大的警權及保障被捕人權益。陣地社工由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的一群社工成立,在抗爭初期經常走到前線。除了鏡頭所捕捉到,陣地社工嘗試在抗爭現場緩解警民對峙的緊張氣氛以外,他們即使是被捕期間,也盡力保障其他被捕人的權益,包括監察警員有無阻撓被捕人聯絡家人、律師,以及他們看醫生的權利等。

社總的黑色T Shirt背後,印有「We are social workers, Stand up for justice」一句,身在前線的陣地社工,未必能化解現場紛爭,但他們仍像其他前線醫護、記者一樣,將自己的專業知識貢獻於運動,為公義而戰。

清潔工何永隆

早前於8月5日欽洲街與長沙灣道交界被拘捕的何永隆,後來加入了清潔工工會。在案發當日,他僅身穿拖鞋,身上亦無頭盔、口罩和眼罩等示威裝備,卻因張開雙手攔截警方追捕示威者,並大喊「快啲走啦」,而被指控為阻差辦工。

何永隆的案件初次在8月7 日提堂,裁判官在當日批準其以現金1000元保釋,頒佈宵禁令。本身為夜更清潔工的他,因為被捕而失去工作,要轉為日更清潔工,生計大受影響,甚至無法繳交租金,需要靠家人和朋友的接濟。

音樂人工會理事叉雞飯

「有時在橋上看到手足設路障時,自己卻不能參與,難免會有些感觸和難受。」

音樂人工會理事「叉雞飯」對於自己被捕一事,最難過的並不是對個人生活及工作上的影響,而是控罪讓他無法再與「手足」並肩作戰。「叉雞飯」在9月尾被捕,被控以暴動罪。他形容自己為中前排的運動參與者,在金鐘一帶被捕,並被羈留近80小時。憶述被羈留的經歷,雖然沒有遭受警員施虐,但言語上的冷嘲熱諷,及對被捕人通知家人、律師請求的拖延情況,仍相當普遍。由於擔心保釋條件會被加重,叉雞飯說自己現時已不敢再參與任何街頭抗爭,包括有不反對通知書的示威活動。

對於運動的未來發展,叉雞飯坦言情況不甚樂觀,認為警方的濫捕情況亦只會更加嚴重。然而,他對比南韓等其他地方的長達數十年的民主化經驗,形容香港的運動僅是在起步階段,而國際戰線在日後必然是重中之重。雖然整體形勢並不樂觀,但他指自己被捕的事,反而刺激起身邊朋友抗爭下去的決心。他期望香港人可以更有韌性地抗爭下去,不要輕言放棄。

職工盟幹事Leo

在職工盟擔任研究工作的Leo,則在10月初的某次反修例遊行中被捕。他早在4、5月時,便以工會身份協辦和籌組有關逃犯條例的講座及團體討論。而自6月開始的多場反修例運動,他則較多以普通示威者的身份參與其中。

Leo談及他個人被羈留時的待遇,「沒有其他手足般惡劣」,但亦有遭受警方的言語和肢體上的羞辱,以及拘捕程序上的不公。如被押至旺角警署期間,他遭警員「夾道歡迎」與指罵,並被女警踢了一腳。另外,他與一眾被捕者亦被逼穿上被捕時的裝備拍照。

「這是全香港人的事,代價亦不應該集中在某個輩份或年輕人身上,我們要其同面對。」被問及被捕經歷對個人的影響,Leo說他早已有被捕和可能迎來牢獄之災的心理準備。他深信本次運動,已提升至整個香港人群體挑戰極權統治的層次,因此自己有義務,去共同承擔這場民主運動的代價。眼見現時的被捕抗爭者年齡愈來愈小,裝備質素下降,作為「香港人」這個共同體的一份子,Leo認為自己並不能置身事外。

面對警方濫權及政府的進一步打壓,Leo和很多被捕者一樣,對運動發展並不抱特別樂觀的態度,但他認為抗爭者在逆境中,反而衍生出一種「悲觀而積極的能量」,「惟是這樣,運動才可以走下去」

]]>
3873
女權記者黃雪琴被刑拘 多度揭發中國性侵狀況 曾參加反修例六月遊行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868/ Sun, 27 Oct 2019 19:39:28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868 廣州獨立記者、女權活動者黃雪琴於10月17日被廣州警方拘捕,據悉因「尋釁滋事罪」被拘,但到目前為止,仍然未知其「干犯何事」。

黃雪琴是知名的獨立記者,專注於中國女權狀況、性別平權、弱勢群體、官員貪污、企業污染等議題。去年三月,她在香港外國記者會發布《中國女記者職場性騷擾狀況調查》,揭發超過80%女性記者曾遭受不同程度的職場性騷擾。在此之前,她多度協助中國的性侵受害者揭發事端,為中國#METOO運動作了很大的貢獻。

據報道,黃雪琴曾參加香港六月九日的百萬人大遊行,並就此發表文章。她寫道:「再翻看一下微信、微博,香港昨日的抗爭,在中國大陸也被審查得清除的一干二淨。最新的消息是,《環球時報》社論把6.9遊行定性為反對派勾結西方勢力。我想再次發圖片和視頻,說明這是103萬市民自主參與,攻占立法會只是一群熱血青年,是警方暴力清場,發現微信、微博已經被禁言。

或許,在黨國強大的機器下,無知和恐懼是可以養成的,信息和新聞是可能屏蔽的,現實和真相是可以被扭曲的。但親身經歷了,見證了,就不能假裝無知,不能放棄記錄,不能坐而待斃。黑暗無邊,僅剩的一絲真實和亮光,絕對不能拱手相讓。」

資料來源:南方傻瓜關注群Facebook

黃雪琴曾在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國之聲和騰訊新聞聯合出品的特別節目《聽我說》裡,講述了她對抗性騷擾的故事。

]]>
3868
【轉載】中國外賣車手工潮報告(2017-2018)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3856/ Tue, 22 Oct 2019 15:20:49 +0000 http://redballoonsolidarity.org/?p=3856 繼續閱讀 【轉載】中國外賣車手工潮報告(2017-2018) ]]>

 

編按:近年,世界各地都興起了 #外賣車手 #零工經濟,手機一劃,就可以叫外賣,隨傳隨到。同時,世界各地都出現外賣車手的抗爭,最近在台灣也引起熱議,多宗外賣車手的工業意外,更令台灣勞動部宣布這些車手跟公司之間是僱傭關係。 職工盟(HKCTU) 最近發表報告,揭露 #中國外賣車手 也面對類似的問題,更發生了連串的抗爭事件,紅氣球獲准全文轉載。

目錄(報告全文PDF

  1. 研究緣起-前言 
  2. 研究方法與局限
  3. 產業背景
  4. 外賣車手的受僱模式
    1. 模糊的勞動關係
    2. 公司之間的惡性競爭
    3. 外賣車手的職業安全
  5. 工潮分析 --工潮的性質和趨勢
    1. 以站為單位的抗爭
    2. 延續性和跨地域的性質
    3. 車手組織的基礎
    4. 工潮背景:中國經濟轉型下的跨地域工潮
  6. 全國總工會的回應
  7. 結論:中國經濟轉型下,農民工面對更惡劣的零工經濟
    1. 進一步抗爭的可能:釐清勞動關係

外賣車手工潮報告(2017-2018)|香港職工會聯盟

一、研究緣起-前言

近年來,線上外賣業在中國各大城市興起,形成了數以百萬計的「外賣小哥」群體,穿插在都市人的生活。線上外賣業對城市人的生活以至傳統餐飲業造成鉅大轉變,居民一天三餐都用手機程式解決,餐廳的訂單不再限於店面的來客,生產鏈大大加長了。

較多的焦點落在各大外賣平台的市場爭奪,但撐起外賣業的車手抗爭,則較少人討論。一般的觀點認為,外賣車手屬於零工經濟個體戶,難以產生集體抗爭。然而數據卻指出,單是2017年8月-2018年7月之間,全國各地便發生47宗外賣車手發起的集體行動,在2018年5-7月之間,這種抗爭更是此起彼落,形成了一道「外賣小哥全國抗爭」的風景。本報告將簡述行業興起的背景、車手的勞動條件,並析述他們這一年來的抗爭。

二、研究方法與局限

  • 研究方法

本報告以桌面調查為主,個案的資料來源自〈中國勞工通訊〉所發表的《中國工人集體行動地圖》。本報告觀察了2017年8月-2018年7月的外賣車手抗爭,當中有47宗集體行動,地域遍布中國各大城市。

報告引用中國訊息公司、官方的統計數字、民間報告,以及香港、中國的傳媒報道,歸納在線外賣業車手的勞動處境,並作分析。

  • 研究局限

本報告的以第二手資料為主,缺乏第一手採訪得來的資料,是局限之一。基於訊息的不完整,未能記載47宗工潮的來龍去脈、過程和結果,僅能從事件的起因和訴求方面作分析。有待後來者補白。 

三、產業背景

近年,「互聯網+」經濟成為了中國經濟發展的關鍵字,依附而來的「共享經濟」應運而生。以「共享經濟」之名發展的產業,滲入到百姓的日常生活,無論是共享單車、出行租車、網上購物送遞,以至一日三餐的外賣,都可以在彈指之間完成。

這日常生活上的改變正與中國近年的經濟轉型密不可分。中國經濟轉型於2015年初見成果,服務業佔國民生產總值 (GDP)超過50%。同年,互聯網普及率亦達致50.3%,全國使用網絡的用戶超過七億。與此同時,互聯網經濟的GDP佔比亦突破7%。在這些基礎之下,「互聯網+」的概念應運而生。於2015年,中國國務院報告提出「互聯網+」行動計劃,推動「移動互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與現代製造業結合,促進電子商務、工業互聯網和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引導互聯網企業拓展國際市場」。大體而言,「互聯網+」的意思是以互聯網結合傳統產業,發揮新的優勢。

本報告集中關注互聯網經濟下的外賣車手待遇,在此簡述其產業背景。中國的在線餐飲外賣市場於2014年增長迅速,其規模由2011年的216億元,增加到2014年的860億,及至2017年,市場規模已增加至2052億元。使用在線外賣程式的用戶亦由2011年的6千萬人,增加到2017年的3億500萬人。

在線外賣業競爭激烈,主要有四大企業,亦是本報告主要觀察的對象。分別為餓了麼、美團外賣、百度外賣和滴滴外賣。美團是行業龍頭,於2013年11月啟業,其每日外賣單量於2016年達到600萬,及至2017年8月,達到1800萬,每日活躍車手人數達53.1萬,活躍用戶達2.89億。

餓了麼在2015年8月正式啟業,至今聯同其送餐代理鋒鳥號稱有300萬人的外賣車手團隊。其每日訂單量在2017年3月達到900萬份。百度外賣曾是第三大外賣平台,在2017年8月被餓了麼正式收購。

2018年4月,阿里巴巴全面收購了餓了麼,將在線外賣業納入其業務的一部分。於此,餓了麼和美團形成了「阿里巴巴-餓了麼」和「騰訊-美團」的兩大陣營。至於滴滴外賣,於2018年3月啟業,其公司的業務由「滴滴出行」延伸出來,迅速成為行業的挑戰者。 

美團和餓了麼都銳意發展「無人駕駛」送餐服務,將成為未來「外賣大戰」的新戰場,亦勢將影響現時數百萬外賣車手的勞動權利。而美團亦於2018年6月向香港交易所申請上市,並已於2018年9月正式上市。

在過去五年的發展下,中國網上外賣市場的交易額在2017年達到2096億人民幣。然而,產業的可持續性成疑。外賣平台支撐著龐大用戶數量的方式,是「燒錢」戰術。平台之間的價格競爭激烈,以補貼用戶的形式降低費用,單是2017年,美團的補貼花費便達42億元。而美團在2017年亦錄得29億虧蝕

不過,在線外賣業並非獨立營利項目,而是各大集團的互聯網項目中重要的角色。以美團為例,美團外賣的業務激活了同集團的美團程式、大眾點評、騰訊系社交程式(微信、QQ等),這些都成為了美團外賣的流量入口,即用戶在這些渠道進入外賣下單。外賣服務是兩大集團的各項業務的一部分,為集團提供了重要的消費數據。

「燒錢」戰術本來是平台搶佔市場份額和養成用戶習慣的手段,後者的目標可說已經達成,高額補貼的形式不可持續,但這種價格競爭恐怕仍會繼續,因為任何一個平台提升價格,「訂單」好快就會被搶走。在美團宣布申請香港上市後,餓了麼亦聲言在2018年度的補貼額達30億元。

外賣平台生意有的交易額節節上升,但大額補貼的經營模式,令平台的利潤其實不高。這自然導致外賣車手的薪資更加維持在低水平。在龐大的產業發展下,數以百萬計的城市工人當上了流竄街頭的外賣車手。後文將集中討論車手的勞動條件和抗爭事件。

四、外賣車手的受僱模式

  • 模糊的勞動關係

由傳統的「公司聘用員工」轉變為今日的「網上平台與個人合作」,「互聯網+」的發展也帶來模糊的勞動關係。儘管騎手穿著美團制服每天送餐12小時,他們和公司不一定有正式僱傭關係,在大陸稱為「網約工」。這種員工分為三種,分別是平台直接聘用的正式員工、受聘於外判公司的員工和稱為「眾包」的個體戶。

  1. 正式車手--平台聘用的正式員工,有清晰的勞動關係,平台須為他們繳納五險一金,但此類正式員工佔總車手人數比例極少。

  2. 外包車手--在站工作的車手尤同外判工,不過外判商不承認與車手的勞動關係,與車手的關係十分模糊,有些會簽訂所謂中介協議或者商務合作合同,只有極少部分會與車手簽訂勞動合同和繳納五險一金。

  3. 眾包車手--稱為「眾包」的車手,是「共享經濟」理論中,「社會資源自發整合」下,典型的個體戶,由個人向平台登記,成為車手。不過即使是「眾包」車手,總平台仍會將管理外判。例如餓了麼的眾包平台便外判給「點我達」

無論是外包車手還是眾包車手,其僱傭關係都十分模糊,外判商和平台都不會負起僱主的責任。當爭議出現時,車手要找出法例定義下的僱主,也有很大問題。

一名廣州美團車手於2017年10月工作時不幸遇上車禍,昏迷兩個多月。家人為他索賠時,不但美團不承認與他有勞動關係,連聘用他的外判商「上海易即達網絡有限公司」都不承認是他的僱主。易即達並無與該車手簽定合同,只有一份並不清晰的〈雇主責任保險單〉。

沒有清晰的勞動關係,導致車手的工作沒有保障,其收入只依賴每天的送單數量,以件計算工資,而單價是單由平台決定的,大約每單7元。外包和眾包車手沒有勞工法例保障,令外賣平台形形式式的超時、負評罰款制度盛行。

外賣平台與車手之間沒有正式的勞動關係,對勞工的管理卻是仔細入微。外賣平台為了確保平均送餐時間得以維持,對車手實施超時罰款的制度,一旦外賣不能在指示時間內送達,該筆單價便會被按遲到時間扣減,假如因為塞車等原因未能準時送達,那一張單甚至可能「白做」。此外,因各種原因而令遭到客人「負評」,也有機會被罰款,嚴重的更可能被罰掉一整天的工資。

「〈蜂鳥配送〉是餓了麼的外判公司,其員工總結公司的罰款政策:超時10分鐘罰款5元,20分鐘10元,依此類退;湯灑出來,罰款100;沒有戴頭盔,被公司監管人員拍到,罰款500;食物未送到,按「提前送達」,罰款1000;和客戶發生口角,罰款50。」|資料來源:端傳媒 Initium Media

嚴苛的超時罰款政策令車手的工作更加危險。為了避免諸罰款和負評,車手在路上開車更快,逆線行車、闖紅燈的情況時有發生。

一位百度外賣車手指出,客人四個字「態度不好」便會被罰款2000元。

其實,有關車手與平台是「勞動關係」還是「勞務關係」,是爭議的焦點。中國官方亦認同問題的嚴重性。很明顯,假如車手和外賣平台存在確的勞動關係,上述嚴苛的「以罰代管」手法根本是違法的。

缺乏清晰的勞資關係,亦令外賣平台擁有對車手回報的絕對控制權。沒有勞動合約,平台可以隨意提降配送費,往往在聘得足夠人手之後,立即將單價壓下,令車手的工資極不穩定。這也時常成為車手工潮的導火線。而車手一旦「不聽話」,平台或外判商只須將車手的手機程式戶口關掉(在大陸稱為「(屏幕)拉黑」),車手與平台的關係即告終止。

2016年11月,在杭州濱江區,上百名餓了麼車手被「永久拉黑」,在賬戶中的資金都不能提取。平台方並沒有解釋原因,車手小張按政策申訴,也不得要領。據悉,他們每天工作達十二小時或以上,每周都「跑」上三百張單,算是產量高的眾包車手。

2018年8月,一名餓了麼車手被「封號200多年,至2286年才可以接單」,原因是他認為單價太低,罷送了兩天。

  • 公司之間的惡性競爭

美團、餓了麼和滴滴外賣是三大「互聯網+」下的外賣平台,公司之間的惡性競爭直接影響車手的勞動條件。公司之間的競爭不外乎幾大板斧,一是割價,甚至補貼用戶,作直接的價格競爭;二是向用戶承諾更短的配送時間;三是將車手的單價調低,以增加利潤。

2018年4月,滴滴外賣在江蘇無錫市開業,引發了三家外賣平台的格價戰,某程度上反映了三家平台的惡性競爭性質。

2018年4月,滴滴外賣、餓了麼、美團在無錫市「大戰」。三家平台紛紛推出用戶補貼和紅包,爭取市場佔有率。例如滴滴推出第一張單減20元優惠;下單後,還可以再獲得紅包5-8元。美團推出「零元送」推廣,還推出紅包一億元。餓了麼也有推出優惠。三家平台分別要求食肆只使用他們的服務,否則便將該食肆下架。一時之間,無錫的民眾享受到近乎免費的外賣,而食肆收到的訂單竟大增三倍。此事引發了官方的注意,認為是違反市場競爭之行為,無錫工商局在4月11日約談三大平台。最後三大平台停止了價格戰。

從這件事可以看出,平台之間的競爭之激烈,甚至引致官方介入。這種惡性競爭亦會影響車手的工作條件。外賣平台給予車手的配送時限越來越短,以一位餓了麼車手的說法為例,配送時間由2016年時的60分鐘,降到後來45分鐘,到2017年時,只有30分鐘。 外賣平台之間「鬥快」,令顧客心目中預期的送達時間要求越來越高,付出代價的自然是車手。從後文可以見到,「生死時速」式的配送要求,是造成車手反抗的其中一個原因。

  • 外賣車手的職業安全

外賣平台不斷緊縮車手的送餐時間,加以罰款制度,令車手的職業安全以至道路安全都大受影響。車手為免被罰款,被迫加快進度,逆線行車、衝交通燈等事故,甚為普遍。在送餐壓力和長工時的情況下,實在難免發生意外。

數據顯示,涉及外賣車手的交通事故隨著產業興起而大大增加。單是2017年上半年,南京官方便紀錄了3,242宗涉及外賣車手,當中有3宗涉及死亡。有報道指20個車手中有3人曾遇上交通意外。

外賣平台甚至不一定會因應惡劣天氣而暫停,不少紀錄顯示,外賣車手在颱台來襲時仍須送餐。

2017年8月24日,颱風「天鴿」襲廣東,深圳市已宣布停工停市,一名車手被拍得仍在送餐

由此可見,外賣平台的勞動政策甚至影響了城市的道路安全。可惜,官方的回應卻是「頭痛醫頭」,不但沒有直接規管平台的政策,反而推出嚴苛的罰則。2018年3月,深圳市政府對外賣車手實施特定的懲罰制度。外賣車手如初犯交通規則,會被停工一周,重犯者被停工一個月,三次犯規,更會被辭掉工作;假如事故涉及傷亡,更會全體員工受罰停工。單單是3月,深圳便有1280位車手被罰停工一周。然而,以交通安全法這類公法介入車手的勞動關係,將道路安全和車手就業機會直接掛勾的手法,明顯不合於法理。

深圳政府措施主要針對車手,卻沒有用合乎比例的方法規管外賣平台。眾所周知,外賣車手不惜違反交通規例、逆線行車來送餐,是因為外賣平台給予的送餐時間太短,而送餐「不準時」的罰款太高。外賣趕不及送達本身已有罰款,隨此而來的顧客「負評」又會導致罰款,甚至令一天的單量「白做」。現在還加上政府的新規例,外賣車手的壓力只會有增無減。

另一方面,由於送餐的高峰時間正值午、晚餐時間,車手的飲食變得不定時,自然會影響他們的長期健康。

五、工潮分析:工潮的性質和趨勢

本報告集中分析2017年8月-2018年7月發生的外賣平台送餐車手的工潮,在這期間,報告依據中國勞工通訊的〈中國工人集體行動地圖〉的資料,錄得共47宗發生在中國各地的工潮。

47宗工潮的成因主要有:

  1. 單價太低,共28宗,工人主要爭取加薪、高溫津貼,或者阻止平台降價。

  2. 欠薪引起的集體行動佔14宗,這些行動的成功率都比較高。

  3. 其餘的抗爭有關送餐時間太短、工傷保險、罰款制度過於嚴苛等。這一年的可說是外賣車手集體行動的黃金時期,一反人們對服務業零散工難以團結起來的刻板印象。以下對這個抗爭潮略作分析。

這些工潮當中,多數是要求加薪,但也有不少觸及制度的。然而,由於權力關係極度不對等,有很多集體抗爭都未必爭取到成果,平台只需要將工人帳號「拉黑」便不了了之。

2018年5月16日,重慶過百美團車手罷工,反對美團將「自行接單」改為「強制派單制」,即平台會無視車手的意願,強行向他們派單,令他們連僅有的「零工自主權」也失去。在新制下,假如車手連續三次拒絕派下的單,會被禁止接單一天。罷工的工人諸到封禁。

  • 以站為單位的抗爭

有4宗工潮是特別「以站為單位」的,這值得加以留意。正如前述,外包車手是外賣平台主要的勞動力來源,這些車手是集中在「站」工作的。外賣平台在每城市設若干站點,站點設站長,每站聘用數十人,由第三方配送公司承包管理。每個站點負責若干公里的配送,形成外賣平台最小的「陣地」。外包公司亦負責員工的管理、發薪、與該區商戶的合作事宜等等。以美團為例,多數站點的車手為80人上下,少者約三四十人人,超過100人屬於大站。外包車手的制度其實與一般外判工人相似,反而與一般理解下的「互聯網+」下的工人不相似,這也解釋了為何多數工潮的人數都在100人以下。亦因此,外賣車手工潮之中,產生出一種「以站為單位」的模式,當中有不少是「關站」工潮。

百度外賣於2017年8月24日被餓了麼收購之後,其代理商易飛迅公司屢次「關站」,欠下車手工資逃去,引發工人集體抗議。2017年9月20日,該公司於上海代理的一個站點「關站」,欠下工人7-8月的工資,引起數十工人抗議。

同年10月27日,北京海淀區望京一個由易飛迅代理的百度外賣站點「關站」,代理商逃走,欠下工資超過30萬元。20餘位車手到百度外賣總部抗議。

2018年5月21-22日,吉林長春一個美團站點共30名車手集體抗議,向失蹤的站長討薪。30人當中,有八成人被欠薪一個月,少數人被欠薪兩至三個月。據工人的理解,站長無故消失,引起「關站捲款」的疑慮。5月22日,美團公司介入,眾車手獲發回工資。

在多宗抗議單價太低的集體行動後,工人終於在2018年6月發展出跨集團的罷工。

2018年6月5日,安徽合肥市的餓了麼和美團車手集體罷工,抗議單價下降、網約工安全問題和福利被削減。單價由每5公里12元,下降至7元。兩集團又使用強制派單制。數百車手罷工三天,最後警察介入。

延續性和跨地域的性質

發生「外賣三國大戰」的無錫,滴滴外賣的車手接連罷工,顯示了抗爭的延續性。

無錫滴滴外賣的車手分於在2018年4月26日和5月9日兩度罷工,抗議平台一再降低單價,補貼暴跌30%。在5月的罷工,更集合了數個站點的工人。

同樣在2018年4月-5月,江蘇一共有六宗類似的工潮,分別在無鍚、溧陽、徐州、蘇州、太倉等市發生。在本報告中的47宗工潮之中,發生在江蘇省的一共有11宗。從中,工人或累積了更多的抗爭經驗。

在5-7月的抗爭浪潮中,可以見到外賣車手抗爭是跨越地域的,並沒有集中在某些省份,反而是遍及廣東、廣西、湖南、重慶、江蘇、雲南、北京等地,顯示同類的僱用模式會引起相近的怒火。

工人提出的訴求或有側重點,但憤怒的來源是整體的。勞動關係模糊,三大平台對車手的待遇朝令夕改,以惡性的競爭手法「逐底競爭」,結果令外賣車手的工作越發危險、壓力爆錶,而又得不到應有回報,自然引發大量集體事件。雖然集體行動的結果並不盡如人意,但是車手的抗爭仍然不絕,顯示他們雖然自知沒有「勞動關係」,仍然覺知到必須以集體行動來爭取自己應得的一份。

  • 車手組織的基礎

外賣車手並沒有如一般看法所預期,成為沒法組織集體行動的工人,反而,在本報告調查的期間,顯示其團結的可能。當中,雖然尚未有參加過工潮的工人現身說法,但我們可以看到幾個讓車手聚合團結的基礎,即:車手傾向聚集在接單機會較高的地區、工人運用網絡、外賣車手的站點。

首先,基於外賣平台的性質,車手為了提高接單機會,會傾向在交通較佳的地方流連,因此,他們也會有自然的聚集點。而用手機接單的車手,自然已慣用QQ、微訊群組與人溝通,與所有集體事件一樣,手機是他們互通消息的工具。尤其是當平台指令下達,車手同時接到手機「通知」,更加聚合起他們的憤怒。

如前所述,外賣車手流竄於城市,不少仍歸於「站點」。外包車手於「站點」上班,他們受同一個加盟商「站長」管理,因此當「站長」捲款而逃,便會觸發「以站為單位」的抗爭。

另一方面,這些工潮的性質多為車手自發,而缺乏勞工團體的介入。一方面,由於2015年12月中國官方大肆搜捕中國勞工非政府組織的負責人,在政治高壓之下,勞工團體/成員轉趨低調,影響了勞工團體介入工潮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工潮在全國各地滋長,亦勞工團體難以介入。在缺乏進一步串連的基礎的情形下,外賣車手的訴求維持在回應式的水平。

  • 工潮背景:中國經濟轉型下的跨地域工潮

如前所述,外賣車手的抗爭有著跨省爆發的特質,這正與這一整年來中國工人抗爭的形態相符。跟外賣車手一樣,近年服務業中的其他工人抗爭也顯現跨地域爆發的特性。2016年5月的沃爾瑪超市工人罷工便是一個先聲。他們因為超市推行「綜合工時制度」(即彈性上班制度)而爆發罷工,使用手機通訊自發組織,成功組織到全國四家沃爾碼超市的工人罷工。

對於工人而言,2018年的4-5月,並不止是「外賣小哥」在抗爭。同屬「互聯網+經濟」的代表、全國各地的「貨拉拉」工人亦相繼發起罷工。五一前夕,中國27個城市的塔吊司機(即「天秤手」)亦相繼上街爭取更佳待遇,得到廣泛的工人響應。由上述的例子以至外賣車手這年來47宗工潮來看,跨地域工潮已成為近年中國工人抗爭的新趨勢。

六、全國總工會的回應

全國總工會是中共治下唯一的合法官方工會,依據中國《工會法》,工人如要成立工會,必須依附全總轄下,否則屬非法組織。面對「互聯網+」下的「新勞動關係」,外賣車手的抗爭此起彼落,全總在這方面的工作未能對症下藥,捉錯用神。

全總《改革試點方案的總結報告》中有不少以「互聯網+」為名的工作,簡言之,即是建立網上平台招收會員,提高工會網絡組織的能力、建立微信公眾號、微博等平台以服務職工、用網絡工具聯繁工人等等。實際上,這些都是將宣傳網上的手段,在互聯網時代,這些「方向」適用於所有宣傳,問題是宣傳什麼。以成都市總工會微訊的公眾號「成都職工」中,大多數內容是關於福利和流行資訊。

僅有一篇關於維權補貼的文章,陳述職工維權可以得到的補貼和保障。然而只有成都市工會會員和成都市登記注冊的用人單位職工才可以申請。對於勞動關係模糊的「互聯網+」職工而言,口惠而實不至。此帖文的文末更警告如果工人「採用哭、鬧、堵門等過激行為去維權,製造了不和諧因素,還可能因為擾亂社會秩序的違法,由維權者變成了違法人」,充分發揮全總的維穩角色。可見以「互聯網+」為名的工作其實只是一般的網絡工作,各級工會只是拿上級指示中的關鍵字做文章。

而且,這些工具性的發展並未觸及外賣車手真正面對的問題。正如前述,外賣車手抗爭的數字大大增加,然而,到目前為此,未有全總或其轄下的工會介入工潮的紀錄。大多數工潮的描述都是車手自發的。深圳政府不合理地介入車手的勞動關係(見前文職業安全及健康部分),全總亦沒有任何評論。

上海普陀區網約送餐行業工會聯合會於2018年1月成立,成立時有400餘名車手加入。這工會是中國唯一的外賣車手的工會,其工作當然有待觀察。然而觀其報道,主要的工作仍然在福利層面,例如「高溫慰問、1元搶購西瓜騎手專享福利活動、線上直播交通文明專題講座、開設戶外職工驛站等一系列福利」等等。而向車手送上的倡議書,以《交通安全我遵守.食品安全我監督》為題,與中國官方的宣傳口徑一致。

其實,車手與平台的勞動關係是最基本和核心的課題。然而,全總並未就這個關鍵問題發表意見。工人在罷工時沒有找工會介入,也就不難理解。其實,「工會無用」早就是工潮工人之間的共識,近年大大小小的工潮,得到勝利的,都不是因為全總,全總能入介的,往往「和諧」告終。正如一些評論指出的,全總各級工會不以工人代表自居,在工潮發生時,往往毫無角色,最多只是充當勞資雙方的「中間人」,連協調工作也做不好

結論:中國經濟轉型下,農民工面對更惡劣的零工經濟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服務業早於2013年已成為中國經濟的第一大產業。截至止2016年,服務業佔全國生產總值達51.6%,比製造業高出11.8%。在這個背景下,工人的怒火也從廠房的鬥爭轉移到新興的「互聯網+」服務業模式上去。在這個經濟轉型的過程中,農民工面對的是就業更零散化、更不穩定,形成了龐大的「不穩定無產者(Precariat)」。

根據〈美團點評〉發表的《2018年外賣騎手群體研究報告》,75%的美團車手來自農村、68%車手離開家鄉去打工。31%的美團車手來自「去產能產業工人」,即自製造業轉行。數據又顯示,42%車手是同鄉互相介紹而來,以「老鄉帶老鄉」的方式運作。這正顯示農民工的大潮由入廠工作,轉向這新興服務業,而傳統農民工之間的鄉里連帶,在新型的零散服務業仍然發生作用。

以往,進城打工的農民工首先面對的是戶籍制度造成的不均,然後是僱主欠供五險一金的問題,及至製造業式微下的關廠潮。今日,他們面對的情景更為嚴峻--僱主甚至連遣散、為社會保險供款的法定責任也沒有。而外賣車手的工作卻是在馬路上爭分奪秒的高危工作。

以「共享經濟」為名的「互聯網+」外賣業發展,完全違背了「共享經濟」的原意,只是製造了一群「不穩定無產者」。三大平台使用的外包制度,其實與傳統外判機制無異,連生產工具如電單車都是由代理商提供,只是用了新經濟模式的用詞來迴避應有的勞動關係。即使眾包車手的機制,看起來是車手「自主」與平台的合作,實際上,平台的規矩極多,連派單也是強制派發,「共享經濟」理念中的「分散決定」的元素也沒有,仍然顯得兩者是實質的勞動關係。由此可見,所謂「新勞動關係」其實一點不新,只是僱主逃避法律下勞動關係而已。

三大外賣平台都曾表示未來將研發「無人駕駛」的技術發展,美團便公布他們正探索機器人補充送餐技術,更在無人車、無人機等範疇申請超過60項技術專利。工人在經歷了工業廠房的「機器換人」之後,可能很快便要經歷新一輪的「機器換人」了。

本報告歸納了一年內47宗外賣車手的集體行動,勾勒出當中的特性和趨勢。可以想見,在「互聯網+」經濟的發展下,勞動關係越趨模糊,勞資矛盾只會有增無減。而正正是這種「新勞動關係」令外賣車手的保障全無,將外賣平台的用工成本大大降低,才令線上外賣業的出現驚人的高速發展。在平台與車手勞動關係不清,而仍在延續實際上無以為繼的高額補貼營運模式,現時超過2000億的「外賣生意額」只是一個虛數。

「外賣小哥」的情況在民眾間得到的同情不少,相比工廠工人,他們與大眾的關係更緊密,民眾在日常生活也會遇上他們,每次點餐時都要下評分。在網絡上,關於「外賣小哥」的勞動情形之討論所在多有,甚至主流傳媒也爭相報道,這是車手抗爭的社會基礎之一。

  • 進一步抗爭的可能:釐清勞動關係

外賣車手的抗爭顯示零工經濟下的工人仍有團結的可能,但在權力關係懸殊、缺乏清晰勞動關係之下,工人的抗爭沒有勞動法規作依據,令抗爭很快陷入樽頸。對此,中國官方仍是嘆慢板。對於「互聯網經濟」,有來自國務院的指示;對於外賣業發展,官方曾發表《外賣配送服務規範》,下達了關於外賣服務人員的要求;甚至對企業之間的惡性競爭也有所介入。深圳市政府更推出規訓外賣車手的政策,明令車手三次犯交通規例便要辭掉。可惜,官方仍未就車手與平台之間的勞動關係作明確的表態,工人朝不保夕,唯有訴諸集體行動。

對外賣車手的勞動剝削,有很大程度上是來自平台與車手之間缺乏明確的勞動關係。然而,本報告所紀錄的工潮顯示,雖然車手對平台制度充滿怒火,但主要訴求仍然在提升單價分成、合理配送時間等,並未觸及車手與平台的勞動關係。2017年6月,一名閃送平台「北京同城必應科技有限公司」的李姓車手入稟海淀法院,向法院申請確認其與平台的勞動關係,法官最後裁定車手得直,開啟了外賣車手抗爭的另一個可能性。

李姓車手是為北京同城工作的快遞員,送件時遇上交通意外,公司聲稱平台與車手的關係屬「合作關係」,平台只是提供信息,而車手是自主工作,故此否認雙方有勞動關係。不過,海淀法院認為,眾包車手須倚賴公司提供的資訊接單,工作時須佩戴「北京同城」的牌子,並依照公司訂定的規距工作,並非「自主」,反而與僱員無異,應享有工傷保險。這裁決是中國首次處理平台與眾包員工的勞動關係,確認了「互聯網+」下的工人權利,值得外賣車手借鏡。

本報告的參考資料請見於:報告全文PDF

]]>
3856